神奇的黑色蜗牛(134)

文紫玉姑娘

2020*6*5

老家的老街

神奇的样子

这些天常常下雨,潮湿的地板上印着许多不同的脚印,因为水分的浸润,脚印乱了,看起来更像是脏兮兮的污迹。

刚走到卫生间门前,低头踏上绿色的毛毛地毯,视线里突然跳出一只大海螺,我的眼皮一跳,后退一步。

“啊?它怎么进来的?”我问文爸。

文爸一脸不明真相的表情看过来,“什么东西?”

我急忙说明,“你来看啊,地上的这只大蜗牛怎么进房子的?”

“谁知道?门窗那里不是有一条很长的枝条伸进窗口的吗?那蜗牛可能就顺着树叶爬进来了呗!”文爸猜测。

我点点头,“嗯,那应该是。”

顿了顿,我又看过去,这哪里是什么海螺?根本就是一只蜗牛,而且不是小蜗牛,它是一只大蜗牛。深褐色的条纹螺壳,像是一只大房子,把蜗牛软软,黑黑的肉体保护得完好无缺。

奇怪的是,蜗牛没有触角,一只也没有,这让我很诧异。没有触角的蜗牛如何感知周围的种种事物,如何感知空气的潮湿度或者风力?

我盯着它,发现它在慢慢爬,软软糯糯的躯体以肉眼不可察觉的速度在爬动。



神奇的变装

我回到了客厅看书,晚上小文文要去卫生间小解,我给他打开灯后立即回到了客厅。

刚拿起书本,这孩子,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冲出来了,他指着卫生间方向,“妈妈!厕所里有个东西。”

“什么东西?”我心里已经猜到了小文文要说的东西。

来到卫生间,我看了看便盆后面的墙角上有一条又黑又丑的东西,似乎在移动,“那不是蜗牛吗?下午时它还在门口的,这就到了这里了?”我拍拍小文文的肩膀说。

“妈妈,它有点像蛇啊!好可怕啊!”小文文的语气里充满了不安。

我摸摸他的头,“怕什么?像蚯蚓而已,这个又不是怪物,它是大蜗牛。。”

小文文却低头嘟着嘴巴,喃喃道,“可是,蜗牛我也怕……”

这孩子,一只飞舞的蟑螂能把它吓着,一只织网的蜘蛛也能让他吓一跳,更别说这种从未谋面的大蜗牛。

我今天是第二次见过它,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最神奇的是,大蜗牛的壳竟然不翼而飞了,究竟去了哪里呢?难道是长大了,金蝉脱壳?

它的全部面目赤条条地暴露在了我面前,谈不上惊悚,却恶心巴拉。小文文不够勇敢,我能理解他怕这东西。

“你方便吧!我守着呢!”我决定不走,又给他吃了一个定心丸。

小文文听了这话,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好吧!”



神奇的黏性

既然这蜗牛在爬动,那就不怕它不出去,慢慢等,先不动它。

谁知道,第二天的时候,我蹲在卫生间里洗贴身衣物,抬头撩发丝时,眼前突然多了一条又黑又丑的东西,吓得我瞳孔一缩,差点朝后摔去。这只大蜗牛安安静静停驻在墙壁上,与昨天的位置正好相反了,难以想象,它是怎么到达这边的。

这次它更神奇了,因为它一动不动,整条肉像是被502胶水粘住了似的,贴合不平整的墙角也十分牢固。地球的万有引力似乎对它起不了作用,它不动也能保持那副固定的姿势,没有滑落一丝一毫。看它的肉条滑滑腻腻的,竟然有如此神奇的作用,看来我不能因为它是一条小虫子就藐视它啊。


神奇的异能

又到了下午,我发现肉条仍旧没走,它赖在黄色的卫生间内门上,死死贴住塑料门板,大有一副赖着不走的样子。我有些着急,但又不敢去捉它,一想到我的手抓住滑溜溜的它,它在我指尖扭动的感觉,我就反胃想吐。

我催文爸去把它“请出去”,但这家伙频频点头却不来处理蜗牛。我只能看着它干着急。

又到了乌漆麻黑的夜晚,我路过卫生间,竟然看到大蜗牛爬到了厨房的地板上。我的脑海里突然就有种大蜗牛爬进洗碗池里面住下的错觉,心里莫名一阵恶寒。

“文爸,快来,蜗牛出来了,过来拿走它啦!”我大喊。

文爸一听,停下不断在键盘上飞舞的手指,过来用纸巾抱住大蜗牛的肉条,把它放生了。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回落,这事情有着落了。

我走到客厅,小文文指着地板,大叫,“啊!妈妈,这里又有一条蜗牛,怎么回事啊?”

我一看,惊呆了,随即又忍不住哈哈大笑,“快来,快来,文爸。蜗牛怎么这么快就爬回来了?”

“啊?啥情况?”文爸箭步上前看,果然,地板躺着一条一动不动的大蜗牛的肉条,还是又黑又丑的样子。

“我的天!有没有搞错?爬得这么快?”文爸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我,试图从我脸上找到答案。

但我却让他失望了,因为我也不清楚,只是分析着一些可能性,“刚才这里明明就没有它,怎么爬得这么快啊?前后不过两秒钟,难不成它长翅膀飞了?真是一只神奇的大蜗牛。”

文爸摇摇头,叹息,“切,可能是下雨天,它们从泥巴里爬出来,你没注意看。客厅的这只和我扔掉的那只肯定不是同一只。”

小文文离得远远的,看着肉条一直不语,这时候却突然发话了,“爸爸,它可能从门口爬进来的。”

我点头赞同小文文的话,“嗯,说得对,文爸继续工作吧!”

文爸朝我翻了个白眼,无奈摇头,“胆小鬼!这也怕。”

我耸耸肩膀,表示无所谓了。“你不怕就行了。”

文文却反驳他爸的话,“妈妈才不是胆小鬼?”

“哦,这么说,你是胆小鬼?”文爸趁机反问。

“我也不是啊,妈妈也不是。你才是……”文文指着文爸,说到后面,突然咯咯笑,笑得见牙不见眼。

“哈哈!”我也跟着呵呵笑了。

文爸也笑了。


好一只神奇的大蜗牛!它有神奇的样子;神奇的变妆;神奇的黏性;神奇的异能。真是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