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番薯(108)

文~紫玉姑娘? ? ? ? ? ? ? ? ? ? ? ? 2020*2*8

烤番薯

真正的野外烤番薯,大家一家三口从来没试过,非常向往,在条件简陋的情况下,今天算是勉勉强强过了一把瘾。


由于最近不敢出去游玩,即便是最近的湿地公园也没敢去。市场门口多了一道活动的铁栅栏,限定同一个时间进入的人比次。经过十字路口的来往车辆,包括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所有车上的人都必须要下来检查体温。


已经听说有个人高热,被巡警测量出来后,立即被送去隔离了。恐怖的疫情像魔鬼的黑手,挥舞着尖利的爪牙,随时向人们发难。


大家也心有恐慌,出门前都得把口罩紧紧捂实了,出门后也不能多加逗留。


像今天大家去买了一大袋番薯回来,实在不容易。卖菜的大爷大妈孤散坐着等候前来的顾客,大口罩把一半脸遮住了,大家看不清他们的面貌。找了半天,在一个摊子上看到了大大小小的番薯,看起来有些干瘪,再来迟一步,估计轮不到大家了。


一问价钱,也不便宜,但文文爸念了好多天烤番薯这事情,怎么可能还因为这多出的几块钱就放弃了这计划呢?




文文现在前头,早就看到了这一幕,不停地蹬车子,说买番薯。


文文爸翻了个白眼,购买了一大袋番薯回来,大家听着耳边呼呼刮过的风声回到了家,中途虽有检查,但也很快就完事了。


到了家里,文文爸开始架锅生火,先在地面上叠加两块砖头,接着从厨房掏出了一只老铁锅,直接搁在砖头上。


他拿出手机准备刷视频,开机后看着我,“文文妈的你去那边找一些木柴来。”说完也不管大家,自顾自刷手机去了。


“好吧!等着啊!小文文,大家走吧!”我拉着这孩子的手出去了,我知道他爸口中的那边,就是屋子后面大树底下的一些大小树枝。这些干枯的木条是文文的爷爷在去年砍下来的,因为大树肆意生长的枝条准备撞上大家的房子了,不加以雕琢的话,他的树干不会长高,会早早就四处疯长,占用空间。


来到树底下,看到树根周围堆满了褐色的树枝,早就干枯了。随便捡几条拇指粗细的枝条回去,发现很难点着。文文爸就说,“再去捡些树叶来吧!”


我拎着垃圾铲过去,用扫把猛扫了一大堆树叶进铲子里,飞快地跑回家了。文文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进了布棚门,他追着跑,“哎呀!妈妈,妈妈……等等我!”


“快点回来啊!”我打开门看了一眼,他放开手脚,奔跑过来了。

家门前小院子


文文爸把木条放在锅底,用五只大番薯把木条团团围住,接着铺上一层树叶,再加一些折断的枝条压住它们。


“这个番薯不用放在中间,放最上面就好啦!”我提醒他。




他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脸上是好似在看着一个白痴的的表情,十分不屑。“你放在上面,番薯熟得了?都留给你吃好了!”


“……”我楞了几秒钟,“要是熟了呢?你不用吃了?大家整天烤番薯,还能不知道?你这样会把它们烤糊了……”


“放心好了,烤熟了你来吃就OK啦!我以前也烤过,放上面很难熟。”

他猫腰点燃了树叶,褐色的树叶被火星缓缓蔓延,越来越多树叶变成了火红色,很快又化为一些黑色的灰烬,飘散在空中。


红色的火焰面积越来越大,直到燃烧掉所有的树叶,但升起的火焰并没有多高。文文爸继续往锅里面舔树叶,一大把树叶盖灭了星星之火,“糟糕!”


“傻冒冒,不信算了。生火都不合格,还烤番薯?”我趁机反唇相讥,打算压压他刚才嚣张的气焰。


“切!不知谁是傻帽帽呦!”文文爸不再理我,大口吹着刚燃烧起来的火星,试图加大火,却吹出了满天的烟。滚滚浓烟纠缠着,缭绕着,最后还在我俩周围久久盘旋,不肯离去。


呛人的味道充斥了大家的口鼻,我忍不住咳嗽,谁知那黑烟又熏蒸了眼睛,害得我的眼睛辣辣的,很不舒服。我转身去屋里面,看到小文文躲在里面玩玩具,心里赞叹,这孩子!未卜先知,早早预防啊!


“亲,你用嘴巴吹,吹到几时?”我找了一个纸质长圆筒递给他,嬉笑出声,“喏,这才是神器啊!试一试看,绝对有惊喜。”




文文爸正被烟雾呛得难受,一把接过长圆筒,深吸一口气,嘴对着长圆筒,呼呼吹气。气从另一头徐徐冒出,冲着树叶堆里的一团火星撞去。氧气足了,这火星自然燃烧了更多的树叶,小火焰逐渐升腾而起,直到变成熊熊大火,抵达了最上层的枝条。


很快,火越来越旺,木条也烧起来了,没我什么事了,我回到客厅,打开电脑玩。小文文对烤番薯也没多大兴趣,可能没吃过烤番薯,没法体会那种香喷喷,甜滋滋的味道,所以也提不起兴趣吧!


哪像大家,小时候,生火煮饭,想起了就往灶膛里扔几个番薯,饭香飘出来时,番薯也熟透了。虽然那时家里也不多番薯,但总有那么几个,烤番薯的话,绝对管够。


除了烤番薯,还烤过花生,香肠,甘蔗,个中滋味,没吃过的人绝对无法体会。就像小文文这样的,从来没吃过,上一次烤番薯,他爸不敢给他吃,怕他上火,一点也没给。


文文爸在火堆旁,四处看看,见我玩电脑了,嗔怪,“文文妈,怎么跑回去了?过来一起烤番薯呀!”


你以为是小时候的大冬天,冷得发抖去烤火啊!我心说,但没讲出来,拿了手机打开听小说,就出去了。


当番薯的香气四溢时,文文爸忍着滚烫,硬是空手剥皮,把番薯递给我先尝尝味道,“呐,试一试番薯,熟不熟啊?”


我拒绝,让他先吃,“太烫了,估计吃不出生熟感。”


小文文适时冲出来,急不可耐,“啊!妈妈,我也要吃啊!给点我。”


“你等会,还不知熟不熟。”我没打发他走,让他留下来。




“切!吃呐!”文文爸把手里的番薯又往我这边推了推,转头又朝文文说,“等会熟透了番薯,爸爸去皮了就叫你吃啊!你先进去玩。”


文文点头说好,继续捣鼓玩具。


我只好接过来,盯着番薯看。手抓着黑糊糊烤糊的外皮,番薯的里层却是黄灿灿的,香气钻入鼻孔,我吞吞口水,咬了一小口,真香啊!


“一边熟,一边没熟,你吃口。”我爸番薯递给文文爸,他吃了也是一样感受,没提刚才那茬,就说,“嗯,再烤烤!”


我俩有时移动烧火棍,有时翻转番薯,有时又吹气加大火焰,便于它及时熟透,又不会糊掉。


后来,番薯终于全部熟了,全家人一边享受烤番薯,一边聊天,可好玩啦!


疫情中的这些温馨画面很美好,不可多得,大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格外珍惜。只有把这些幸福都留在心间了,家庭才会更圆满,生活才会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