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虫蛋吗?”“是啊!也不是!”(125)

文~紫玉姑娘? ? ? ? ? ? ? ? ? ? ? ? 2020*5*25

彩虹被子上的虫。。

这段时间,老天爷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每天都阴沉着脸,从不给人好脸色。有个风吹草动,那个大饼脸就能黑得滴出墨汁来,然后稀里哗啦哭个不停。


眨眼功夫,大雨就在门外交织成一张密密麻麻的雨网,风吹雨线,雨线夹着树叶朝我的门面扑过来。


“哇!下大雨啦!收衣服去了。”我冲出门外。


“啊?下雨了吗?妈妈?”小文文也跟着快速奔跑出来,看到雨势很大,雨水飘过来,就停在门槛上等着我。


我点点点头, 忙不迭把刚挂出去的衣服撸成一堆,心里哀叹,唉!又做了一次无用功了。衣服收进来,必须要挂到头顶上的竹竿上风干。


刚把衣钩头抓在手里,我忽然发现了晾衣服的布条反面有一堆青色的蛋,下意识大喊,“唉!小文文,快来看虫子!喔,不对,是好多蛋蛋。”我用右手指着它们,扭头看到小文文一直跟在我后面。


小文文瞪大眼睛,有些青红色彩的脸颊滑稽得像一只猫咪,他惊讶地跟着我尖叫,“啊啊啊!妈妈,是虫蛋吗?”


我不假思索,“是,也不是!”


“妈妈,你说什么?”小文文摸摸脸颊,没明白我话里的高深意义。那手也全是各种色彩,像个调色板一样。


“那是虫子生出的卵,叫虫卵。一般不叫虫蛋。”我指着排列成一个三角形的虫卵说,又补充了一句,“这应该是那个臭虫的卵,还记得前几天家里面出现的,黑红色臭虫吗?”

小文文骨碌碌转动着眼珠子说,“哪个臭虫?”


我不满得看着他,“床上的被子里的臭虫啊,可能是从龙眼树飞过来产卵,生蛋的。”


这孩子忘了前几天的事情,当时,我把洗干净的被子拿进了房间里面,刚爬上床玩手机,视野里突然冒出来一只黑红色臭虫,我吓得心跳加快了一拍节奏,猛地跳起来。


凹陷的床垫震了看手机的文文爸一下,他疑惑的问我,“干嘛?”


小文文不知道我这边发生了什么,闻讯已经冲过来了,但又远远躲开,一脸惊恐神色,“妈妈,有什么东西?”


“有臭虫啊!快来赶走它啊!”我朝文文爸看去。


文文一听,避得更远了。


我吓得身体紧绷,不敢动弹,生怕一有个动作,那臭虫就扑上来似的。


其实,那臭虫在大家童年时代,随处可见,那不过是外婆的屋前屋后的龙眼树上掉下来的虫子罢了。许是久未谋面了,乍一见它,我认为它就是一只可怕的毒虫。它的汁液残留在人体皮肤表面,确实会导致皮肤溃烂。但它若不不主动攻击,人就没有被伤害的机会。


文文爸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臭虫而已你也怕?”

打算织给小文文的冬被


“快赶走它啦!哎呀,哪里来的?是不是你的衣服沾上了臭虫?”我不耐烦地催他,今时不同往日,心境也发生了改变。


“不可能,我不知道吗?”文文爸慢悠悠地用纸巾抓走了竹席上的臭虫,刚要起身,丢了它。


我又看见一只臭虫在我的的衣服上爬动,“等等!这里还有,怎么回事?”天!一只恶心的蛆虫在慢慢蠕动,快要钻进衣服里了。


文文爸哈哈大笑,小文文早就想过来看个究竟,碍于虫子的威力,不敢冒然过来罢了。


等着他把虫子拿走,到处看看,猜测,“应该是你刚才收回来的被子里有虫子你不知道。”


我还是没办法相信,“可是我刚才已经看了,没有。”


文文爸对我的话不置可否,“万一它们躲在被子里面,刚好你漏看了呢?”


我看了他好一会儿,妥协了,“可能是。”刚说完,又看到被子上爬着一只臭虫,吓得我向后一缩,“又来了一只。”


文文爸不知该说什么好,摇摇头过来把虫子拿走了,叫我再检查一次。我左翻右翻,抖来抖去,没发现虫子掉落下来,确认再无虫子了才放心躺下看小说。


小文文才过来问我,“妈妈,那是臭虫吗?”


我点头。


衣钩不够了,我只好把干衣服收进来,把五彩毛线被取下来时,又发现上面有一堆青色的虫卵,“又有虫卵了,哈哈!”我把它们展示给小文文瞧。


“是鸟蛋吗?妈妈!”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像小猪佩奇一样跳来跳去,很是开心。


“啊?哈哈……”这幽默感也浓烈了点,我差点不适应了,“什么时候又变成了鸟蛋了?小文文?”


小文文点头说是。我把虫卵刮下来,掉进盆栽里的一棵干死的发财树干上,接着把被子递给小文文。等会消毒再使用。


然后,我又看到了第三堆虫卵,它门是结在雨伞面的,小文文发现了这些有趣的虫卵,高兴极了。


未完工的针织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