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他雪中送炭的是他最反感的人

在广东打工二十年的展华于去年下半年回家创业,他投入所有的积蓄并贷款二十万,将自家的古屋重新装修,准备开客栈。

其实,早在十年前展华的父亲就曾一次又一次地劝他回家创业。因为当地政府非常注重旅游业,经过大力开发和改造,他家已成了4A级景区。

许多眼光独到的老板还租老房子重新装修开客栈,展华自家就有房子,他那独居多年的父亲怎么不希翼他带着妻子儿女回来,共享天伦之乐呢?

在父亲的劝说下,展华也动了心。但当他兴致勃勃地回到家,还没着手装修房子,父亲就支支吾吾地向他表明想娶街头的吴寡妇,让他想在家创业的念头顿时消失。

看着展华面无表情,父亲还口口声声说,吴寡妇是个好女人。顿时,一股无名之火就在展华的心中熊熊燃烧。他觉得父亲糊涂了,那个无儿无女,人人都说她命硬的吴寡妇怎么会是好女人呢?

当即,展华毫不犹豫地反对父亲娶那个人人都避之不及的女人。父亲听候,沉思了一会,用低沉的语气告诉他说,在他母亲去世后这十几年里,这个女人曾经给过他无数次帮助。在展华读高中,他手头上没有钱时,是这个女人慷慨地借给他;在他家里脏乱得如牛棚一样时,是这个女人顶着流言蜚语给他收拾;这些年,在他患病时,也是这个女人给予她最贴心地照顾。

不管父亲说什么,展华完全听不进去,也不支撑父亲,最后父子两还争持起来。结果,展华第二天就返回广东打工,他真的不想再听父亲提及那个女人。要是让他回家创业就是要叫那个女人为妈,他愿意一辈子在外面流浪。

从那时候起,展华每年回家的频率减少了,而且也懒得打电话给父亲。他觉得父亲都一大把年纪了,就算想找个伴,也得找个名声好点的,找这样的你女人不是丢人现眼吗?

父子的感情就这么淡漠了。因为家里的房子可以当门面出租,每年有三万多的房租,展华也无需给父亲支付生活费。

去年四月份的中旬,展华接到吴寡妇的电话,得知父亲脑中风昏了过去,马上赶回家。可他父亲没有醒过来,就这样撒手人寰了。

料理完后事,吴寡妇曾好几次来找展华。但他不想搭理吴寡妇,吴寡妇只能识趣地走开了。在家逗留了几天,看见邻居家装修了做客栈天天住满,收益可观,他再次萌生了回家创业的念头。

当展华把要开客栈的想法告诉妻子时,妻子也举双手赞成。因为他妻子认为,打工不能打一辈子,如今来景区游玩的顾客络绎不绝,投资了很快能回本。

于是,展华开始装修老房子了。他请人设计好古朴典雅的风格,亲自买来装修材料,请人按标准装修。

一切都按进度进行着,展华原定春节开始营业也没有耽搁,客栈在大年二十八已全部装修完毕。开业前夕,他还站在门口,想象着游人如织,每日住满财源滚滚来的景象。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展华的客栈开业时,卷积全国的新型冠状性肺炎来势汹汹,他的客栈才营业了一天,景区就关闭了。更要命的是,为了控制病毒,景区整整关闭了二十多天。

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的日子,展华愁眉不展。毕竟,他手中的钱都投资在开客栈上了,没有了收益,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怎么解决呢?手没余粮,心头发慌。他似乎一夜间就愁白了头。

展华的儿子正在上高三,正月末就开学报名了。可展华手中没用钱,他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正在他急得如同热窝上的蚂蚁一样时,吴寡妇又找上门来了。

起初,展华以为吴寡妇想以曾经帮助过他父亲为由,向他索取回报。没想到,吴寡妇居然递给他一张银行卡说,卡里有十万块钱,是他父亲这些年省吃俭用存下来的。还说,现在是不景气的时候,要是用钱紧张,她自己也有五万积蓄,可以给他救急

原来父亲说得没错,吴寡妇真的是一个好女人。展华用颤抖的手接过她的卡,哽咽着说;"谢谢你,阿姨。搬过来和我一起生活吧!"

"我……"吴寡妇给展华银行卡只是希翼能让他度过难关,并不想拖累他。

看见吴寡妇没有爽快地答应,展华更清楚她的为人了。此刻他很悔恨,悔恨当年没有答应父亲,让父亲娶她。他觉得不能再让自己悔恨了,就让妻子和儿女一起来劝她,让她和自己生活在一起。

经过展华的妻子和儿女的诚意邀请,吴寡妇终于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