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文讲故事~下集(138)

文~紫玉姑娘

2020*6*24


夜风吹过门面,凉爽瞬间渗入每一个毛孔,把燥热一天的皮肤安慰,把烦闷的情绪赶跑了。小文文咯咯笑,挥动小手,捕捉风的足迹,一路笑说风很凉爽。

走动在公园里的大叶榕树下,我和文爸拉着文文的手慢悠悠地散步。身旁不时有越过大家往前去的运动者,却丝毫没让大家感到着急,要的不是跟他们比步数,只想好好享受这一份难得的惬意。

文爸拉着大家在路旁的石椅子上坐下,我跟着坐下来,冰凉的触感果然倍感舒适,我又把手掌心贴在上面,体会大自然的凉意。

文爸低头想事情,我搂着他脖颈,笑嘻嘻问他,“怎么样?今晚你去吃了一顿大餐,舒服一点了吗?”

这些天,他的心情不太好,加上房子热得像烤炉,他睡不好,没精神上班。正巧,端午节来临前,他的老板请员工吃一顿饭。受今年的疫情影响,老板的生意差了些,不能聚餐,所以这是文爸今年第一次吃老板请的大餐。

按照他是个吃货的事实,我猜测他的心情应该是舒服了不少。谁知他竟然长叹一口气,说,“唉!有钱就舒服,没钱就不舒服。”

我故意笑笑,逗弄他,“那你有钱还是没钱呀?”

他突然就闭口不言了,低气压笼罩了我俩。我也沉默了半晌,陷入了沉思,没多久,忽然被小文文的欢声笑语拉回了现实。


? ? ? ? ? ////////////////////////////////////////////////////


这孩子,无论大人多么烦忧,从来不会影响到他的好心情。

他把膝盖搁在椅面上,手紧捏着石头椅背前后摇晃,那样子,感觉他像在摇船桨,开着小船乘风破浪。

文爸忽然起身坐到大家对面的湖边围栏上看着他。

这孩子,根本闲不住,换了个姿势,把屁股抵在椅背顶,双手也不闲着,按着椅背顶,前后摇啊摇。这一幕看得文爸眼皮一跳,他呵斥他,“小心摔到后面。”

我却不太在意,这样的动作他不知做过几次,恐怕连他自己也忘记了。我对此事也司空见惯了,满不在乎,“放心,他懂得。”

文爸看了文文一眼,又看看我,又不说话了。

最后,文文占了他爸在椅子的位置,蹬着拖着踩上来,我急忙制止他。小文文就跑回刚才的地方,躺下来,后脑勺垫在我的大腿上。我轻抚过他的额头,粗糙的凹凸感特别明显,净是红红白白的细微水泡,“这痱子太多了,可能也有部分是湿毒吧!”

文爸没说话,不知在想什么。


? ? ? ? /////////////////////////////////////////////////////


这么呆着也没意思,自从文文去幼儿园,我和他呆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少了。趁着这空隙,我顺便考考他阅读绘本的情况。

“小家伙,讲故事给妈妈听听呗!”

这件事情不止问了他一次,最近他总是推辞,我仍然满怀期待等着他开讲。

这孩子,却也没让我失望,他想了一会儿,就开口了。

“好吧!妈妈我讲故事了。”

“嗯,我听着呢,开始吧!”

小文文摸摸嘴巴,直起腰,“有一个搅拌机,他漏水泥,他漏啊漏,漏了很多。然后,这个水泥就把所有的车子都粘住了,最后车子们就用一个刀来把水泥切断,切啊切,终于把车子们分开啦!”

过程不算快,也不算慢,一直不忍心打断他,我只是在他停讲时,追问他故事的延续情况。小文文叙述的故事背景是工程车队在工地工作,结局让我意外。此故事他平日讲过好几遍都没讲得出个所以然,每次讲到漏水泥就只剩下漏水泥了。

这一次,显然有了很大的突破,至少能说出水泥的特性了。“太棒了,加油!”我握住他肩膀,有些激动地鼓励他。

“嘻嘻……妈妈,我再讲一个。”文文舔舔干燥的嘴唇,急不可耐的,显然心中已经有了另外一个精彩的故事。

“好啊,说吧!”我摸摸他额头,没事就喜欢摸摸他脑瓜,或者是捏捏他脸蛋,再就是揉搓他臂膀的肉。


? ? //////////////////////////////////////////////////////////////////


“有一个钩机,他在房子里面钩东西,谁知道,他一不小心就刮到了一个玻璃瓶子,然后玻璃瓶子就多了一个疤痕。”

小文文说到这里时,我有些意外,这样的故事挺有创意,难道是老师讲过给他听?我记得绘本里面没有这个故事,我让他说故事,其实也是让他回忆绘本里面的故事,但他说的故事都不是其中的内容。

我眉毛一挑,有些惊喜,“哦?受伤了?那然后呢?”

“然后……”小文文看着他爸,戳着手,不疾不徐想了一会儿,继续道,“然后玻璃瓶子就去医院看了啊!”

“那看好了吗?”我问。

文文答,“看好了,然后又回家了。”

“哦……”我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那它的疤痕全部好了吗?”

“好啦,当然好了啊!”文文双手比划着,“那条疤痕都是很长的,是粉红粉红色的。”

我惊讶地审视他,这孩子什么时候学过这个?疤痕是粉红色的也知道了?看见了悟出来的吗?原来这娃在我看不到的角落里慢慢地长大了,在没有妈妈参与的地方,他仍旧成长了不少。

小文文见我不说话了,唤了声,“妈妈!”

我还在神游,没听见。

“妈妈,你说话呀!”小文文有些着急,重复了一遍这句我最熟悉的话。

不知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今年常常在他面前发呆走神。见他这般,我秒答,“哦哦,没事,你继续。


? ? ///////////////////////////////////////////////////////////////////


“好吧!再说一个吧!”小文文保持着一贯的音调,“有一只小松鼠,它摘了很多松子,小白兔也来了,然后它们一起吃了很多松子。松鼠吃了很多松子,饱饱的,小白兔也吃了很多松子,也是饱饱的。”

故事讲完了,我本想反驳他,小白兔不吃松子,念头却被我否决了,以前我就反驳了他好几次,因此也折杀了一些创意想法。不管合不合理,那都是他脑海中的故事,我想听的不过是一个故事,暂时不考虑合理性,且让他把故事讲出来再做计较。

以为这孩子停下来了,谁知,他激情彭拜,继续道,“有只萤火虫……”

萤火虫?那不是刚才我和文爸发愣的瞬间,地上爬行的那只萤火虫吗?这都活学活用了。


文爸要回家了我家只能跟上,文文的故事却没停下,越说越上瘾了。他蹦跳走路,包头鞋的鞋底发出五彩的光泽,看得他越发开心,一路上留下了他欢快的笑声。

空气里仍旧是震天响的广场舞音乐,聚光灯下,肥瘦不一的男女老少扭动腰肢,给静谧的夜色增添了活跃的气氛,小小的公园里挤满了来娱乐的人们。

坐电动车到家了,文文才停止了说故事,因为,因为他要去吃芒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