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 | 不回斯科纳,不知田野凶猛(下)



??

在斯科纳的半个月,我依然像在其他行程上一样忙碌。日程表上需要拜访的人并没有因为乡野的地广人稀而变得松散和无关紧要。恰恰相反,每一个决定生活在斯科纳的人,无论兴趣和专注的生活,都无法用简单的都市,或者乡野的思维来交谈。在不停辗转于不同旅馆的深夜,我得调动所有的心思来组织面对他们时的问题清单。对他们来说,可能没有比不得不面对一个乏味的记者更无聊的了。


Cherztin

香草农庄创始人

Cherztin在她的香草超市里,里面的香草产品已经有几百种之多

Cherztin有点不自在。她有点害羞,并不健谈。她的瑞典口音很重,跟她反复确认她说的单词和信息让大家两个都很紧张。直到把大家让到餐桌旁,开始给大家冲香草茶的时候,她才重重喘了口气。

“天哪,这比处理农庄的事务难多了。”她轻轻地嘟囔了一句,然后大家禁不住都笑了。

相信我,管理这样一个香草农庄绝对比接受我的采访难多了。4年的时间,当Cherztin和她的几个合伙人离开马尔默,在乡间开设这所供应香草和香料为主的农庄之后,她就几乎错过了斯科纳地区所有的庆典。凭着斯科纳的丰饶,种植和照料优质的香草并非难事。农庄的销路也已经遍及马尔默、赫尔辛堡,甚至哥德堡和斯德哥尔摩的高档酒店和餐厅。但几个年轻人的雄心绝不止于此。Cherztin每天要在农庄的田地和实验室之间来回跑几十次,她始终相信在食物和药物之间存在健康空白。


新从花园摘下来的菊花,用来泡今天的暖胃茶

“香草的作用一直被低估了。”Cherztin希翼香草能够以一个更为重要和独立的姿态进入人们的日常食单。他们现在正在向”似乎几百年没有变过“的瑞典药监系统发起挑战,希翼官方能够正式承认多种香草的独立药用价值。这个挑战对他们来说似乎有点孤单。大部分的香草种植商只是满足充当高档餐厅的供应商,绝大多数觉得Cherztin的想法有点“疯狂和没有必要”。


低温烹饪法烹制的香草冰糕

不过这个倔强的姑娘并不怎么理会这些同业者,或者偶尔来自邻居的冷嘲热讽。她觉得如何讨好人们的味蕾才是真正艰难的任务。今天摆在我面前的小食都经过了上百次的调整和实验。最时髦的低温烹饪被引进来,新摘下来的香草被捣烂,做成香料酱冰糕,配上万寿菊和干薄荷叶作的暖胃花茶。喜甜的人可以选择加上一两勺槭树蜜,据说这不会给肠胃造成任何负担。


推荐

Matti Holgersson

Hans个人私藏的面包店,兄弟俩也是受不了斯德哥尔摩的吵闹,搬回斯科纳开的手工面包坊。夏季游客蜂拥而至的时候,小小的面包房需要排上至少一小时才能买到面包,如果运气够好的话……

35 ?byavagen sankt Olof


Elena Jolom

玻璃艺术家

Elena和丈夫在他们的工作间里

对于一个曾经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和斯德哥尔摩生活的玻璃艺术家来说,如今住在斯科纳的村庄里都觉得吵。Elena Jolom的家兼工坊距离最近的村庄还有大约一刻钟的车程。虽然在GPS上能够清楚地看到“Elena Studio”的标识,Hans还是三番两次地错过了那条通向她家的小路。

即使这样孤单地躲在山坳里,Elena依然忙得不可开交。大家在房门前足足转了20分钟,几乎参观完了所有让她名声大噪的艺术玻璃作品,连带参观了她新开辟出来的菜园之后,她才急匆匆地从工坊里冲出来,连手上沾满的炉灰都来不及擦干净。她正在烧铸一件将要参加莫斯科艺术展的作品。进程已经几天卡在了同一个环节上。最脆弱的地方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吃不住火力,手腕稍一迟疑,就碎了一地。


Elena的玻璃房,这里正在筹备一场玻璃艺术展

“最容易的作品往往也要失败个上百次。我已经习惯了。“ Elena自嘲自己的心态已经被磨得很平。在她看来,那些没完没了的社交和逢迎更加无聊。父母都是外交官,她从记事开始就在燕尾服和晚礼服之间穿梭。长大之后,艺术界的风气也大致如此,她大多心不在焉,反而更加想念每年夏天都回来度假的斯科纳。3年前,Elena终于说服了丈夫,从莫斯科直接搬到了这座小山沟里。


这可能是斯科纳最昂贵的私人花园,每件作品都价值千金

解决设备和团队其实并没有像想象中需要花费的时间那么长。Elena只是需要确保自己那个时常轰鸣的火炉不会吓到任何邻居。“一个性格古怪又不善沟通的女艺术家有的时候跟一个女巫没什么区别。” 几个来自马尔默的设计师和工艺师通过邮件和电话和她保持创作上的讨论,他们经常会在这里短住,共同完成作品的重要工序。那总是这个偏远农庄最热闹的时候,一群年轻人通常会大声争论。不过在Elena的耳朵里,这比派对的声音有意思多了。“大家瑞典人都很固执,但大家总有办法解决分歧,比如气呼呼地喝上几杯。”


还未参展就已经售出的玻璃葡萄手镯


推荐

Backaskog Castle

Dannish Castle



?

曾经的丹麦王室城堡,如今已经改建成酒店,房间稀少,不过拥有巨大的花园,并且可以直接漫步到湖边。在湖边也有极为私密的湖边小别墅可供居住。

255 Barumsvaegen


Anna

面包作坊与民宿主人

Anna和她的姑娘们,目前斯科纳餐饮界价值最高的团队之一

Anna的小院子被一大早赶来的乡邻们给挤得水泄不通。大家好不容易找个缝隙停好了车,然后眼巴巴地看着早早来排队的人,抱着最早烤出来的一炉新鲜面包离开,留下大家在满屋子的面粉香里直流口水。


湖畔的橡树汁和奶酪早午餐

高超的烘焙手艺让Anna的小屋成了方圆几公里之内最受欢迎的地方之一。甚至连不远处那家开设在丹麦城堡的著名酒店Backaskog Castle每天都要来预订给挑剔客人早餐时享用的面包。Anna甚至靠卖面包的积蓄扩建了自己的小屋。就在磨坊的右侧,新添加的二层小楼上新布置了4间客房。Anna完全按照自己小时候房间的风格布置,每天清晨会更换新摘的雏菊。那些印着碎花的窗帘,是Anna走访乡间才找到的传统土布。


布满鲜花的餐厅,每到周末都挤满了人。

如果是在斯德哥尔摩或者说马尔默,这些碎花布可能显得突兀和不合潮流,在这里却是恰到好处。极简的北欧风格如今风靡全球,但在面对这样的湖光山色的时候会黯然失色。几天前入住的美国夫妇从早晨开始就在湖边泛舟。秋季的采蘑菇的行程就在方圆两公里的范围之内。大家赶上了最合适不过的天气和时间。Anna在湖边简单摆放了几块木板,请大家享用新鲜的奶酪和刚采集好的橡树汁。采集橡树汁是目前斯科纳最兴旺的产业之一。每天夏秋,饮用采集下来的新鲜橡树汁本是当地人自己的饮食习惯。在现代科学佐证了橡树汁对健康的一系列功效之后便开始风靡整个欧洲。采集橡树汁并不复杂,只要在橡树上割开一个小口,让渗出的汁水顺着管子流入采集的木桶里。若不是因为至今还没有适当的方法来远距离运输,橡树汁想必不仅仅是斯科纳的明星,而是风靡全球的健康饮品了。但是斯科纳的人嘴刁,失去了那口新鲜劲儿,橡树汁的魅力就打了一半折扣了。这种半透明的,略微清甜,口感又有点像杏仁露的饮品向来是当地民宿的主打之一。在马尔默,最高级的餐厅才能提供橡树汁,“但它们的味道已经老朽了,因为它们离橡树太远了。”


我自然是准备大吃。


推荐

Sotnonsen Skorvar

?? sausage


lunch from the local sausage factory

这里手工制作的香肠供应了几乎所有斯科纳的高端餐厅,特别设置的香肠制作课程值得我赶这么远。负责这里的迷人女士是瑞典与秘鲁的混血,一股特别的迷人风情。

Karstav?gen 77,291 94 KRISTIANSTA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