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你又不给我买玩具”(133)

文~紫玉姑娘

2020*6*4


文文真的咳嗽了,复学计划泡汤。

下午,太阳躲进了云层里,乌云黑压压一片,空中又下起了稀稀拉拉的雨,等了一会儿,雨果然停下来了。文爸带大家母子去147集市逛逛。

一楼门口有个保安站在门口站岗,我给小文文戴上口罩,三人一起入内,一楼有生活用品,夜有家居用品,稀稀拉拉的人,慢悠悠地走着,刚走到绿植边,闻到一股淡雅的清香,但大家没停下脚步而是穿过这片清新的绿叶,径直拾阶而上,往二楼走去。

二楼走卖衣服的和卖玩具的摊子,刚到楼上,小文文的眼珠子就四下瞟啊瞟,心不在焉。我则随意看看,遇到好看的,就停下来瞅瞅,拿起来仔细端详。文爸尾随我后面,不知在看什么,不吭声。

大家逛了好几家,发现衣服俗气难耐,毫无特色,质量不好,服务也不怎么样。

于是大家三人漫无目的踏着水泥板前进,走到分叉口,小文文一眼就被他右前方的玩具吸引了。鲜明的色彩绽放着绮丽的光芒,就像一只小文文从未见过的小精灵一样,挥动薄而透明的羽翼。它一边飞,一边回头看它,赤裸裸的引诱让文文顿失定力,脚步不由自主跟上去。

这孩子,紧紧攥住我的手,用力一扯,硬拖我往玩具区那边去了。我本自走神,猝不及防,被他一带,差点摔倒。我惊呼,“干嘛去?”

“妈妈,去看看玩具。”小文文指着明朗色彩的那一片区域。

“什么玩具?家里的玩具都多得没地方堆了,还看啥?”不由分说,我转身退了回来。

然而,文文眼底涌起一丝怒意,冷冰冰道,“买什么玩具?快走啊!”说完,也不管文文有没有跟上,大步流星走了。

“哼!”文文生气地甩手,跺脚。

他刚才尚未松手,被我拖着往前去,不情不愿的样子,这孩子脾性跟不上我的一半。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规律都被我摸清楚了。这孩子,动不动就发火,得不到东西就发火,不情愿做事也发火,多说一句也要发火。真不知道,他小小的肚皮里,哪来的那么多火气。我都有点怕他了,怕他无尽的火焰,像座活火山一样,时不时爆发,时不时给周围的人带去焦虑不安的情绪。


文文默默走着,扯扯口罩,深吸一口气,觉得舒服,干脆把口罩拉到下巴,一副享受惬意的样子。谁知道,这一幕又被文爸看到了,他怒斥他,“脱口罩干什么?快戴上!”

小文文一听这话,脸色立变,慌忙照着做。又走了一分钟,小文文拉拉口罩,“咳咳……”咳完又大口吸气。

我立即帮他戴好!严肃地说,“别拿来口罩呀!”

“为什么?”

“外面很多细菌。”

小文文哼哼鼻子,别过小手,看向别处。

忽然一声轻笑传来,像柔柔的风,轻轻抚过脸颊。原来是我左边的一位老奶奶取笑小文文,她两鬓斑白,在摆摊售卖老年人的衣裤。她笑起来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只是远远站着笑,但那慈祥的目光,却让人很舒服。见我的目光看过去,她丝毫不慌张,也不尴尬,这是发自内心的灿烂一笑,于是,我也笑了。

小文文却顾不上这些了,朝右看去时,小文文已经全神贯注地盯着右边的东西。那边是玩具专区的一条长廊,入口处还卖着床上用品。

原来刚才的训斥不足以消除文文对玩具的恋恋不舍,小文文拽着我的手,又建议,“妈妈大家去看看被子吧!”

“啊?”我擦擦额头的汗水,惊讶地看着这孩子含蓄的口吻。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孩童之心在玩具呀!心下暗暗好笑。再看文文使出牛力,火急火燎地要拖我走,甚至鼻尖都已经微微沁出细汗,我心中又觉好气。不可解他的人,很容易就被其忽悠过去了,只有我不吃这一套。

我不生气,只佯装糊涂,有些好奇地看着文爸咧嘴一笑。

文爸反应过来,脾气又来了,“去那里干嘛?哼?”



与此同时,小文文的话也传入我耳中,他说,“妈妈,快去吧!”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了。见我纹丝不动,蛮力一拉,衣摆又没拉动我分毫,再拉我手,手甩了几下,脚步却没乱一点。

他恨恨甩手,“哼!哼!”之后颓然放弃了。

文爸一个头两个大,急走几步,威胁意味十足,“再这样,再这样啊!”

小文文立即低头不语,跟在我后面,无精打采。

大家继续逛集市,一圈下来,感觉冷冷清清,没几个人逛街,反倒是摆摊的人少于逛街的人。一场疫情过后,来广东的人少了许多,部分工厂倒闭,导致工人的需求也少了很多,这才出现了以上场景,。失望之余,大家从楼梯回到了一楼。

水果摊那头围满了人,果然是民以食为天呐!我和文爸拉着小文文走过去凑热闹。刚到水果摊前站好,周围的人各自付钱走了,瞬间只剩余大家一家人。文爸问我买什么水果,我看一眼各种水果,有些眼花缭乱,就随意指着黄澄澄的粉蕉说,“就买这个!”低头一看文文,原来他在看着远处虚空的某个点出神。

他咳嗽不能吃香蕉,我只选了一把小的拿去过秤,卖水果的男人看见香蕉,就劝我,“多买点呗!这一点怎么够吃?三两口就没了嘛!”

我尴尬地笑笑,余光瞄到文爸在掏手机,我对他说,“加一把大的。”

“小孩会流口水的。”文爸摇头。

这话说得有道理,我怎么在做决定时总是受别人的影响呢?我有些无奈,瘪嘴沉默不语。

谁知,那人走过来了,从纸箱上抓了一个没把的黄皮香蕉,折成两截,把尖头那半块递给小文文,着重强调,“好吃的。”

小文文本在发呆,听见动静,回过头,却发现眼前多了一把放大的粉蕉。他抬头,眼眸中多了一个高大清瘦,微微一笑的叔叔,很快反反应过来男人的意思。对陌生人的警惕心使得他突然后退一步,戒备地盯着男人,以防止他做出什么坏事。

这孩子不说话,我只好立即摆手说明,“不要,你吃,你吃嘛!”

他见我像个受惊的兔子,慌张有加,男人的手僵硬了几分,但又立即恢复了刚才的热情,手中的粉蕉朝我推了推,“吃嘞!给孩子吃啊,真的好甜的。”


原来他以为我嫌弃水果不敢吃,这下轮到我不好意思了,“不是的,他咳来咳去,不能吃啊!”

男人的手果断收回,不再说一个字,转身去摆正摊上的水果,我感动地向他说一声谢谢。“咳咳……”小文文是十分应景地咳嗽起来。

我,“……”

小文文踩着碎石走在前方,抱怨,“妈妈,你都不给我买玩具!”他提不起一点精神,决定带着他看新奇的东西。

这都多久了?就记得玩具!

大家走了,来到绿植区,看到一颗奇怪的树,急忙招呼小文文来看,树干和枝干挂着紫黑色的水果,有龙眼核的一半天。树叶很茂盛,树有我高。小文文走过来,惊喜地问我,“妈妈,这是什么树?好好玩。”

这种树木只在网络见过一次图片,如今见得其真容,突然想起来了,“哦,嘉宝果,没吃过,不知什么味道。”

哦!”小文文转身又走了。


见到一颗荔枝树,只有几根大树干,被切得短短的,竟然长了两大串荔枝果,个大粉红,十分诱人。我再把小文文叫过来,他有些生气,一看到果树,却立即笑了,张大嘴巴,赞美,“好大的荔枝啊!”

是啊。

一家三口走在大街上,小文文又抱怨,“妈,你都不给我买玩具!”

“家里太多玩具了!”我狠狠回绝。

“可是,家里的玩具都烂了。”文文还是嘟哝。

我,“……”

片刻后,我又说,“不都是你搞烂的?再买也是烂,反正都是烂,何必费钱又买?”

文文抱住我大腿,咬合牙齿,“烂了也要买……”

我完全没被他说动。

走了几步路,文文不耐烦地柔声唱叹,“妈妈,你都不给我买玩具。”

说完,他生气地甩手,站在原地不走了,。那下次就把家里的玩具都丢掉。


我好说歹说,“大家出来不是为了买玩具的,再说了你也大了,用不着了。”

“哼哼!”又来了……


我,“……”无声胜有声,说多了也是浪费口水。


走在前头的文爸虽然一直紧抿嘴唇,但听得到大家谈话的内容,在大家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蓦然转身吓了文文一跳。他扬手欲打小文文,这孩子立即吓得紧闭嘴巴,不敢啰嗦了。


唉!说那么多竟然抵不过他一个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