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帆齐微课:2019年最后一天,我成了自由职业


01

12月31日,我正式离职。

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工作量超负荷,而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和自己的人生规划反复对照,才审慎做出决定。

朋友问我:“你为什么又要离职?”

“什么叫‘又’?我已经在这上班快两年了。”我笑着说。

“可是你很稳定啊!可以双休,三餐都可以在单位吃。”

“也很无聊。”我望向别处、淡淡地说。

我其实有很多话想说出来,但大家都会觉得是我想法不成熟,好好的铁饭碗说砸就砸,许多人可是拼了命往里考呢?

大家会劝我,先干着,骑驴找马不好吗,给自己多一个选择也好啊,我都没有想过这些,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我只想到伊坂幸太郎那句话:“你知道人类最大的武器是什么吗?是豁出去的决心。”

一周之前,我很平静地把离职申请放到领导面前,他也很诧异,然后若有所思地抽烟。

他一定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可能也觉得自己平时对大家新来的员工太过分也太苛刻。这时候他态度转变了一百八十度,格外客气,然后没有提工作的事,给我反复讲美国企业的“离职员工联盟”,意思是说即使离职了,也不要和单位作对,大家还是一家人嘛。

我听着很烦,他明白我是做宣传工作的,总担心我会用各种方式在网上曝光,小眼睛中露出各种狡黠的目光,反而有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最后他说了一些客套话,眼睛不时地观察我的表情,他一定明白我在年末这个节骨眼离职,一定有自己的想法,他想明目张胆地问出来,我用微笑回绝了。

02

2019这一年来,大家经过单位合并,各种工作上的杂事扑面而来。换了新领导,对大家这些留下来的员工毫不客气,大家倒成了领养的孩子。

大家平时看起来客客气气,实则针锋相对、暗流汹涌,不经意间新人就成了干活的苦力,没有一点尊严。

我是男孩,领导们总觉得男孩要多出力,你稍一反驳,他会觉得你一个新人,还敢顶嘴,看来还是工作量不够。

同事们都长你几岁,也觉得你还是太年轻。在这个单位干活,就要能拖就拖,不要把自己催那么紧。大家都偷奸耍滑的,把一周能干完的事,最好拖成一个月。

现在有了新员工,她们动不动就把活派给大家。语气一点也不委婉客套,反倒觉得这是大家必须干的事,我从她们的表情中,从来没有看到过敬重,这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一个人生来应为高山而非草芥,不应为得不到敬重而受人颐指气使。

离职后,我整理文件才发现,这两年写了无数的宣传稿件、策划方案、数据表格、工作总结和思想汇报,这些东西我都带不走,也和我无关,对我的人生已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这时我才明白,许多人不敢离职的真正原因就是,他们担心在下一个单位自己会一无是处,从头再来。


03

现在距离职已经过了十天时间,我在家潜下心来写作,看经典书籍,写散文小说,每一天都过得开心且富足。

我不相信自己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也不相信这世间尽是恶人,更不相信自己写作两年,会没有施展才能的地方。

有人说“求2020年对自己好一点”,其实不用求任何人,难道你一直对自己不好吗?王尔德说:“爱自己是一生浪漫的开始。”

一个人自然应该积极上进,但也要树立远大志向,远离丑恶之人。这个时代努力固然可敬,但方向比坚持更为重要。

有一天我向朋友讲述了自己的工作经历,这在对方看来,是一天都干不下去的,而我整整做了两年。虽然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生活的苦难每个人都经历过。

那天他问我:“你现在离职了悔恨吗?”

我摇摇头,回家的路上,我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的那句话:“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苦难。”

04

前两天,同事打来电话,语气冷漠地说:“你把账号密码给我发一下?”

我一下愣住了,我不过是离职而已,难道大家新员工之间也要这样互相倾轧,人走茶凉也不过如此。

我一下更坚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在一个普通的工作岗位,你就是一个机器。你一离开,人家会迅速填补另一个机器上去,并不会因为你的离开而觉得痛失人才。

有朝一日,所有人都会淡忘你的存在,只有努力,只有努力会永远见证着美好在发生。

朋友担心我:“你这下没工作怎么生活?”

我不在意地说:“年后我就找,还年轻,还能热泪盈眶。”


2019年,对于我来说,是忙碌与隐忍的一年,是认识自己、渐变成熟的一年。

2020年,对我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即使生活和苦难依然存在,但我有努力和拒绝的权利,有歌颂和鞭挞的自由。

我很喜欢木心先生的一首诗:“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鹏程万里。”

愿新的一年,你我都能找到所爱,丰盈自由起来。

齐帆齐微课:新年写作征文活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