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去旅行,鞋子也去旅游了(144)

紫玉姑娘? ? ? ? ? ? ? ? ? ? ? ? ? 2020.7.20

因为要种花了,所以我就找了红色,白色,橙色的布料,用剪刀把把它们统统剪成长条再接成一条布,最后把布条结成网状。

小文文却不安分了,他在一旁,把布条一把抓过去垫在屁股下,挪过来挪过去,很快就把布条弄得一团糟。我看到本来整整齐齐的布条,一下子全被打乱了,气得说不出话来。我按住胸口,对小文文缓缓说,“能不能,不玩布条?你会把它弄乱的。”

这孩子却根本不理睬我,自动忽略了我对他的任何否定,最近常常把我喊得嗓子沙哑,几乎提不起劲来批评他不可做这,也很不情愿建议他做那。

“嘟嘟嘟嘟……”小文文念念有词,文文拖着布条往外走,把整整齐齐的布条都打乱了本该有的顺序。

“别拉,别拖呀!”不知哪来的气,心里的烦躁感像个定时炸弹,随时会吼娃娃,这让我愧疚又气闷。所以对他说的话,几乎包含恳求的语气了。

可尽管如此,人家还是没搭话,更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他还沉浸在自娱自乐中。

“喂!小屁孩,怎么没听见妈妈的话?”我几乎是气笑了。真的很难想象,万一有一天,我拼尽全力在嘶吼,他却无动于衷的场景会不会把我的肺都气炸了?到那时,我是不是该求神拜佛才能请得动他?

嘟嘟!”他念叨了才两个字,感觉到我的语气不对头,声音立即戛然而止,扭头看我。这一看,他的脸色白了,转而又变红,最后停留在尴尬上。

“妈妈!不会的,我都不会弄乱你的布条的。”小文文摆手道。

我忽然笑了,这娃又说体己话了,知道我的担忧所在,立即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和动向。

“可是,可是我担心你搞乱了,乱了就无法编织布条网了!”我还是没法放心,他经常说这些安慰我的话,结果也证明他确实做到了,但我为什么还是很少放手让他去做呢?

这些想法在我脑海中飞速而过,我的语气不够坚决,果然,小文文又劝我,“妈妈,你别担心,我真的……真的不会搞乱你的东西的。”

“呵呵,那好吧!小心啦!”

小文文埋头玩布条,我则完全无法理解一团布条的趣味。

以地板瓷砖为尺度,大概测量好长和宽后,我已经编织好一层网格。拿块布条爬上楼顶顺着墙壁垂下来,我又奔下楼跑到窗外的树根下找了一条长竹竿,用布条绑住竹竿,眼睛大概丈量了布条的长度。我这才忽然发现布条根本不够长,每根布条都需要加长,一旁白色的布块纯白厚实,不舍得下手。

呆了会,才决定剪掉它,可是剪刀呢?它在小文文手中,只见他左手抓着剪刀,反复剪其中一条白色布,连续剪了好几次,仍旧没扎破一个口子。

“别剪了,这样根本剪不断的,右手来。”我把剪刀抓过来,按在他右手上,示意他继续!

他剪了好一会儿布块仍旧没没断。

我只好打断他,“给妈妈剪东西,拿来呗!”

小文文却充耳不闻,额头冒着汗,努力不放弃地剪啊剪。但白色布条非要和他唱反调,硬是没有破一个口子。看得我急死了,内心有无数次冲动想要去帮他剪,但看他努力固执的样子,又不忍打扰他,于是憋得十分难受。

半晌过去,我终于忍不住了,“拿来拿来,给我剪吧!”

小文文仍不想作罢,埋头苦干。

我实在忍不住了,取笑他,“小文文,耳朵去旅行了吗?都没听见我说话。”

“是啊!我的耳朵都去旅行了,不在家里,哈哈……”小文文说完后,就把剪刀扔过来了,剪刀重重摔到地面。

于是我把布块剪成了很多布条,又扎成七条长布条,继续扎网格。又是半小时过去了,我忽然内急,发现鞋子却不见了。

“奇怪,鞋子去哪里了?小文文看到鞋子没?”

“鞋子,哈哈,妈妈,你的鞋子也去旅行了。”小文文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也乐了,“哈哈,那鞋子去哪里旅游了?”

“妈妈,鞋子也去去旅游了!”小文文兴冲冲地说完,一溜烟冲到书桌下,在桌底一堆杂物中找到了一对鞋子。

他藏在背后,冲我笑,装傻充愣道,“妈妈,没找到鞋子呀!”

“有啊!你背后藏着什么呢?看看呗!”我探头去看,却没看到一边一角,藏得严实呐!

小文文笑着后退,“没有,我都找不到。”

“他在你背后呢!”我绕到他背后,抓住了他双手,取出鞋子了。

“哈哈……”小文文咧嘴大笑,口水都流出来了。

“耳朵去旅行了吗?怎么没听见妈妈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