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妹,竟然.....

  在我创业的那几年,认识了一对小兄妹,带来的回忆让我至今无法忘怀。

  我对烹饪很有天赋,勤工俭学的时候在大学附近的饭馆当厨房小工,时间久了,老板竟然想升我当主厨。大学毕业后,正巧赶上金融危机,就业形势严峻,我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考公务员,而是向父母借钱在老城区开了家小饭店。碰巧那里的人流量密集,房屋租金便宜,使店里的营业额也比较客观。我努力工作,朝着成为酒店老板的目标奋斗着。

  小娅是一个10岁左右的小姑娘,刚认识她时,她正和孪生哥哥一起在我的店里偷东西吃,我让秦旭(我请的店长,退伍军人)不要赶他们走,因为我发现,这对小兄妹不仅瘦弱,而且妹妹是个哑巴,哥哥是个瘸子,这让我动了恻隐之心。我慢慢靠近,悄悄的告诉她们。

  “不想挨饿的话可以每天晚上7点来店里找我,但是不能再偷东西。”

  本店晚上7点打烊,卖剩的食物我和秦旭吃不完,反正倒了也可惜,不如救济给兄妹俩,而且生意人嘛,积点德总是好的。

  可是当晚,小娅兄妹失约了,我猜测可能是因为小孩胆小吧。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忙完所有的活,准备关门的时候,秦旭拍了拍我的肩,指向弄堂的拐角处。

  小娅兄妹站在寒风中互相依偎着,瘦小的妹妹躲在哥哥怀里,一件外套盖在妹妹身上,而哥哥的身上,却仅有一件衬衫。

  我一路小跑到他们跟前,蹲下身子把准备好的熟菜双手递给他们。

?  “下次不要迟到了哦”我说。

  “大哥哥,大家6点50分就到了.....看你在忙.....就想等你忙好以后再找你.....”小娅的哥哥一边说一边擦着鼻子。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小朋友真是傻得可爱。我问他们的名字,妹妹叫王莉娅,哥哥叫王晨麒。然后,我故作严肃的告诉王晨麒,明天开始每晚7点准时来店里找我,不要在外面等。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我发现自从小娅兄妹接受我的救济以后,脸色好了不少,性格也变得更活泼,会和弄堂里的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了,哥哥王晨麒虽然走路一拐一拐的,但好在小朋友们也没有嫌弃他。腼腆内向的小娅始终站在墙边,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哥哥和小朋友们游戏。帮助他们的同时,我感受到了内心的喜悦和成就。

  大概是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直到我忙完回家,小娅兄妹都没有出现,在第二天的玩耍孩子队伍中竟然也没有见到他俩的身影。第二天、第三天也是如此,我不得不说服我自己,小娅兄妹“失踪”了。

  一个礼拜后,居委会的陈阿姨带着实习生来找我做居住登记,一阵嘘寒问暖之后,我忍不住打听起小娅兄妹的情况。陈阿姨告诉我,王莉娅和王晨麒原本住在新城区,父母都是企业高管,可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生随着父亲的犯罪发生了180度大转变。父亲入狱后,他们的母亲为了自保,选择了离婚,并且放弃了抚养权。小兄妹好不容易熬到爸爸出狱,这个当爹的却又在外面染上毒品,败光了家里积蓄,他们的房子也不得不从新城区的高楼大厦置换到老城区的小破旧。

  “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您能告诉我一下吗?之前我还经常能看见他们,可是这会儿已经一个多礼拜没见到了。”我问道。

  “这不是他们老爸王进取从戒毒所回来了嘛,小兄妹有人管着,自然就不会乱跑了。怎么啦小周,怎么对这俩兄妹那么关心?”陈阿姨问。

  我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说:“我呀,看这对兄妹也挺可怜的,妹妹是个哑巴,哥哥是个瘸子,所以有时候会资助他们一点吃的,这不是突然好久没见到他们了嘛,有点担心所以问问。嗨,其实也就是瞎管闲事。”

  “谁告诉你王莉娅是哑巴了?那孩子是受了刺激得了自闭症!”陈阿姨像被点着了似的,激动的说道。

  “什么?小娅不是哑巴?”我惊讶不已。

  陈阿姨悄悄的凑到我耳边,轻轻说道。

  “王晨麒那条腿,就是被他老爸王进取打残的!你想想,先是父母离婚,再是父亲坐牢,然后又眼睁睁看着父亲毒瘾发作把亲哥哥的腿打断,别说是王莉娅那样几岁的小女娃了,换成十几岁的小伙子都受不了这刺激啊。”

  陈阿姨走后,我点上一根烟,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这般童年,让人泫然欲泣。但是牵挂归牵挂,同情归同情,毕竟我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只能祈祷小娅兄妹老天保佑,自求多福。

  自从陈阿姨到访以后,我发现生活的重心可以不仅是工作。陈阿姨边上的那位实习生,名叫朱雨佳,今年刚大学毕业,见到她的第一眼,心动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想到自己也的确到了组成家庭的年纪,我决定主动出击。

  时间又过去两个月,一天晚上约会结束,我送完朱雨佳打算回店里看看,顺便帮秦旭一起收拾一下。没想到的是,我又见到了“阔别已久”的老朋友,王晨麒。

  估计是看我不在店里,王晨麒一直站在第一晚来找我的那个拐角。

  “好久不见,怎么又突然大驾光临啦?”我上前和他打招呼。

  “大哥哥,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他抽着鼻子,细声细语的说,语气又回到第一次见面那时的不自信。

  “行啊,不过要让你爸爸来付钱哦。”我开玩笑道,只见王晨麒低下脑袋,一言不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夜晚下,看着王晨麒拎着熟菜跑回家的背影,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这小朋友的腿好像比之前更瘸了!等等,王莉娅呢?平时形影不离的兄妹俩怎么分开了?

  第二天下午,阳光明媚,店里没什么客人,我正在躺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和朱雨佳聊微信,秦旭和服务员打扫完卫生,也在一旁用手机斗地主。惬意又慵懒的午后时光,被一个中年男人突然打破。王进取骂骂咧咧的跑到我店门口,阵阵恶臭随着他的到来在空气中弥漫。

  “你这个奸商,给我儿子吃了什么东西!我儿子命都快被你害没了!大家快过来评评理啊,奸商害人啊!”王进取大喊。

  我把目光投向他怀中的王晨麒,周围的居民听见声音也纷纷围了上来。

  “你这家伙胡说些什么?!”秦旭说完,撩起袖子就想上去干,军人嘛,性子烈。我赶忙阻止住他,万一真闹出什么伤人的案子来,我这店就真没法开了。

  我上前观察王晨麒的状况,只见他脸色惨白,呼吸微弱,裤子上沾满了排泄物,让人不敢靠近。

  “快叫救护车,把孩子送医院!”我转头对秦旭喊道。

  突然,王进取把怀里的孩子往边上一扔,然后扑上来死命得拽住我,大喊道。

  “你快给我赔钱,快给我赔钱!”

  只见他青筋爆出,双眼通红,不仅力气非常大,而且手像装了马达似的,抖的利害。 纠缠中,他把手往上一抬,掐住我的脖子,我顿时一丁点儿气都吸不上了!就在这时,秦旭突然出现在王进取身后,一个锁喉,王进取的手松开了,又是一记勾腿,王进取被重重的撂翻在地。我立马跑到一边,抚着脖子大口大口喘气,刚捡回条命,接下去的一幕又着实把我吓得不轻。

  只见躺在地上的王进取口吐白沫,手脚乱蹬,我怕他咬断自己舌头,赶紧从店里拿出一块猪蹄塞进他嘴里。这时,不知是哪位好心群众之前报的警,警察和救护车到了。因为警医联动,所以他们是一块到的场。

  王进取和王晨麒被抬上救护车,而我则被警察带回派出所了解情况。秦旭说要和我一块去,我告诉他自己能应付,他留下来看店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我很感激秦旭刚才能及时出手,也对没有老百姓帮着王进取说我是奸商而感到非常欣慰。可是一回想到王进取刚才的那副惨样,我就紧张的想尿。

  警方的调查结果当晚就出来了,好在王进取的症状并不是秦旭的所作所为引起,而是因为毒瘾发作。他清醒后交代了自己给王晨麒灌泻药的事实,他得知自己不在家的期间我经常给兄妹俩送饭,所以他昨晚就让王晨麒又来我店里讨吃的,好栽赃我让他儿子食物中毒,目的是为了从我这骗到钱吸毒。

  虽然悬着的心是放下了,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善意竟然会被人如此利用。那一晚,恼火与失落混杂着袭上心头,让我感到一阵晕眩。

  第二天,我带着朱雨佳一起去买了水果和儿童玩具去医院探望王晨麒,发现他还在昏睡,便不想打扰,放下东西就走了。

  医院出来,我提出去新城区的景观大道上散散心。我牵着朱雨佳的手,她告诉我,王进取从戒毒所出来的第一天,王莉娅就被她妈妈派人给接走了。

  “那为什么不把王晨麒一块接走?”我惊讶的问道。

  “女孩子的自闭症兴许能治好。但是那男孩子是个残疾,领回去不是累赘吗?”朱雨佳说。

  “可毕竟都是自己的骨肉啊!”我说。

  朱雨佳沉默,几秒钟后说道。

? ? ? “都那么多年了,王莉娅的妈妈说不定已经重组了家庭,又有了新的孩子。一段感情一旦被新的感情替代,就会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他们妈妈的新感情是再婚后的家庭,所以为了不拖累新的家人,就放弃了残疾的儿子。他们爸爸的新感情是毒品,所以为了吸毒,都不惜给亲儿子灌泻药。周然,你懂了吗?”

  朱雨佳话里有话,我马上搂住她的肩膀,揽入怀中,贴着她微红的耳朵,轻轻地说。

  “你放心,你一定会是我的最后一段感情,没有人可以替代。”

  隔天,大家再次去医院探望王晨麒,却发现床位已经空了。护士告诉大家,小男孩的亲戚昨晚把他接走了。

  如今,十年过去了,现在的我已经是两家酒店的老板,和朱雨佳的第二个孩子也已出生,而我始终没有忘记小娅兄妹。那一段回忆时刻提醒我要堂堂正正做人,不能让至爱的家人失去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