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美 记

? ? ? ? ?一

  我真是悔恨死了,怎么就招惹了这个小麻烦包子。无奈也只得说:“好吧好吧!那你说地方,我一会过来。”

  “华大那边新开了一个咖啡厅,听说那边的点心不错,去吗?”

  “不去!干嘛跑那么大老远的!这么大热天的,随便找个附近的地方就行。”

  “那要不到天后宫喝四果汤?这个天气喝点最适合不过了。”

  “好吧!几点?我直接过去还是到哪里带你?”我甚不耐烦,鬼知道小丫头一会折腾出什么妖蛾子出来。

  “你现在就来,快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就过去,我在威远楼这边逛逛。”听得出来她挺高兴的,我想了想说:“行了,这次可别又整什么小动作,要是有家长在场我掉头就走!”说完直接挂了。

  跟经理打了个招呼,我匆忙回宿舍洗了个澡,胡乱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本想打个车去快一点,谁知道没等到的士公交车就来了,我上了车坐到后面,戴上耳机听歌,迷迷糊糊的差点睡着了。

  到了中心站,下车后我给她打了电话,然后打车过去天后宫。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看来还想唠唠嗑,见我没那意思,也就不多问了。

  这几年泉州我很少来,一路上觉得变化还是挺大的,不过也只是一些以前记得的店换了其它营生,依稀有点印象,大部分原来也没注意。

  车子直接停到了秉正石花膏门口,我刚进门就见到她在那向我招手。我点点头走了过去,她占了个小桌子,没有别人。

  “坏坏哥!你喝什么?”小丫头开心的问。

  “叫大叔!”我说,幸好这时候还早,人不是很多,但是旁边几桌人似乎都往这边看了看。

  “不要!嘿嘿,我看过你的小说,我知道你喜欢人家喊你这个。”我无语。“西瓜、菠萝、草莓。”

  “都是红色的?好吧!”她站起来去买票,然后去点东西。真奇怪,今天笑得那么灿烂,根本看不出才失恋没多久,前几天不是还很忧郁吗?

  点好了后她就回来了,差不多同一时间四果汤就送过来。看着一丝丝往上冒的凉气,仿佛把这夏天的署气也冲淡了不少。

  我用汤勺拨弄了几下,就开始一勺一勺往嘴里舀。爽滑的石花膏夹带着水果沿着喉咙往下走,真是凉到心里去了。

  “坏坏哥!你吃烧烤么?”小丫头看了看外面的烧烤摊。

  “不吃!”这一个冷一个热的…突然想起原来吃烧烤时也是喝冰啤酒,想了想又说:“要吃也一会儿再吃吧!”

  “那再来一碗吧!”她又说。

  “不吃了。”我抬头看了看她,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还挺顺眼,鼻尖上冒着一些细汗珠,我不觉愣了愣。

  见我这么看着她,她有点诧异:“怎么啦?”我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擦擦!鼻子上冒汗了。”

  她接过纸巾擦了擦脸颊,然后擦擦鼻子,一边怪怪的看着我,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

  喝了四果汤走到门外,我掏出香烟点上。太阳已经慢慢滑进了山坡,不过天色还没有马上暗下去。接下来去哪呢?

  

  

  二

  “丫头!接下来去哪呢?”刚才她什么都没说,我想肯定是有续集,不会单单叫我过来喝碗四果汤。

  “大家去学问宫吧!这一路过去有好多吃的呢!嘻嘻!”她从我左边绕到右边,又从右边绕到左边,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那就走吧!”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想去,就顺她的心意了。一边向着学问宫的方向走去。

  她绕到我右边,一下挽着我的胳膊。我吃了一惊,看着她说:“干嘛?”

  “坏坏哥!你做我男朋友呗!”她好像是下了决心,眼神也不闪躲了。

  “胡闹!”我一把扔掉了香烟,把她胳膊从我臂弯里拉出去:“我年纪都可以当你爸爸了!”

  “不管!我…”她又绕到我右边,换左手勾着我的胳膊,我拉了两下没拉出去,这丫头是犟上了。

  “我那天晚上就决定了…,只是不好意思说。”

  “怎么?难道是我英雄救美,你无以为报要以身相许么?你…”

  “嗯嗯嗯嗯!对啊对啊!”她不等我说完就抢着说:“坏坏哥你真聪明!嘻嘻!”

  我哭笑不得:“你是电视剧看多了脑袋看坏了吧?还是发烧说胡话?”我作势要摸摸她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谁知道她不躲避反而迎了上来:“爱摸就摸吧!反正我没乱说,我考虑很清楚了!”

  “小姐!你今年贵庚呀?看不出来人长得挺机灵的,怎么脑袋瓜这么寒碜!”得!这个烫手的山芋!

  “我今年20了!怎么,就准你显嫩,不许我藏龄呀!人家是萝莉身材娃娃脸!稀罕着呢!可别把我当小孩子!”

  “就算你20岁,20岁怎么啦!大叔今年40了!大家隔着至少5条代沟!代沟知道吗?”我狂晕!

  “代沟怎么啦?大家沟通有问题吗?亏你还是个作家呢!对了,怎么觉得好像你哪篇小说里就像大家这种,你后来不也喜欢得紧吗?”行!她倒是顺着竿子往上爬了!

  “你…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那是小说,跟现实能一样吗?我不想跟小孩子讲话!讲不通!”我快疯掉了。

  “没话说了吧!你就是口是心非!我问过你朋友,他们说你还交往过比我还小的呢!还是你觉得,我是倒贴上来的所以你不稀罕?”小丫头好像也有点生气了,不行!要沉着!

  “那是以前好不!而且当时我也不知道人家那么小…知道后我不是没理人家了吗?停!你…你问谁?谁告诉你这些的?你怎么找到我朋友的?”什么情况?这下我是真糊涂了。

  “没话说了吧?你就找借口!你别管我问谁的,你要是想知道,大家好了以后我慢慢告诉你,现在嘛,打死不说!哼!”她以为佯装生气我看不出来,我只是找不到词儿反驳。

  “不行!小柔!大家真的…不合适的!你别看我现在没女朋友,我要是遇到了合适的,就会马上结婚,这也是家里的意思,爸妈还等着抱孙子呢!你年纪还小,不还在读书吗?况且,你才认识我多久?你就那么了解我吗?好吧!就算你了解我过去,过去跟以后能一样吗?”我想理清思路,却也并非毫无头绪,把道理讲清楚是第一步吧!

  

  

  三

  “坏坏哥!我要吃田螺!”小柔说。

  “嗯,我也好久没吃了!”天那!不知不觉都已经走到学问宫了。

  “大家坐那张桌吧!你去先占着位子。”我指了指中间那张空着的桌子。

  “不要!我要坐池边那张。”她好像总能轻松打乱我的如意算盘。

  “好吧!你还想吃什么?”我问。

  “豆腐、年糕、空心菜、金针菇什么的烤一点吧!不够一会我自己去点。”说完自己走了过去,拿了纸巾先擦干净凳子,然后又重新拿干净的擦桌子。

  我一边点东西一边想:我该怎么办呢?要不先哄哄她,以后再慢慢劝说她放弃?不行,恐怕再过一阵我自己都动摇了。想干脆点一下彻底拒绝,以后再不相见,又觉得有点残忍。

  这样的事以前不是没发生过。人总是如此,在曾经摔倒过的地方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跌倒,这,也许就是每个人的局限性吧!这也许就是大家人性的弱点吧!

  “先生!您点的菜都烤好了,马上给您送过去,您看喝点什么?”哈,菜都烤好了!

  “先给来两罐青岛,越冰越好!饮料我再问一下,一会你再给拿过来吧!”说完我走了过去。

  “坐这边!我擦干净了。”小柔起来拉着我坐在她旁边。田螺是现成的,加些料拌一下就好,早已经搬上来了。

  “你怎么不先吃啊!还客气呀!”我直接用手捉起来就往嘴里送。

  “你怎么不吃呀?看着我干嘛?”我觉得怪怪的。

  “坏坏哥!我发现一个秘密!”小柔神神刀刀地说。

  “什么?”

  “你小说里写的大部分是真的?”还说秘密呢!还不是想套我话。

  “你怎么知道?”我淡淡地说。

  “那些小动作都一样样的。我可是很认真的看了你的小说哦!”她认真的说。

  “那又怎样?就是小动作一样,其它都是我瞎编的。”我说。小说嘛,没一些真实的怎么能有代入感。

  “嗯!不过真的假的我总能看得出来,连那些你以为伪装得很好的。”小柔淡淡的说。

  “你能看得出来?”这下我真是大吃一惊!这是真的吗?

  “你们写作不是讲究一气呵成么?但是大家阅读却会一段一段的,有时看到不解的地方,就会返回前面再重复验证。这样就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哦!原来如此。”我想了想,觉得似乎有点道理。

  “坏坏哥!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以后你的小说写出来后,我做你第一个读者,然后指出里面的问题,你一定能写得更好。”小柔一边吃烧烤一边说。

  “小柔!这样好不好?”我觉得该让个小步。“我回去考虑考虑再答复你,你自己也考虑考虑。”

  “行!”小柔干脆的说。“你一定会答应的。”

  “哦!你就那么自信?”只要不马上给答案,我好像立马没那么纠结了。“就算我答应了,你还得过你家里那一关呢!”

  “那是我的问题,我自己会搞定的!你只要认真考虑大家自己的问题就好,一定要认真考虑哦!”其实小柔还是蛮可爱的,我突然有了想立即答应下来的冲动。

  “想不到我一时的侠义心肠还换来一个老婆!这个便宜赚大了!”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她要好就好吧,以后的以后再说了。

  

  四

  “才知道占了便宜了?怎么刚才好像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似的!”小柔一边说还在那一边比划…

  我抬头看着她,微笑着不说话。

  “坏坏哥!你再给我讲讲当时的情况呗!”小柔软软的说。

  “不是讲过了吗?”我记得都讲两遍了。一次是吃饭的时候,一次是在QQ里说的。

  “可是人家还想听嘛!”她的声音听起来更软了。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心思也仿佛回到了那个晚上。

  “那天,我跟朋友在晋江喝酒,都喝差不多了,泉州这边又打电话喊大家过来,我本来不想来的,朋友却要来。”

  “在车上我就晕晕的睡了一会,到泉州后又喝了一些,却越喝越清醒了。后来我朋友遇到认识的姑娘,就把我扔下自己跑去开房了。”

  “我自己又喝了半个小时,那酒劲却上来了,就收拾了东西要走,到了门口撒了泡尿…”

  小柔忍着笑说:“坏人!里面好好的厕所不上,偏要到门口去做那样的事,服了你了!”

  “撒了泡尿后,摸摸口袋要点烟,发现烟跟打火机都没带,就又跑了进去。”

  “然后就看见几个男孩拉着一个姑娘在那边扯来扯去,还大吼大叫的。我心里说现在的姑娘小伙呀,这么大半夜的也不让人省心,一个姑娘家跟着一帮小伙都不害怕会出事儿。”

  “我摇摇头进去包厢里拿了烟和火机,又坐下来吸了几口。包间里灯是关着的又没声音,我差点又睡了过去。这时候外面动静大了点,把我吵醒了。我迷迷糊糊的就想该回家了。”

  “然后走到门口便听到你在旁边惊叫,那声音在夜里显得特别刺耳。我说莫不是抢劫吧!我摸了摸身上,这次没带家伙。就想说算了吧,又想要不干脆报警好了。”

  “然后听到那个男的又骂…脏话,说要打死你,我当时心想,兄弟,玩得过了点哦,就没想那么多跑过去看看。”

  “然后就看见几个人在扯衣服,还有一个在打你耳光,我走过去听清楚了你是在喊救命啊,当时脸上满满的绝望。”

  小柔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搂着紧紧的。我拍了拍她肩膀:“别怕!都过去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情况了。”

  小柔乖巧的点了点头,轻轻但是肯定的说:“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情况了…”

  

  

? ? ? ?五

  接下来的事情比较血腥暴力,总之就是我用最快的速度打晕了两个,低吼一声“滚!”吓跑了三个,结束战斗。

  扶起惊魂未定的小柔,我问她:“还能走不?”

  她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我轻叹口气,直接把她抱起来,一边向越亮越热闹的地方走去,好不容易看到了的士,想不到有两辆根本就不敢停,只好又走了一会,一看都到了丰泽广场…

  看着怀里还在发抖的小丫头,那时候显得那么的无助,我想好人做到底吧,叫到车后,问明地址直接送她回了家,目送她进了门才放心的回去了。

  直到两天后才接到她电话,她已经理清情绪,平复了心情,约好一起吃了个饭,并跟我说明了那件事的前因。

  本以为事情到这就该结束了,谁知道过几天她竟然打车到我企业,说家里知道了这件事,订了酒席要感谢我,这种场合我本不想去的,但是看这架势不去也不行了,就想去了一下也好。

  事实上那天的饭吃得很不舒服,一桌子人都不认识,有时觉得被当成怪物一样。在问我的工作时又提出质疑,对于那么短时间制服几个人又觉得不可思议,搞得好像我和小柔合伙欺骗家人一样。

  吃完这坐立不安的饭后,我赶紧落荒而逃,并发誓再也不介入小柔以及家人的生活。

  “坏坏哥,你那时候一点都不害怕吗?他们可是有5个人呢!”小柔靠在我怀里,抬头看着我问。

  “怕呀!怎么不怕!所以我才赶快解决两个。剩下三个我就不怕了。”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

  “你功夫那么好,你也会害怕呀?嘻嘻!我当时怕得毫无主意,见有人过来突然心中又升起了希翼,但是看你只一个人,又害怕你打不过他们,我还是在劫难逃。坏坏哥,你以后教我功夫好不好?那样,遇到事情我就不会害怕了。”小柔表情丰富,配合剧情仿佛重现了当时的场景。

  “很辛苦的,你吃得了苦吗?跟别的技术一样,打人和挨打都是一门技术,好坏全在基本功,那是极其单调无聊的事,一天天的很多人都不能坚持多久。”这不是吓唬谁,想起这十几年,我不知道用了多少毅力才坚持了下来,为此没少吃苦头。

  “那我要练多久才能像你那天那样啊?我觉得会功夫的人都好帅,就是很少看到真正的场面。感觉跟影片、电视里根本不一样就是了,虽然说不出区别在哪…”

  “最快也要三五年吧!看个人的悟性和刻苦与否。好了,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去吧!”我看了看时间说。

  “哦!我回家后你呢?回企业还是在泉州找地方住?”小柔意犹未尽地问。

  “我回企业吧,明天要上班。”

  “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呀?”小柔又抬头问。

  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呢!谁知道呢。送她回家后,我一个人在回企业的车上想,意外和明天,到底哪个先来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