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两次装修的逗比奇遇

十年前,我家老房子翻新,院子封顶(钢化玻璃),请我老爸来帮忙监工。

只见施工那伙计独自扛着几根铁管线(准备做大梁)排在院墙上开始施工。我爸掂了下铁管,觉得太轻薄,于是打了一嘴问伙计:空心管能撑住那么沉的玻璃顶吗?

保证没问题大叔!就是再压块水泥顶,都不在话下!”

我爸不乐意了(我爸年轻时可是常年跑野外施工现场的)。他指着悬在院顶的两根单薄的主梁对瘦削的伙计说“那你踩上边走几步试试!”

“试就试!大叔你咋就不信”站在院墙上的伙计倔强的抬起脚就要踩上去。

哎哟喂!还真是差点事哩!大叔好眼力!”伙计化尴尬为厚脸皮,把伸出去的脚慢慢缩回。开始嬉皮笑脸。

“大叔啊,您出的这点钱也只能买这样的空心管啊……”

那次,我爸二话没说,自掏腰包又去钢管市场买了几根加粗钢管回来。

六年前,新房装修的时候,正逢家里青黄不接,吃了上顿愁下顿的尴尬时期。

然鹅,即便如此,矫情的我还是不想将就。

东家转转,西家瞅瞅,终于,在我家二楼看见正在贴瓷砖的顾太牛夫妇。

也就一对寻常夫妇,之所以不惜花两倍手工费用他们夫妇。就是因为顾太太一句超级自信的话。

给大家一把铁锨,大家能撬动半个地球!”顾太太挑着丹凤眼无比傲娇和望着身边的老公,言语中充满了自信与自豪。

啊!这得有多么任性的手工,才敢吐出如此高调的狂音哪!

那时那刻,我陶醉在他“为首(锝乌)鸟巢铺砖添瓦中做出的巨大贡献,在为姚(大个)别墅家因杰出的手艺被众多明星夸赞等等等等”的各种趣闻中。直到二楼新邻居来为他们送午饭。

“到底咋样啊?”我把新邻居拽一边压低声音问。

“挺实在的!做工也细!你就放心交给他们吧~”二楼故意抬高声音夸赞。

“会不会贴圆角瓷砖呢?”我问。

“欧式的呗!北京天津帖的多,这个小镇还真没有见几户。”顾太太抢话。

“那你会贴吗?”

“嗨!什么会不会的,就是麻烦点而已,多下点功夫就好……”

“太好了,我找了好几家都不会贴,不敢接呢!”

“没贴过的,不敢接,是怕瞎了你这么好的房子。俺们贴过好多家了,妹妹你就放心吧!”

此次工程,我足足用了三个礼拜的年休假,做美缝,都没有能够把瓷砖之间巨大的缝隙修补完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