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雕仆人(下)

新买的书太薄,原版否?

木雕仆人(上)

这天,小李子照常出摊,中年男人拉着个小女孩来挑选木雕。他指着摊上的小女孩粗鲁地骂,“哭什么哭?再买一个,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呜呜……”小女孩不理睬中年男人,泪水像是拧开的水龙头,停不下来了。

中年男人油腻的大饼脸上,眉毛皱成一团,脸色阴沉。

“先生,孩子这是……”小美人看到伤心欲绝的小女孩,有些心疼她不由多嘴问了句。

“她被人欺负了,上次买的木雕还被人抢走了。”说话间,他抬头看了看小美人,下一秒,他瞬间石化了。他直勾勾盯着小美人看,这张脸,怎么似曾相识呢?特别是那副微笑的表情,看得他如此舒服。

小美人见他不说话,连续喊了好几声,他才从神游中回过神来。他有些尴尬,随即脱口而出,“姑娘,大家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中年男人的话被小李子听见了耳朵里,他抬眸看那男人,吓了一跳,这不是上次抢他的小美人木雕的男人吗?如果不是自己的劝阻,小美人就被他买走了。趁男人没有发现自己,快速低头继续干活,佯装没听到这些话。

小美人自然读不懂主人的心里话,加上那时候它还未成人呢,尚无意识,又怎知这些事情。她低眸浅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先生,恐怕您认错人了,我第一次来这。”

“哦,那对不住了。”中年男人抓抓头发,事情就像一团乱麻,仍旧理不清头绪。他烦躁地催促孩子挑选木雕。

女孩挑选了一个可爱的长寿仙回家,小美人见她哭得稀里哗啦,挑选了木雕还抽噎,吸鼻子,就送了个白兔木雕给她。男人有些意外,道出了孩子哭闹的原因,她的同伴抢走了小和尚木雕,还推倒了她,并且骂她。

至于骂人的内容,太难听了,且也不方便说,孩子的确没娘了,难产而死。家里不宽裕,一直无法续弦,一个人拉扯孩子,烦躁又辛苦。要是有个婆娘,那该多好。




回家后中年男人,仔细回忆与小美人的互动,越想越不对劲,小美人分明就是他曾经看上的那个小美人木雕,模样相同,连表情都没变,绝对错不了。

他发现了个惊天秘密!

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既兴奋又害怕,但兴奋多于害怕。

他回家变卖了一些粮食给酒馆换了钱财,又把孩子扔给邻居帮忙看管,在小李子附近游荡了很久,等到太阳快下山了,小李子和小美人也收摊子回家了。他悄悄跟在它们后面,谁也没发现。步行了很远,到了一个偏远的山脚下,果然看到了一座孤立的房屋静静立在那里。

他在心里把这个地址记下来,在小李子的附近找了户人家,对家主说,“做木雕的那个小李子你们都认识吧?他家最近来了一个小美人,县老爷怀疑那个女人是被拐卖来的。我是县老爷的朋友,在暗中调查此事,麻烦你们明天到他家门口逼他把小美人交出来。”

说到这里时,他拿出了十个铜板递给人家,“这是酬劳,给我干得漂亮点!记住,明天一大早就去。”

山里的人不怎么懂法律法规,见钱就眼开了,哪管小李子有没有拐来女人,反正小李子挣了大钱它们不舒服,收下十个铜板再说,当即对中年男人点头,答应了。

就这样,中年男人一共收买了十户人家,他孤零零外山里过了一夜,躺在树杈上就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黑还没亮,刚起床的小李子从院子路过,意外地听到了院子外面传来的吵闹声。他有些不解地走到门边,透过门缝看门外的情景。

“天!这么多人在门外做什么?站在前面的不是卓立吗?”




小李子猜想半天却得不到一个结果,他默不作声,静静等待外头动静。

过了约莫五分钟左右,卓力的声音响起,“小李子,快交出小美人!快点!”他的力气很大,拍得门板“哐啷哐啷”响,刚换上不到一个月的门板眼看就要被他的大掌拍碎了。

其他人拿着锄头,铁铲在地上突突地捶打地面,示威的闷声让小李子听得怒火从心头起。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是中年男人的异常,现在……难道,难道那个人发现了他的秘密?

小李子大惊失色,猫腰回到卧房,告诉母亲今天不要出门,也不要发出声音。然后他回到房间,继续睡懒觉,这种情况下,也不用出摊了,直接休息得了。

很快,小李子就进入了梦乡,他黝黑的脸还微微皱着,却一下子来到了一个奇妙的地方。这里四周都是升腾而起的白雾,像天上的仙宫,如梦如幻,虚无缥缈。好一会儿,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出现了,小李子走近一看,“啊?你是那个帮助我的方士,你怎么在这里?”

“呵呵……”方士淡淡一笑,甩了下手中的佛尘,“你怎么搞得这副狼狈的模样?”

“哦,是啊,我也不太明白怎么回事,门外围了很多人。”小李子朝方士作揖,苦难极了。

方士掐指一算,心中了然,“哦,不用担心,你叫小美人不要乱跑,安静呆在房中即可,一切皆有命数!”

“如此,那便谢过先生了。”小李子没有完全明白方士的话,但十分信任他。

到家之后……

“砰砰砰!”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大,卓立振臂一呼,“交出小美人!交出来!”

所有人也跟着他叫喊,喊声在山间回荡,十分清晰。




小李子吓得骨碌爬起来,听到外面的声音吓了一跳,门板怕是被震碎咯!情急之下,他冲到小美人的房间,按住她肩膀,慎重地说,“你千万别跑,乖乖呆在这里,等会我会回来。”

小美人吓得一脸呆滞,定定看着他,半天没说一个字。被小李子一摇,才清醒过来,频频点头,“好,主人。”

小李子回到房间,门外有人破门而入了,许多村民争前恐后钻进来,奔到房子的各个角落搜索小美人。

小李子的老母亲想拦住这批不速之客,奈何年老力衰,根本不是年轻人的对手,不仅拦不住,还被他们撞倒了。

小李子扶住母亲,在她后背给她顺气,“娘,您别担心,大家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他眸光似刀子,冷冷扫视着在房子里东奔西走的村民,就像在看一群可怜的小丑一样。

老母亲又惊又怒,“你们干什么?干什么呀?大家家请来的佣人,凭什么交出来给你们?啊?你们说说……说说呀!”

但没人理会她,因为村民在忙着找小美人,老母亲拄了拄拐杖,拍着大腿,“你们……天理难容,天理难容啊!不怕遭报应吗?”

没有人发现,一个老汉蹲在院墙外的墙角下,默默关注这一切。

所有人遍寻房子却无果,他们集合在院子中间大眼瞪小眼,纷纷说没找到小美人,忽然觉得事情有古怪。

卓力厉声问小李子,“小美人呢?在哪里?”

另一肥胖的女人却问,“那个男人呢?是不是骗大家的?”

小李子浑身气息冰冷,声音像冰渣子丢到了众人耳朵里,“什么小美人?我这里没有,就算有,那也是我的人,轮不到你们来伤害她。”说到后面,他声音蓦然拔高。




人群里突然有人大喊一声,“你的人?拐来的吧?”

这话一出,众人沸腾了,“就是!你把他她藏到哪里去了?”

院墙外的老汉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他等着他们把小美人抓到自己手里,就可以带回家当婆娘了。“呵呵……”

小李子不知道他狠毒的心思,只觉得这群刁民很让人头疼,他耐着性子又重申一遍,“我说了,我这里没有什么小美人,不信的尽管再去搜一遍!”

这是一番言辞恳切的说辞,看小李子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再说了,多搜索一遍还不是落得个相同的下场?卓力看了看旁边的人,旁边的人竟然也在看着他,不知所措。

半晌,他突然一拍手,怪叫一声,“遭了!大家被骗了,快!把那个老汉找出来。”他环视一圈院子,没看到人,把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方脸男人推出去了。

方脸男人来到墙外,看到地上只留下一双男人深浅不一的脚印,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他吓得蜡黄的脸都白了七分,“坏事了,那个老汉已经,已经逃走了!”

“该死!我真是够笨,笨呐!”卓力悔恨不跌,气得跳脚,“大家都被骗了,被骗啦!”

他跑到小李子跟前,单膝跪地,抱拳作揖,“小李子,大家见钱眼开,多有得罪了,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大家?”

他这一跪,大家就明白了,所有人上当受骗,被老汉耍了。所有人跟着跪下来道歉。

他们一系列动作被小李子看在眼中,他猜到了,那个哭泣的小女孩的父亲做了这一切坏事。至于他为什么变成老汉,小李子猜测他应该化装了,就怕别人认出来。




这倒是一个敢做敢当的汉子,他心想着就把为首的卓力扶起来,“念在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份上,你们也是受人指使,这次且算了。但,若有下次,决不轻饶!”

卓力等人十分感激,“小李子大人有大量,多谢了。”

所有人纷纷附和,老母亲刚才的气急败坏,此刻已经转为了嘴角翘起。

“公道自在人心,早就警告你们,您们偏不听。”她大声说完,刚才撞倒她的人过来给她道歉,大家都给她致歉。

人群散去,小李子飞也似的冲回了小美人的房间,果然,房间里空无一人,根本没有小美人的身影。平日,她作息都在此间屋子,此刻,连她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了。

小李子低头看地面,地面竟然多了一个木雕,不是小美人又是谁?

“小美人,你,你怎么这样了?不是说了以后永远都保持人样吗?为什么……为什么回到了原点,又是木雕了?”

“你……还会再说话吗?还会再帮我做事吗?”

小美人依旧微微笑,但耳朵听不见他说的话,嘴巴也无法安慰他好话了。她只是保持那副迷人的笑容,让小李子看得十分暖心。

三天后的夜里,小李子躺在床上,忽然想起方士说的话‘命数’二字。果然,秘密就是秘密,自己说出口算数,别人窥探了,更作数。

既是命数,那就知足常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