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向阳,人心向美(153)

紫玉姑娘


2020.8.2

这天,我和小文文去阿姨工作的厂里炒更,老样子,我还是车沙发,只是现在货里多了一样陌生的餐椅。会车的只存于记忆中,不会车的也无从下手,我试了会缝纫机,觉得踩车还算利索,于是慢慢开始了缝纫工作。在阿姨帮助下顺利把当天任务完成了。

因为订单量大,我和阿姨忙碌了好几天,雨天路滑,下班时天已黑,大家三人乘坐一辆电动车通往回家的路。一路上车速几乎等同于蜗牛的速度,大家聊聊天,买买菜,又去其他工厂看看,到家时已经七点了。

路边的房屋里散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阿姨拿出两袋老豆腐出来,非要把其中一袋塞过来。我很诧异,“你,你什么时候分成两袋了?我都没看到。”

“哎!早就分好了!“阿姨却爽朗大笑,“四块老豆腐,真的太多了,我在微信多付给老板娘五毛钱。你讲是嘛?每天去买菜,她都便宜卖给我,赚点辛苦钱罢了。”

我刚才在菜档子听到,那个老板娘叫阿姨把老豆腐通通拿回去,说给两块钱就行。那毫不在乎的表情看得出,她就是一个大方善良的广西老乡。她在慢悠悠舀着饭盒里的饭,细嚼慢咽,圆饼脸上露出了热情的微笑。

“嗯,是啊!没见过卖这么便宜的人,更没见过免费给菜的卖菜人,挺好的人。”我点头说,手却还是安分地垂落在腰间。

小文文已经顺着下坡路碎步走到了坡道中间,见我倆还在说个不停,回头提醒我,“妈妈,回家了。”

我正要回答,阿姨又把老豆腐递过来,“拿去啦!一块钱的东西。”

“但是我要这么多,你就没得吃了。”我拒绝了阿姨,同时不忘回答小文文,“小文文,再等等妈咪。”

小文文的脚步立即顿住,好奇地看着大家两个大人。

阿姨拿着的这袋子里似乎有一个半豆腐,而家里肯定有文爸做好的热饭香菜等着我和小文文了。

“太多了!”我指着豆腐说。

阿姨却啧一声,“总共四只老豆腐,一个人两只,哪里多了?拿住!”

“好吧!”我接过豆腐,说服她到家里吃饭,“来屋里吃饭啦!省得你回家又要煮菜。”

阿姨却摇头摆手,“你表弟煮好饭啦!我最多煎煎豆腐。”她转头,握紧车头,忽然想起一件事,又回头,啰嗦了几句话,“你要是吃不完豆腐,先煎熟,再冷冻明天吃也得。”

“嗯嗯,好吧!”我拎着豆腐又催她来我家吃,她却启动车子了。

我叫住小文文,“叫姨婆吃饭。”

小文文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姨婆,稚嫩的声音在空旷草地上响起,“姨婆,来家里吃饭吧!”

阿姨却笑说,“宝宝吃吧!姨婆回家了。”

车子走了,我让小文文和他姨婆道别。

小文文挥一挥手,“姨婆再见!”

就这样,我和小文文一起回家了,小文文帮我提着老豆腐,边走边聊,他说,“妈妈,我想要一只卷毛狗。”

“嗯?卷毛狗?”我有些好奇,怎么会忽然喜欢毛毛狗狗,“是公仔吗?”

“是的,是一只公仔卷毛狗。”小文文温声细语,“可是家里也没有啊!”

“噢!好吧,下次有就买一只。”我默默把这事情记在了心里。

路过小胖子租房的家门口,那孩子主动迎上来,阻挡了小文文去路。本想拉着文文回家吃饭,谁知这孩子也不管饿不饿,见到小伙伴,就像蜜蜂遇到花朵一样很是激动,于是两人就热络地攀谈起来。

“你去哪里了?”小胖说。

“我和妈妈上班去了。”

“你看我的积木,阿爸妈妈给我新买的。”

“哇!太棒啦!好好玩的积木!”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连我已经越过他们也没察觉,很快我回到了家里。等了一会儿,看到小文文和小胖子才进来,又直奔玩具堆,完全把文爸和我忽略了。

文爸也不知低头忙什么,见到孩子回家,也没问,他洗手后吃了几口饭,才问,“小屁孩,吃饭吗?”

没有回应。

又过几分钟,文爸已经扒掉了半碗饭,瞪眼看小文文,张张口,却没说话。忽然间他看到桌上多了一袋豆腐,问我,“这是什么?”

“我阿姨给的豆腐。”我把过程和他说了一遍。

文爸点头,又摇头,“这么多菜,吃不完,难道冷冻到明天?”

“啊!可以啊!我阿姨也这么说,速冻吧!”我哈哈笑夹菜吃饭。

文爸不停翻白眼。

“啊啊啊!”小文哼歌玩耍,全然不顾肚子饿不饿,玩得乐不思蜀。

直到小胖子被他奶妈带回家洗澡,小文文才不太情愿地挪到饭桌椅子坐下,快速扒拉饭菜,小半碗很快见底,他摸着肚皮说,“呃,我肚子吃胀了。”

我忍不住对他翻白眼,“这么少?别急,一定要吃饱才好玩耍。”说完我拼命夹蒜苔火腿到他碗里,觉得还不够,又夹了很大的两块饭团盖在菜上面。

“好吧!”小文文拿起勺子慢慢吃,赞口不绝,“嗯嗯,好吃,真好吃啊!”

“哼哼!也不看是谁煮的菜?”文爸不忘邀功。

我毫不留情否定了,把他刚燃起的得意之情熄灭,“哼哼!都是蒜苔好。”

蒜苔也是卖老豆腐的老板娘送,卖久了,见我阿姨中午过来,眼神正好越过蒜苔,她就喊她把菜拿走。我阿姨看到三大把蒜苔,头有点大,就问我,“你要不要?我吃不完这么多。”

“呃,要就要呗!又不烂,看起来挺好。”我瞄了眼蒜苔,认定蔬菜没问题。

阿姨推脱不掉,拿个袋子把嫩黄色的蒜苔套进去后,站着突然不动了。我正以为她还要做什么时,就见她掏出手机,对着菜档子二维码一扫,付了一块钱。

付一块钱?我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现在却突然顿悟了。这真是一个难得的老板娘,正如我阿姨说的,“在大闸许多青菜丢掉烂掉也不会送人,这个老板娘好心,就肯送那些卖不出去的菜。”蒜苔虽然不够新鲜了,但那也是老板娘一番心意,不好让人家亏本太多,阿姨就付了一块钱给她。

我点点头,也是啊!我也买过菜,但从没遇过这种事情,价格贵给多点还是有,但完全免费,想也别想了。当然,我在这里不是强调我喜欢占便宜,或者非要占这个便宜。

我只是感觉本地人和大家广西人有很大区别,大家广西人热情好客。这儿本地的人与人之间比较冷漠,帮忙做一件小事情需要收费或者特意去大街店铺请吃顿饭。人与人之间亏欠一毛钱的数额绝不可能,那是必须也是必然要算清楚明白的。至于吃饭的事情,不是过年过节过喜事,绝没见过串门吃饭的场景。在我娘家那里,有父母的朋友到家里吃顿饭稀松平常,到了这个地方,压根没见过了。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以小见大,或者有没有以井底之蛙的浅短见识去评价他人他地的人情风俗。只谈我所遇见,我所经历过的,真的就是以上的情形。

我不想让自己沉浸在这种想法之中,我害怕那样的想法会摧毁内心热情如火的火焰。卖豆腐的老板娘,以及我阿姨的做法蓦然惊醒了我,即便所遇皆恶俗,所遇皆非人,那也不代表生活中再无她们这类善良可爱的人。

音乐人毛不易说:我相信这世上真爱,只是真爱还没降临到我身上。

你没遇见,那是你修为还不够,而暂时没遇上可爱的人,所以你需要继续保持良善,保持热情,做那个最初的你。终有一天,你会遇见那些善良可爱的人,那些贵人。

文森特.威廉.梵高有句名言:

一个人绝不可以让自己心灵里的火焰熄灭,而要让它始终不断的燃烧。

是啊!如果心中的火焰都被残酷的现实熄灭了,迎接你的将会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肉体,没有激情,没有理想,更没有人性中的真善美,那将会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呀!

心中有暖阳的人,看到的都是风景,而心灵阴暗的人,所触及的都是淤泥沼泽。大家只有不断保持心中的火焰熊熊燃烧,才能创造出自己的独特小宇宙。

草木向阳,人心向美!愿小文文,愿你,愿我,愿所有人都坚持做那个最初的自己,不被冷漠吓倒,不被欺骗吓退,不被谎言湮灭,不被人性中的恶沾染。就像亭亭净植的莲,出淤泥而不染,不被所处的污秽环境浸染一丝一毫。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