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巷中间的一袋垃圾(122)

文~紫玉姑娘? ? ? ? ? ? ? ? ? ? 2020*5*22

这天,一家三口吃过午饭,我把碗筷桌椅摆正后,又从家里头清出了一小袋垃圾,直接就丢给了小文文。聪明如他,小文文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立即提着垃圾袋冲出去。

我走进房间找来了针线,还未找到,就听见布棚门“啷当”重重摩擦地面的声音,这孩子竟然冲回来了。我拎着盒子走出房门,小文文已经坐在摆满积木的玩具堆里,想往常一样嘀哩咕噜说话,气定神闲地拼接积木。

说不诧异是不现实的,我这才几分钟的功夫,他怎么就回来了?心下暗自猜测,这家伙一定是偷懒了。

既然是不确定的东西,我自然不能把一些莫须有的表情摆在脸上,于是不动声色地试探他,“小文文,你把垃圾倒进垃圾桶里了吗?”

“倒了啊!”他淡淡地瞄了我一眼,并没有多说的意思,继续摆弄手里的积木房子。我撇撇嘴,心道这孩子真够淡定,如此自信难道是因为他成功地完成了手倒垃圾的任务?

想到这,我又打量了这孩子一眼,发现他的嘴角上扬起一个可爱呃弧度,随着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也跟着愉悦起来。


他玩玩具,我换裤头橡筋,岁月静好,画面就此定格。时间在我俩的互安一隅中静静流逝,很快就到了下午三点。


突然,一个高音传来,“小屁孩,是不是你把垃圾丢在路中间?”这声音立即引起了我和小文文的侧目。很快布棚门“砰!”被一股很大的力量打开了,大家听到了铁块划过地面的刺耳声。原来小文文的大伯来了。

小文文的大伯探头进来看小文文,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并且补充了一句,“你下次再乱丢垃圾,我就打你屁屁啊!”

进到客厅,他作势要打小文文,小文文被迫从沉浸玩具的画面中拉出来,皱着小脸,此刻再看到那宽厚的大手掌朝他劈下来,“啊啊!”尖叫着扬起双手打掉那双对他而言就像是魔爪的手,打完又笑。

“呵呵……”小文文的大伯有意逗弄他,自然不会轻易就此作罢。只见他笑着扬起两掌抓小文文的脖子,咯吱窝,小腰等处,挠他痒痒,小文文不甘示弱,以两手为盾牌抵挡,谁知抵挡不住这猛烈的攻势,补得了东墙,又漏掉了西墙,最后痒得哈哈大笑,甚至都躺到了地面上,直不起腰来了。

“哈哈……还敢不敢?”他大伯换了方式,用右手轻拍他左肩。

“啊!”小文文吓得跳开了,且战且笑,全身处于警备状态,双手摆在前面,随时抵挡。谁料到,他大伯得意地叫嚣,“敢不敢乱丢?敢不敢?”他又轻而易举地拍了小文文右肩。这雨点般洒落的攻势又岂是他这双小小的藕臂能够完全抵御的。


小文文终于火了,尖叫,“啊……走开,走开!”他狠狠一推他大伯,随即以闪电之势退回一个安全地带。“呵呵……”他大伯那双手鬼使神差又伸到跟前来。小文文双眼冒着火星,冲他大吼,“不跟你玩了!”


“你话唔同就唔同啊?不跟就不跟啊?”他大伯忽略了小文文眼里的嫌弃,才不管他,收回手,嘲讽道。

小文文贬着嘴巴,冷哼一声,继续玩积木。

我在一旁,把他俩的互动尽收了眼底,简直不知该说点什么好了。这孩子每每只是跟他大伯打闹,从未有过发怒打人的情况,应该是长大的原因,五岁了,该有自己的独立思想和意识了。他不愿干的事,别人强求他不得。

还有,他大伯本想纠正倒垃圾的错误做法,这怎么就演变成了一场打闹了呢?更重要的是,小文文没从倒垃圾这事中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只看到了大伯对他的盛怒和否定。设身处地一想,换作其他的孩子,恐怕也会暴怒。

如此看来,作为父母的也不能盲目去指责打骂他,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让他反倒起来,这就糟糕了。


这事情还没完,我走到小巷中间看,果然有一袋垃圾躺在路中间,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路中间的这袋垃圾正好是我刚才收拾好那一包。

我试探地问小文文,“小文文,这路中央的垃圾是你倒的吗?”

小文文没理睬,我只好继续,“乱丢垃圾是不文明的行为,你偷懒也是不对的行为。”


看到他大伯没多停留,开车出去,我继续补充,“你大伯这样逗你也不好,没解决根本问题。”

我严肃地批评了小文文,这孩子,他嘟着小嘴,轻拍茶几发泄刚才的不满,后瞪着蛙眼,斜斜瞄我,样子又萌又可爱。

我沉默着盯着他看了半晌,眼睛逐渐瞪大,“咳咳……”我故意清清嗓子,这才缓缓开口,“小屁孩,以后倒垃圾不能偷懒,在马路中间倒垃圾是不对的!记得改正,下次不能这样。”

顿了顿,我捏着兰花指,作势要弹他耳朵,“否则,耳朵就会被我弹来弹去。”

这孩子一听,瞬间收回了刚才的滑稽表情,乖乖认怂,“好吧!妈妈!”


他的小耳朵圆溜溜的,可爱极了。我终究忍不住弹了他耳朵,“这样瞪人也不好!”

小文文摸摸耳朵,委屈地扁嘴。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