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文的专属勺子去哪里了?(155)

紫玉姑娘

2020.8.6

傍晚,天边尚留一抹残阳,大家沐浴着橘红色的光芒回到了家里。天空大放异彩,大家仿佛置身于一个绚烂美丽,梦幻瑰丽的世界里。

文爸接我到家后,随手扎好电动车,就跑去看小文文了。小文文的欢呼声和脚步声,随后是他奶奶喇叭声,透过空荡的客厅里传播开来。

客厅里一片昏暗,天色已晚,四处乱七八糟,几天不在家,文爸就已经把房子弄得一团糟了。心里想要批评的话立即涌上喉头,就要喷薄而出的时刻,小文文清脆的声音出现在门口,我一看,这孩子竟然走过来了,我硬生生把嘴里那些碎碎念吞进了肚子里。

小文文本是和我去做短工很多天,今天他因感冒去医院,在家呆了一天。

这时,小文文仰头看我,“妈妈,你下班了吗?”

“是啊!吃饭饭没有?”我蹲下来,拉着他小手,摸摸他脑袋,又捏捏他的脸蛋,依旧乖巧。

“没吃啊!找不到勺子。”文文的奶奶看了我一眼,转头对文爸说,“那找找看,我已经找过了,没有。”

不可能啊!勺子不在家,难道长脚跑了?我心里纳闷,但没把心里话吐露出来。

而文爸显然不像我这般含蓄,他粗鲁地问,“你那边有没有?”

“没有,都找过了!他没勺子又不愿意吃饭。”文文的奶奶的喇叭音在我身后响起,吓了我一跳,我远远跳开了。

文爸快速打开饭桌上的袋子,随手拿起瓶子,又甩手丢掉,还是没看到勺子。最后他的目光锁定在桌上的一个红色袋子里,“这里有没有?”

他的手移开了红色袋子,一抹锐利的光芒十分刺眼地出现在饭桌上,一头长柄,一头圆润勺子,通体都是钢铁制成,这不是勺子吗?

“勺子?!”他们三人惊叫起来。

勺子却不理睬它们仿佛在得意洋洋地炫耀,“嘿嘿,现在才看到我?你们太笨了!哈哈……”那声音充满了狂妄和嘲讽的意味。大家就被它的芒刺给闪瞎了。

“啧啧啧!又说没有?找都没找,服了你啊!”文爸大大咧咧说,“还有没有饭?”

“找了几遍都没有。”她说,“还有饭啊!他都不吃!”

孩子不吃,你们吃了没有?孩子看着你们流口水,还是你们自己吃不夹个菜给文文?你们不是五点半吃饭吗?现在怕是六点半了吧?

我心里不满地呐喊,但我双唇禁闭,不动声色,就怕口角之争。尽量让自己往好处想,拼命控制自己的怒火。

“拿过来啦!”文爸并不知道我心底的小九九,还在犯傻。

果然,他妈妈突然变脸,就像翻书一样快,“你自己去拿喽!盖在我那边厨房的炒锅里。”说完这货竟然转身就走了。

“那,那我都不吃了!爸爸。”小文文坐在地板上,泪光点点,有些受伤,赌气。

史上第一奇葩,这件事是我见过的这群奇葩中的无数次奇葩行为,真让我火冒三丈,这样带娃真的好吗?

“哎!大家吃什么?吃泥吗?”我半玩笑半认真问文爸,心里却有拍扁他的冲动。

文爸朝我丢来一个白眼,“去外面吃!”

于是,大家一家三口从家里的小院子乘电动车出发,从渔村的堤坝上乘风而去。大家的笑脸被绮丽的光芒映照,那么温暖,那么柔和。

但我的心中却有些纠结,刚才的事情盘旋在脑海里久久不离去。究竟是他们对孩子的关心不够,还是不懂哄孩子?这不过是件小事而已,但却没有得到解决。三个人吃饭,在孩子找不到勺子的郁闷和眼巴巴的盼望下,大快朵颐,对孩子的心灵难道不是一种伤害吗?退一步说,找不到孩子指定的勺子,不能出门买个新鲜的?不是一个款式?新也不要?买个糖果可以哄哄吗?买个能吃的总有吧?

一想到这里,我怒火又蹭蹭往上冒了,我不停地抱怨这些话,变换着口吻,语气,思维,情绪对他碎碎念。他不做声,我就继续,还是沉默,我突然拍了他一个手劲,他痛得“哎呦”一声。

我双手环胸,阴阳怪气冷笑,“哼哼,难得有点反应,多叫几声听听嘛!”

“哎呦呦,哎呦呦呦……”文爸由生气变成了故意玩笑。

“我说话,干嘛不理我?”我的心情不美丽了。

文爸回头,“谁知道他们,管他的,大家去吃大餐!”

好吧,所有的愤怒在他那儿都不算个事,我几乎捶胸顿足。

这时,风很大,刮来的枯枝败叶迎面而来,我猛一低头,躲过这一劫。但瘦可见骨的太阳穴还是被阴风狠狠刮了下,带着凉意的秋风同时还钻进了我脖颈间,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心情似乎更加不好了,幸亏小文文点醒了我。上高桥时,他指着几乎是盘踞在头顶的半边太阳,跳脚大喊,“妈妈,妈妈,你看看,你看看天上有一只大大的橘子!好可爱啊!”

我抬头一看,果然如此,橘红色的小半边残阳,像是一个老爷爷的脑袋,光秃秃的;又像是橙红色的橘子,给它周围高空的云朵涂上了美丽的颜色。大自然的美景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给人带来美丽的感官视觉,带来快乐的情绪因子。

当我仔细去看时,云朵又慢慢地变换成白马,狮子等图案,生动有趣。看着看着,脑里突然蹦出一路话来,“闲时看庭前花开花落,看天上作云卷云舒。”

是啊,有什么能比天上的云卷云舒更美丽,更让人舒服呢?

我忍不住夸赞文文很乖,懂得为妈妈分忧了,哈哈!小文文眨巴大眼睛,似懂非懂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