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文品||起风了

「起风了」

01

小区门口旁的一家早餐店,陪伴我多年的学习生涯。我喜欢那里一如既往的食材品质,更钟情于小小的店铺里,弥漫着的浓浓人情味。

第一次进这家早餐店的门是在一个阴天。

起晚了的我一股脑地往店里冲,把肩上的书包往餐桌上一砸,巨大的动静犹如无风的海面上一阵突如其来的巨浪,盖过了碗碟碰撞的叮当脆响,吸引了周围食客的目光,也惊动了一边搅拌着米浆,一边笑呵呵地与食客谈天说地的老板。

“老板,有啥就来点啥!”我一边朝着门口的操作台喊,一边扶稳了颤抖的木餐桌。

没过多久,老板将一碟热气腾腾的肠粉端到了我的面前,替我淋上了褐色的酱油。

白瓷碟完美地和肠粉相衬,油亮油亮的粉皮包裹着若隐若现的肉粒,酱油香和肉香扑鼻而来,让我忍不住大快朵颐。

刚入口是酱油的香甜,粉皮和半肥半瘦的肉粒没等咀嚼就已滑进了喉咙,惊了味蕾,暖了心田。

我正要离开,此时窗外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老板叫住了我:“起风了。”离开的时候我的手里多了一把雨伞。

雨滴乐此不疲地在雨伞上跃动,我迈着小碎步奔向了公交站。早餐店的招牌在我心中逐渐变成了每天都会高挂晴空的太阳,一碟肠粉成了我每天奋斗的力量,平易近人的老板和我成为了老友。

我假期外出旅游,暂时告别了早餐店。如今,旅途中入住的高级酒店的模样我倒是记不清了,可早餐店的模样却让我无论如何也忘记不了。

毕业考试那天,我突然发现卧室的角落静静地站着一把雨伞。我赶忙跑出家门,我竟成了早餐店的第一个顾客。白瓷碟早已见底,我背上书包走向门口。

老板站在门口,双手环胸,眉头轻皱。

我刚迈出门口,又回过了头,将手里的雨伞塞到了老板手里。

“老陈,起风了。”

「烧仙草」

02

厨房里的妇人正认真地给一个小南瓜和一段紫薯去皮,没过多久,砧板上的瓜皮哗啦啦地进了垃圾桶。

妇人又将小南瓜和紫薯碾成了泥,放到木薯淀粉里用力地搅拌,不时往窗外瞧瞧。灶台上,锅中的水刚刚烧开,正冒着泡。

紫色,黄色的面团被妇人揪成一块一块儿,通通下了锅,面团的颜色在滚烫的水中变得越发鲜艳。

搁置已久的仙草液早已凝结成冻,妇人将它切成一个又一个的小方块,往里边倒上一大碗糖水,舀上几勺花生,再把煮好的芋圆放在面上。这样一碗烧仙草,模样喜人。

“闫闫,洗干净你的小手,来吃烧仙草了!”妇人将一个大碗搁在桌上,朝窗外喊了一声。

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怀里抱着一个满是泥泞的皮球,手还滴着水,屁颠屁颠地往家里跑,原本一尘不染的地板上被踩了好几个小脚印。

可能因为跑的太快的缘故,他脚一滑,摔在了地上,瞬间哇哇大哭起来。

“跟你说了多少次,慢点跑慢点跑,怎么老是不听呢?”妇人埋怨道,却来到小男孩身边,将他抱上了比他还高一个头的桌子上。

小男孩身上的污渍蹭到了妇人的衣服上,可她丝毫没有嫌弃,还拿手抹干净了小男孩脸蛋上的泪水,拍拍他的脑袋。

“妈妈,烧仙草呢?烧仙草呢?”小男孩将皮球放在了桌上,扬起头,满脸期待地问着妇人。

妇人捧起那个大碗,伸到小男孩嘴边。

大碗里的糖水满得就要溢出来了,黑亮亮的仙草沉在了碗底,黄色紫色的芋圆漂浮在糖水上,就像湖面上的竹筏,晃晃悠悠的。

小男孩把脑袋埋到大碗里,猛地吸了一大口糖水,一脸满足。他自己捧起了碗,一双小手小心翼翼地扶着碗的两侧,将糖水上漂浮着的芋圆咕咚咕咚地全吞进了喉咙。

“妈妈,你做的烧仙草真甜。”小男孩打了个响亮的饱嗝。

“那当然了,我可是加了四勺糖呢,以后你得少吃点,不然该长蛀牙了。”妇人欣慰地笑道。

还没等烧仙草见底,桌上的皮球就滚到了地上,皮球所到之处,尽是泥泞。

「二十年后」

“小闫,今晚搞定了这份方案,我将之前欠你的所有加班费都补回来!”坐在办公椅上西装革履的男人,信誓旦旦地对面前的实习生说。

“好。”他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却只得硬着头皮点头回应,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信你会给加班费,我TMD就是小狗!”小闫低声咒骂了一句,将桌上的热咖啡一饮而尽。

深夜,起风了。这会儿都不止月上柳梢头了,月亮此时升的比中午的太阳还要高。

办公室里的人寥寥无几,他强忍睡意,敲击键盘的速度比平时快了两倍,结束时他连看都没看屏幕一眼,反手就按下了关机键,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眼皮已经不受控制地打起了架。

他离开企业时,街上只有路灯在静静地凝视着他,晚风冻得他瑟瑟发抖。

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一看备注,是房东,无奈按了接听。“小闫,得准备交租了啊!”电话那头很嘈杂,房东的大嗓门都快把他耳朵震聋。

“知道了,你不用催……”

“我先挂了。”电话那头瞬间没了声。

回到家他连灯都懒得开,直接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小时候那碗甜滋滋的烧仙草又一次猝不及防地进入了他的梦,母亲的脸在他的脑海中已逐渐模糊。

他只记得在孩提时代,赶集时他总是会在烧仙草的摊位前站着不动,只可惜赶集的机会每周只有一次,于是,母亲便让他每天都吃上一碗烧仙草,在家里的院子种上了仙草。

如今他在大城市打拼,他常流连于大型商场里数不胜数的甜品店,试图找回母亲的味道。

比起童年,甜品店的烧仙草多了很多不一样的甜,珍珠的Q弹,红豆的甜糯,遗憾的是,再也没有了母亲的甜。

“妈,甜品店的烧仙草很好吃,但是糖,没有你放的多。”

「冰淇淋和气球」

03

南风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偶像。

他是单亲家庭,却没有颓废,反而努力地学习工作,充实自己,十六岁进入大学少年班,打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初见南风,比我还年轻的他竟是以甲方的身份与我面对面地谈方案。我敢肯定,他是我见过最干脆利落的甲方爸爸,从不磨磨唧唧地扯东扯西,有什么问题马上指出。

面对南风,我竟无怨无悔地改了二十几次稿,想想也是很利害。大家合作了很长时间,这么一来二去的,大家也产生了革命友谊。

南风很少与别人讲他的故事,我作为那极少数中的一个,我有点沾沾自喜。

有次我失恋,来到咖啡店与南风促膝长谈,那是南风第一次同我分享他的故事,他的故事让我彻底改掉了借酒消愁的习惯。

南风小时候每天都无忧无虑,光着脚丫在田地和小伙伴玩捉迷藏,溜进隔壁老奶奶家里偷小鱼干吃。比起今天,南风那时的条件差多了,但他依旧每天玩得乐不思蜀。

直到有一天,爸爸妈妈带着南风来到市里新开的游乐场,南风都要高兴坏了,一蹦三尺高。

爸爸妈妈在这天满足了他的所有要求,陪着他在过山车上尖叫,来到他从未去过的西餐厅请他吃了一顿大餐。

饭桌上,南风正把香草冰淇淋球往嘴里塞。爸爸有些不自然地开口了:“南风,如果我和你妈妈分开了,你跟爸爸走还是跟妈妈走?”

一旁的妈妈听见,也停下手中的刀叉,看着南风。

南风没有回答,只是大哭,放声大哭。爸爸妈妈见状慌忙替他擦干眼泪,给他买了一个气球,才把他哄好。

起初,他还天真的以为爸爸只是在开玩笑,开心地接过气球,只可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南风最终还是被妈妈接走了,他和妈妈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和妈妈住进了一座大别墅,大别墅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叔叔,妈妈让他管叔叔叫爸爸,南风只是冷哼一声。

起风了,南风的手松了,气球也飞到了半空中,气球越飘越远,南风没有回头。

此时,桌上的咖啡已经凉了,南风似笑非笑地看着仍沉浸在故事中的我。

我缓过神来,南风让我赶紧回家休息,我礼貌地与南风道了别。

回到家,我听见了手机信息提示音,我一看,是南风。

“你的童年,也有冰淇淋和气球吗?”

图源微博(侵删)

大家所熟悉的事物,会随着贞元会合潜移默化,逐渐远去,大家无法改变什么,起风了,就要努力生存。愿一切美好成为你极致的光,愿一切遗憾成为你前进的动力,拼命地往前跑吧,万家灯火,总有一盏为你。

本文由人间文品专题助力!

人间文品专题隶属于渐行渐远渐无穷的小岛,欢迎您的入驻。

人生漫漫,渐行渐远

此专题的意义是为了给热爱文字的你提供一块风水宝地,大家一起进步。

参与方式:你可以投稿到日更大挑战专题里,也可以参与小岛话题#人间文品,发起文章自荐。

大家会从中精心挑选出一篇最优质的文章,录入人间文品专题,百万权重为你的文章点赞助力。

品人间之情,赏人间之美。

人生漫漫,大家携手一起渐行渐远。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