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霞-89

? ? ? ? ? ? ? ? 第八十九章:起死回生

? ? ? ? 夜空下,蝙蝠军团蝠翼相连结成方阵,宛如一条魔毯,蝙蝠兵悬在腰间的短剑寒光闪闪,又似一朵夹带着闪电的乌云,托着昏迷不醒的龙剑朝千年蝙蝠洞飞去。

? ? ? ? 群山寂寥。

? ? ? ? 龙虎山一道道淡黑起伏的山脊仿佛野兽的脊梁似的,都远远的从方阵掠过。

? ? ? ? 龙剑脖子下被水妖祁咬开的伤口已经结痂,不过那道咬伤留下的黑乎乎的大洞还是异常的恐怖。此刻,他紧闭双眼,毫无感知,被方阵托着,好似漂浮在空中,任冰凉的夜风拂过消瘦的面颊。

? ? ? ? 黑夜里,天空下的云雾水乡小镇没有了往昔的静默,而是火光冲天,乒乒乓乓的厮杀声、竭斯底里的叫骂声、鬼哭狼嚎的哭喊声、建筑物轰然倒塌的巨响声,响成一片。

? ? ? ? 龙剑热爱的土地在燃烧,他守护的人们正在浴血奋战,他却像睡着了似的,对此无动于衷,任由蝙蝠军团蝠翼相连结成方阵托着他在空中疾行。

? ? ? ? 轰隆隆的水声响起,一个深潭之上,一条暗沉沉的瀑布飞泻而下。

? ? ? ? 蝙蝠兵团结成的方阵四角收起向上翻卷,迎着深潭方向,斜斜的往下飞去。

? ? ? ? 就在深潭之上的半山腰,清音溪缓缓流淌,宛如一条流动的银色绸缎,向前流去。随着飞行的蝙蝠兵嘴里发出的吱吱声响起,溪流之上的一簇密密匝匝的藤蔓掀起,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那是隐秘的千年蝙蝠洞的入口。

? ? ? ? 蝙蝠兵结成的方阵收紧裹起,宛如一条翻卷的毛毯,缓缓的钻进洞里,穿过缓缓升起的石门。蝙蝠方阵包裹着龙剑继续在漆黑的洞里飞行,途中不时的遇到武装巡逻的蝙蝠兵,洞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 ? ? ? 在迷宫也似的洞里飞行了好一会儿,到了福禄宫殿外,可是蝙蝠兵并没有进入宫殿,也没有片刻停留,而是托着龙剑继续飞向宫殿旁的一个偏殿。

? ? ? ? 偏殿拱形的殿门上方除了悬挂水晶雕刻的“冰宫”二字外,并不见有何奇特之处。

? ? ? ? 进入偏殿殿门,一道斜向下的石梯顺着光滑的石壁蜿蜒往下,漫长而没有尽头,似乎一直通到地心。宫殿先是漆黑一片,越是往下去,越是有银色的亮光传上来。空气由燥热逐渐变得寒凉起来。连续的数个含沙射影后,一间冰宫陡然出现,滑溜平整的冰壁上嵌入成百上千块的蓝色宝石,闪耀着蓝色光芒。

? ? ? ? 尽管冰宫里满屋皆寒冰覆盖,但是并不如何冰冷。

? ? ? ? 冰宫的内部陈设考究但不奢靡,有雕龙画凤的高大通透的冰柱,雕刻有蝙蝠图案的肃穆的水晶穹顶,宽大的冰雕长桌,精雕细琢的冰椅,宫殿的一角还摆放着一张造型古朴大方的千年冰床。

? ? ? ? 千年蝠王早已经在冰宫等候多时它,静静地盘膝坐在一张冰椅上。

? ? ? ? 千年蝠王前方的冰桌上摆放着一个暗红色的檀木盒子。

? ? ? ? 蝙蝠兵松开相连的蝠翼,轻轻地将龙剑放在冰床之上。旋即,蝙蝠兵有序的飞出冰宫,齐刷刷地落在宫殿大门的两侧警戒,悬在腰间的短剑在冰宫涌出来的光亮中闪着寒光。

? ? ? ? 见众蝙蝠兵退下,千年蝠王气沉丹田,吐纳间运气于掌,旋即双掌往前缓缓推出,一股无形的气流自双掌涌出。檀木盒子的盒盖啪的打开,玄冥珠泛着黑色的光芒从盒中飞出,带着微弱的嗡嗡声停留在冰床之上的龙剑的头顶上方,来回不停的旋转。

? ? ? ? 随着千年蝠王催动内力,圣物玄冥珠的光芒大涨,黑色的光晕整个的罩住龙剑的全身。

? ? ? 渐渐的,龙剑仅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晕,继而红晕加深,宛如春三月龙泉山上的桃花,脖颈上被水妖祁咬出的伤口慢慢愈合,形成一道淡淡的伤痕。

? ? ? ? “快救救被妖怪关进铁笼子里的孩子!”龙剑在急急的呼唤中醒来,缓缓地睁开眼睛。他艰难地从千年冰床上坐了起来,嘴里吐出团团白气,茫然四顾。

? ? ? ? 千年蝠王施展隔空取物神功,收回玄冥珠,随着啪的一声,玄冥珠落进檀木盒子,微弱的嗡嗡声顿时消散无踪。

? ? ? ? 龙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好奇的瞅着眼前的冰宫,最后惊惧的眼神落在身躯高大,色如白雪,左眼罩上黑色的眼罩,头戴紫金冠,腰悬一把长剑,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的千年蝠王。

? ? ? ? “你是谁?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龙剑试图从冰床上一跃而下,却不料从冰床上跌了下来。

? ? ? ? “我乃千蝙蝠一族的蝠王,你先是被水族的水蛇蓝欧鹭咬伤,已经昏迷多日,后又被水族之王祁吸血,幸亏有玄灵子的疗伤圣药九转还魂丹暂时保住性命,本王方才将你从鬼门关救回。这里正是我族疗伤的圣殿冰宫。”眼见龙剑跌落,千年蝠王从冰椅上一跃而起,身形快如闪电,眨眼间到了冰床旁,稳稳地接住龙剑,轻轻将龙剑放在地上。

? ? ? ? “你且看那病床有何异样之处。”千年蝠王揩了揩额头上渗出的汗珠说道。

? ? ? ? “咦,那是什么?”龙剑扭头看向身后的冰床,一脸惊讶。

? ? ? ? 透明的冰床上留下龙剑躺下的痕迹——黑色的龙剑身形,恰如泼上的一层墨汁。

? ? ? ? “我用千年功力催动我族的圣物玄冥珠,逼出的你体内的奇毒被千年冰床吸取,以至于留下一滩黑色的污渍。”千年蝠王言罢,哈哈大笑,“小子,你经历如此奇遇,此刻已经拥有了凡人苦练百年方能拥有的功力,实乃因祸得福。长期的昏迷导致你身体需要,休息片刻后,你便会身轻如燕,掌可碎石。”

? ? ? ? “谢过蝠王救命之恩!”

? ? ? ? “不必言谢。我族曾经受到水族的蛊惑,干了伤害人类的坏事。如今,我也是受神游太虚的玄灵子道长所托,救你性命。算是我蝙蝠一族将功补过吧。”

? ? ? ? 就在这时,往事汹涌而来,宛如一张张切换的旧照片,在龙剑的脑海不断的闪过。终于,他找回了丢失的记忆。阿霞美丽的形象顿时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

? ? ? ? “我的妻子阿霞现在在哪里?”

? ? ? ? “阿霞和清衣此刻正在幽冥深潭勇斗水族之王祁。”

? ? ? ? “我要去助阿霞打败水妖!”

? ? ? ? “小子,你虽然无意间增长了百年功力,但是以你现在之能,即便是赶到幽冥深潭,不但帮不了阿霞任何的忙,反倒是给她添乱。何不返回云雾水乡,拯救被水族攻打的小镇居民?”

? ? ? ? “多谢蝠王提醒。”

? ? ? ? “那我这就下山去了。”

? ? ? ? “慢着,回来。”

? ? ? ? “为何,莫非福王还有吩咐不成?”

? ? ? ? “哈哈,等你走到云雾水乡,恐怕居民早已经被水族兵士杀绝了。”

? ? ? ? “福王帮我!”

? ? ? ? “送你一程何难。众将士何在?”

? ? ? ? 千年蝠王话音刚落,随即传来吱吱吱的声音,守候在大殿外的蝙蝠兵张开蝠翼,一只接一只地飞进冰宫,在半空中连接蝠翼结成方阵。随后,方阵宛如飘落的叶片,徐徐地落在距离地面一尺高的地方便静止不动了。

? ? ? ? 龙剑会意,一脚跨上方阵,身体微微晃动后便及稳住身形,旋即冲蝠王一抱拳:“就此别过福王,救命之恩来日再报!”

? ? ? ? “小子别总是啰里啰嗦的,去吧。”福王一挥手,“你我有缘定会相见。”

? ? ? ? ? 蝙蝠兵团结成的方阵托着龙剑出了冰宫,穿过迷宫也似的蝙蝠洞,从隐秘的洞口飞出,朝云雾水乡小镇而去。

? ? ? ? ? ? ? ? ? ? ? ? ? ? ? ? 龙泉剑客

? ? ? ? ? ? ? ? ? ? ? 二O二O年八月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