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草丛与丈夫亲热时突下杀手:攒够失望,连好好分手都是奢望

近日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则资讯,贵州一女子因为嫌弃丈夫没出息,将他骗至草丛亲热,伺机刺伤丈夫,丈夫裸身夺刀追赶后死亡。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有多大的仇恨让这位妻子举起了屠刀呢?

丈夫一直在老家种地或在附近打临工,而她外出务工,见过了繁华的她,越来越瞧不上丈夫,觉得丈夫没出息。

他们有四个儿子,在女子看来,只要除去丈夫,就能够和儿子们好好地过日子了。见过世面的她,法制观念如此淡漠,仿佛与大家身处的不是一个世界。

她认为丈夫在家里什么都不管,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她来操心,她扛起了这个家的所有,这样丧偶式婚姻让她越过越心寒,所以动了杀心。

突如其来的不爱,都变成了猝不及防的伤害。

猝不及防的伤害都缘于日积月累的不爱,日渐滋生的恨意攒够了所有的厌憎,导致怨气在心中扎了根。

1、畸形的爱令人窒息

《隐秘的角落》中,张东升在家中几乎无地位可言,岳父岳母都瞧不上他,妻子一直想要离婚。

张东升带岳父岳母爬六峰山,趁机将他们推下山,他以为杀了岳父岳母就能让妻子回心转意,只有他能够依靠,然而杀人并不能留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网上有个梗:想去爬山吗?一秒下山的那种。看了电视剧才知道,这梗原来是这么来的。

做父母的哪有不希翼孩子幸福的呢?张东升想请岳父岳母劝劝妻子,因为妻子比较听父母的话。岳母当时说的话其实挺有道理的,她肯定了两人相处多年肯定有感情,但婚姻这种事,不能强求。岳父也说了,就是希翼女儿过得幸福,她有获得新生活的权利。也对啊,不爱了,就放手,强求从来都是为难自己为难他人。

张东升应该是很爱妻子的吧,知道她外面有人了,还依然想要挽留。张东升说:“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像我对你这么好了,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你了,毫无保留。我现在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可以接受。”妻子徐静明确地对他说:“我不爱你了。”

不爱了,所以不想将就着过,我理解徐静想要离婚的心情,但是她太急迫了,貌似婚内就出轨了。她骗张东升要去广州学习交流,实际上并不是。

张东升换掉妻子常吃的药,让她游泳时就像意外身亡。之前的贵州女子是因为不爱就杀人,因为太爱原来也会杀人,求而不得所以毁掉。

2、武大郎的恶姻缘

《水浒传》中的武大郎,生得短矮,面目丑陋,浑名叫三寸丁谷树皮。而他的娘子潘金莲则生得妖娆风流。她因为得罪了主家,被主家怀恨在心,倒贴许给了武大郎。

武大郎懦弱本分,可潘金莲却瞧不上他这样的人物,格外的不安份。武松到哥哥家时,她还想勾引武松,被武松骂了一通,说她不知廉耻。因为有公务,武松要离开阳谷县一段时间,他临走时嘱咐哥哥要晚出早归,多在家中待待。金莲除了每天骂骂武大郎,倒也相安无事,直到那一天,她遇见了西门庆。

因为叉竿打到了西门庆,西门庆便惦记上她了,通过王婆勾搭上了潘金莲。

不到半个月,街坊邻舍都知道了,而枕边人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

武大郎去捉奸时,本想揪西门庆,却因为矮小,被西门庆踢了个窝心脚,倒地不起。后来王婆献计,让潘金莲毒死武大郎,然后一把火烧干净,了无踪迹,武松回来也没奈何,这样他们就能做长久夫妻了。

潘金莲把砒霜下到药里,毒死了武大郎。

武松回来后查明真相,为自己的哥哥报了仇。

潘金莲根本就不爱武大郎,即便没有西门庆,也会有东门庆,老话说得不错:强扭的瓜不甜。

喜欢帅哥没有错,但害人性命就太可恶了。

不匹配的婚姻,维持下去是很困难的。性格、思想、认知各方面的差异,没有办法强融到一起。一个爱风流,一个老实本分,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有办法结成善缘。如果一个懂得放手,一个心存善念,也不会造成两败俱亡的场面。

如果不爱,请别伤害,试着转身,学会放手。

3、最温柔的放手

古人的放手,也是那么地温柔。

敦煌莫高窟曾出土过一份《放妻书》:

盖说夫妇之缘,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结誓幽远。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生结缘,始配今生夫妇,若结缘不合,必是怨家,故来相对。妻则一言数口,夫则反目生嫌,似猫鼠相憎,如狼羊一处。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蝉鬓,美裙娥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解怨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不爱了,并不意味着一定为敌,也许缘分已尽,不必强求。朝朝暮暮的过往,记着最美好的温情,不爱了,就放手。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这样的分手真好!大气!

(图片来自影视截图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