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霞-88

? ? ? ? ? ? ? ? 第八十八章:终极一战

? ? ? ? 水妖祁无论是主动攻击还是近身游斗,亦或者是闪躲腾跃,其身形迅速敏捷,身体轻灵飘逸,脖子伸出仿佛可暴涨百尺,使出的蛮劲堪比九头大象的力气。

? ? ? ? 岳飞创下的沥泉枪法本就招式古朴,举重若轻,招招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阿霞也是不甘示弱,手中的一把沥泉枪更是宛如灵动异常的蟒蛇,一丈八长的蘸金枪上下翻飞,进攻中有刺、戳、点、扫、挑,防守时有格、拨、架、挡、淌,一道道银白色的枪影在暗夜中四散开来,寒气森森。

? ? ? ? 不一会儿功夫,阿霞和水妖祁已经斗了二三十招。

? ? ? ? 不分胜负。

? ? ? ? 水妖祁心道:“修行千年,本以为解开封印的自己必定是天下无敌,三五拳便可打得小丫头满地找牙。谁成想,阿霞比起当年的七公主只有更强,不会更弱。”

? ? ? ? 阿霞担忧龙剑的安危,心中不免焦躁,暗想:“看来水妖祁身为水族之王,本领非比寻常,三下五除二的打败祁,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 ? ? ? 一人一妖直打得天昏地暗,从幽冥宫殿一直打到宫殿外的潭底。沉沉潭水被卷起,形成惊涛骇浪,躁动不安的鬼草随波荡漾,宛如厉鬼披头的散发。

? ? ? ? 水妖祁一拳砸出,拳头推动潭水,深潭瞬间形成一道巨浪冲向阿霞的面门。阿霞双手转动沥泉枪,使出自创的一招旋转乾坤招式,枪身急速旋转,形成一道圆形的盾牌。巨浪撞击在潭水铸成的盾牌上,碎裂成雪花似的水沫。

? ? ? ? 刚刚潜到潭底的道童清衣被飞溅的水沫扫中,饶是练就成铜皮铁骨的身体也是隐隐作痛。

? ? ? ? 水妖祁见铁拳不仅没有打倒阿霞,此时阿霞又来了去而复返的重量级的帮手,心里不免打起鼓来。

? ? ? ? “来来来,水潭狭窄,无法施展拳脚,咱们到岸上去,拼个你死我活!”没等阿霞和清衣回答,水妖祁便往上窜去。

? ? ? ? “清衣,快点上马。别让祁跑了!”

? ? ? ? “它跑不掉的!”清衣闻言,双脚在鬼草上一点,一个箭步跃身上了马背。

? ? ? ? 白马似乎知道主人的心思,就在清衣上马后,马上四蹄翻飞,迅捷地踏水而上。

? ? ? ? 水妖祁还是先一步跳出幽冥深潭,鼻孔上的铜铃叮当作响,落在地上时发出咚的一声,覆在鳞片上的一层青苔使得落地的它看起来像极了斯坦李和杰克.科比笔下的绿巨人浩克。

? ? ? ? 紧接着,随着一声雄壮的嘶鸣,白马驮着阿霞和清衣从潭中飞出,稳稳地落在潭边,肮脏的潭水顺着纯白色的鬃毛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 ? ? ? 道童清衣从白马上纵身一跃,在空中连翻几个前空翻,落在水妖祁的前方,动作飘逸潇洒。

? ? ? ? 从天空俯瞰黑森林,仿佛倒扣在地面上的一口烟熏火燎后的大铁锅,黑漆漆、死沉沉的。

? ? ? ? 临近子夜,皓月当空。

? ? ? ? 只是那月亮泛着血色的光芒,月光无法穿透这座诡异的黑森林。

? ? ? ? 黑暗中,水妖祁也不废话,双脚跺地后腾空而起,双爪抓向清衣,坚如钢铁的兽爪在空中划出一道闪电似的弧线。

? ? ? ? 清衣抖动手中的拂尘,一招野马分鬃,拂尘快如闪电的迎向水妖祁的双爪。

? ? ? ? 阿霞见状,拍马提枪,来助清衣。

? ? ? ? 阿霞手中的沥泉枪还未递出,清衣的拂尘虽然已经缠住水妖祁的双爪,但是却是未能完全锁死,一只兽爪抓破清衣胸前的道袍,发出玻璃碎掉的脆声,清衣的胸口顿时留下一道“三”字形的血淋淋的抓痕。清衣手中的拂尘往身前一拉一带,借力打力,将水妖祁斜刺刺的甩了出去。

? ? ? ? 水妖祁往前窜出几米,稳住它那庞大的身躯。

? ? ? ? “小道士,刚才只是给你挠痒痒!”水妖祁的兽爪一扬,一块灰色的碎布落在地上,“这次嘛,定给你开肠破肚!”

? ? ? ? “尽管放马过来。”清衣虽然受伤,不退反进,挥舞手中的拂尘,一招天罗地网,拂尘暴涨数尺,千丝万缕地似一张散开的渔网,罩向水妖祁。于此同时,刚刚赶到的阿霞挺枪刺出一招直捣黄龙,沥泉枪直刺水妖祁的胸口。

? ? ? ? 水妖祁惊惧于清衣的不惧生死,不由得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古怪的啸叫。

? ? ? ? 顿时,黑森林里走石飞沙。

? ? ? ? 尘沙中,一个乱石垒成的石怪突然的出现在清衣身后,一拳砸在清衣手持拂尘的右手手腕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自手腕袭向清衣的全身,拂尘从手中飞出,啪的一声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 ? ? ? 水妖祁逃脱拂尘的束缚,犹似漏网之鱼,向后一跃,堪堪躲过了阿霞刺来的凌厉异常的一枪。

? ? ? ? “哼,水族之王,我本以为你惯于水战,却是丢掉优势从幽冥深潭逃出,我以为你是找死的节奏,看来我是小瞧你了!”

? ? ? ? “哈哈,臭丫头,本王宁可战死,也不会像你们软弱的凡人一样,跪地求生!你孤陋寡闻,哪里知道本王的手段?告诉你,千里之内,木魅、水灵、山妖、石怪,莫不听本王的号令,无不受本王之节制。”水妖祁言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 ? ? ? 一旁的石怪抬起怪石嶙峋的手臂,握成拳捶打胸口,发出砰砰的声音,空洞无牙的嘴大张开,凹凸不平的碎石脸露出傻傻的笑,给人即是十分恐怖,又是万般呆萌的诡异感觉。

? ? ? ? “来来来,今日打个痛快,再战三百回合!”清衣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受伤的右手,变掌为抓,探向落在地上的拂尘。拂尘被一股无形的劲气抓起,徐徐的飞向清衣,调转的檀木柄啪的落入清衣摊开的右手中。

? ? ? ? “好俊的招式!”阿霞由衷的赞叹道。

? ? ? ? “阿霞谬赞了。比起师傅,我这少林龙抓手功夫只是学到了皮毛。”

? ? ? ? “花拳绣腿也敢在本王面前卖弄!废话少说,吃我一拳!”水妖祁勃然大怒,走向受伤的清衣,挥拳便打。

? ? ? ? “休得猖狂,看枪!”阿霞从白马上一跃而起,舞动沥泉枪,一招横扫千军,击打水妖祁的头部。

? ? ? ? 清衣将右手中的拂尘换到左手上,旋即左手使出拂尘神功,右手衣袖功,加入战团。

? ? ? ? 石怪也是不甘示弱,举拳来战。

? ? ? ? 恰在这时,随着一声嘹亮的马鸣,白马踏地有声,奔跑着低头撞向冲过来的石怪。正挥拳欲打清衣的石怪猝不及防,被马头撞上其硬邦邦的肚皮。白马的冲击力顿时将石怪掀翻在地。

? ? ? ? 阿霞见状,不由得喜上眉梢,将沥泉枪使得出神入化。清衣更是将衣袖功舞弄得变化莫测,左手中的拂尘也时不时的使出玄妙的一招。

? ? ? ? 水妖祁被两位绝世高手左右夹击,饶是它是修行千年魔王,亦是被打得手忙脚乱,应付不暇。

? ? ? ? 这边,石怪虽猛,在历经无数战仗的白马面前也是讨不了半点好去,不时的被白马飞起的马蹄踹上一脚,打得东倒西歪。

? ? ? ? 水妖祁渐渐不敌,于是再次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森严的獠牙,发出不久前的古怪的啸叫。

? ? ? ? 顿时,飞沙走石。

? ? ? ? 沙尘中,地上的石块不断的聚集垒高,渐成人形。

? ? ? ? “遭了,若是再来几个石怪相助水妖,我和清衣必将横死在这荒无人烟的黑森林里。此时还不出手,更待何时?”阿霞思于此,马上变招,使出绝杀技长河落日招式。

? ? ? ? 只见阿霞手中的沥泉枪从手中飞出,化为万千条灵蛇,张嘴咬向水妖祁。

? ? ? ? 清衣眼见时机已到,也是忽地掷出拂尘。随着他嘴里吹出的音律,拂尘仿佛长了腿脚似的在空中游走,噼噼啪啪的击打水妖祁铜铃也是的双眼。

? ? ? ? 此时,水妖祁一方面被拂尘打得眼花缭乱,另外沥泉枪化作的千万条灵蛇更是死命的咬在它身上,先是撕裂覆盖鳞片的皮肉,随后钻进体内横冲直撞,乱啃乱咬。它不由得哇哇的怪叫出声,片刻后口吐绿色粘液,栽倒在地,先是扭动巨大的身体,垂死挣扎片刻后,便一动不动了。

? ? ? ? 十数个大小不一的石怪已经奔过来将阿霞和清衣眼团团围住,挥出的拳头就在即将击中两人的瞬间突然冻住,停留在空中。就在水妖祁栽倒后,石怪们轰然倒地,它们身上的石头瓦摆脱落,落在地上的石头滚向四周,扬起阵阵尘土。

? ? ? ? 与此同时,和白马斗在一处的石怪也是支离破碎的倒地身亡。

? ? ? ? 沥泉枪穿透水妖祁的身体,牢牢的将其钉在坚硬的地面上。

? ? ? ? 随着一声轻啸,清衣收回浮在水妖祁尸体上空的拂尘。

? ? ? ? 阿霞缓步上前,伸手拔起沥泉枪。

? ? ? ? 尘埃落定。

? ? ? ? 黑森林中的千年古树开始发生巨变,树身上的颜色由黑转绿。

? ? ? ? 青草破土而出,给不毛之地披上绿衣。

? ? ? ? 混浊难闻的空气清新起来。

? ? ? ? 银色的月光如水银似的泻在古树上,透过层层叠叠的绿叶,洒下斑驳。

? ? ? ? 幽冥深潭的沉沉潭水清澈起来,水面上的蓝莲花在月光下怒放,吐露缕缕的幽香。

? ? ? ? ? ? ? ? ? ? ? ? ? ? ? ? 龙泉剑客

? ? ? ? ? ? ? ? ? ? ? 二O二O年八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