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中草

秋意渐渐的浓了,树叶渐渐变黄,走在路上偶有掉落在肩头的叶子,“一场秋雨一场寒”,终究抵抗不了四季轮回的变幻,万千斑斓的色彩终将回归成单色调。

每年春天,陪母亲把温室花盆里面的花宜居到户外已经成为一种日程。也许是“大树底下好乘凉”,也许是几年的折腾,这些花花草草早已经熟悉。平米大的土地,花隔居分布,与旁边的杂草交相呼应,倒也不显得突兀。

经历了春雨细朦胧,度过了夏日炎炎,躲不过秋意的悲凉。金秋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花该回家的日子。一盆盆的花从土地里面移到花盆中,看着最后一颗绣球花,我不知道自己的花铲要不要在这两物之间横亘?

绣球花旁边一指的距离有一颗不知名的杂草,它有四五个叶子,白色的茎部一层层裹紧,茎部以上的叶子成细长的柳叶,在已经花谢的绣球花旁不失一分姿色。

母亲看不下我这般犹犹豫豫,“不舍得就搬回家吧,三十岁的人还像个孩子,且看未来吧。”

因绣球花喜阴,乐水肥,而这颗不知名的草也许更适合阳光和干燥的环境。

一周后,绣球花还是原来的模样,这颗草早已变了样子,浑身泛黄,修长的叶子也变得邋遢,无精打采。我一生气拔出这颗草扔回了原先的空地上,自生自灭。

伴随着一场秋雨,某天我突然发现这颗草在这片空地上独树一帜。

母亲说:“花有花命,草有草命,像人各有各的命,只有适合自己的,才能活出自己的命。母亲已经六十岁,六十岁,知天命的年纪。现在想来:也许母亲当时只是安慰我,早已预测到未来。

我不明白难道这就是“物竞天择”,明明最初谁也不逊色彼此?

后来这颗草终于化作春泥,我也明白了,有了大地这个媒介,大地接受了所有的阳光雨露,让所有的物种在这片天地上自由发挥,所有的物种也不忘使命,有花争妍斗艳供人欣赏,也有草甘愿化春泥,形成共赢。

在这个利欲熏心的世界,有多少人像无头的苍蝇一路挣扎一路拼搏,最后头破血流,却不得法;又有多少人有了更好的平台,却甘愿做这颗草。

自古“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无尽的欲望,吞噬了原先的自己,变成了现在的面目全非。

上帝为大家关上一扇门,又打开一扇窗,意在告诉大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职责和使命,摒弃杂念,做自己才是对生命最好的诠释。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切都为时不晚。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