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子棋笑脸(107)

文~紫玉姑娘? ? ? ? ? ? ? ? ? ? ? ? ? 2020*2*7

五子棋笑脸

这段时间正好是处于全国疫情灾害较严重的时期,国家实施了封城封村的措施,我、小文文和文文爸每天待在家里,一起吃饭,一起休息,但几乎没有一起玩耍。


文文爸一整天拿着手机狂刷视频,巧的是手机有个性推荐的功能,所以,永远都有他看不完的视频。每天都沉溺在这种循环中,他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几乎都在刷视频。以前说好的不能沉迷手机,这话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某日,实在无聊,他才拿了一副扑克牌,和我一起打"找朋友",打了很多遍,我输了很多次,却越发来劲了。小文文在一边为我加油鼓掌,谁知,文文爸两手一摊,骏眉冷蹙,不耐烦了,“哎呀,不玩了,没劲!”


“哎哎……别走啊!”我拉住他的宽厚手掌,很讨厌他说走就走的态度。


这时,小文文也看不下去了,帮腔道,“爸爸,你为什么要走?继续玩呐!”


“哎呀!烦死了!”他不情不愿,重新回到刚才的位置,“那就再玩两局,说好了啊!要不然下次别找我玩!”


我不玩纸牌,我能去哪里?反正没人和我聊天,除了小文文了。这封闭的日子过得挺无趣,好在这也是我和文文爸一起呆过的最长的时间了。


“哼!”我的嘴巴抿成一条直线。小文文则是眨巴着双眼看着他爸爸,若有所思的样子。


两局很快就被我以失败而告终了,因为刚才的小插曲,我甚至都还没有进入状态呢!心有不甘,心有不甘啊!


我只好找来了飞行棋,教这孩子数数操控飞机,但他不太记得颜色的跳跃,数数经常出错。最可恶的是,小文文总是大力甩骰子,差不多使出了浑身解数。于是,那骰子高过了他的脑袋瓜,在空中优雅地转了个抛物线轨迹,又在重力的作用下,迅速垂落。骰子垂落了还不安分,还要在地上转啊转,也不知转了几个圈圈,最后钻进玩具堆里,躲藏起来了。


小文文慌忙去找,找来找去,没个结果。看得我头冒青烟,兴致减半了。


心里还是念着五子棋多一点吧!我决定教小文文下棋,这孩子似懂非懂,只知道排成一列就算完事,从来不管这列棋子有多少个。


每一个棋子的走向都由我来指点,小文文只管照做。玩了好几局,平平淡淡的,很是无趣,我又想到了一个更好玩的方法。


大家的棋子面对面列阵,分别朝对方攻击而去,完全到达对面且最快的一方将获胜。


小文文和我玩了好几局,直到一点兴趣都提不起了,才开口婉拒,“妈妈,我不想玩了。”


“喔,好吧!”五子棋的魅力其实挺大的,我依依不舍看着他走到玩具堆里。

以前我就有两个同学,她们是开朗的棋手,每天在别人呼呼大睡时,还打着电筒熬夜下五子棋。没有棋子图,就用格子作文本代替。那股狂热的干劲,真让我望尘不及。她俩都是开朗的个性,在寂静无声的寝室里,时不时爆笑出声,意识到周边环境,才及时掩嘴窃笑。


此外,我还遇到过一个温文尔雅的棋手,他性格比较文雅,喜欢独处,最爱网络对棋。不管是五子棋,象棋,还是围棋,他都有涉猎。可能不够精专,但也算是兴趣广泛,实打实的一个棋手吧!


不同于他们,我属于孤独的棋手,找不到人来跟我对弈,也不想盯着电脑下棋。


与此相比,更好的办法当然是用我的左手和右手对弈。这种下棋法自古就有,特别是一些皇宫贵胄,往往躲在深宅大院,一个人对棋,甚至能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书中也有提到一个人下棋的场面,即古龙小说《绝代双骄》里的花无缺,没有朋友,没有对手,左右手对弈,不亦乐乎?内心也许失落,但总比抱着大腿发呆而什么都不做来得强,他是孤独的棋手。


没有父子俩的参与,我在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孤独的棋手。孤独的棋手需要强大的意志力,还需要过目不忘的记忆力,我可能具备这两点。但我成为孤独棋手的时间并不长,屡次犯错。恼羞成怒下,我粗鲁把棋子打乱,塑料图纸气地皱起眉头来看着我。


我不理它,只朝小文文看去,“小家伙,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孤独的棋手了?”这没有效率的陪伴真真折磨人心,还不如


小文文莫名其妙看着我,听不懂我的意思。我淡淡一笑,“没事!不说了,看我来摆个图给你看。”


“好吧!妈妈,摆什么图?怎么摆?”他很好奇地过来看。


我拿出黑白棋,按照十字格子走向,黑白色彩,梳密不一,慢慢地在塑料图纸上摆人脸图。当它白色的脸部轮廓逐渐呈现,黑色的头发也逐渐成形时,我觉得它有些"人样"了。


小文文的眼睛逐渐睁大,惊喜万分,他指着棋子说,“噢噢噢!这是一个人吖,妈妈!爸爸,你快来看吖!”


他爸爸盯着电脑,瞥了他一个白眼,很不耐烦,“哎呀!一个人就一个人喽?真的是!自己看呐!”


我不满地瞪了文文爸一眼,粗鲁的一番话却并没有浇灭小文文火热的心,他依旧情绪高昂,热烈地为我鼓掌。我神情不由松快了些。


很快,我就摆好了一个人像,太好了,看起来很不错,有模有样,表情也很可爱。


小文文在我周围走来走去,戳着手,一脸洋溢着甜甜的笑。我也拿出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