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水道的一碗粥(123)

文~紫玉姑娘? ? ? ? ? ? ? ? 2020*5*23

文文倒的粥水


太阳挂在高空上,辛苦了一天,在傍晚时终于疲惫地下山了。我知道该做饭了,就把桌子收拾一遍,看到早上的一碗白粥利帽子,大大小小的泡。拿起来一闻,“嗯!天气太热,清早的粥竟然留不到晚上了?”

有些可惜这营养丰富的白粥竟然就这么白白浪费了,但一想到家里还没有冰箱,我又释然了,无可奈何之事呀!把饭煮好,菜切齐,一看钟已是将近六点半了,外面的天色暗下来了,时间不够了,晚上还要出去散步。于是我去打水, 同时崔晓文们快去到了那碗白粥,然后把粥拿到厨房给我洗干净。

小文文答应着就端着那碗出去,也不只听到我后面的话没有。我习惯了一次性吩咐完他所有的事情,怕他没听清楚,又给每件事安上先后顺序。有时一件事,经常是两件事。很少一次吩咐三件四的情况。

忙着打水时,透过厨房的窗户,我见到小文文走到了布棚面前,他放下小碗,用手拉开布棚,把铁扣子扣在铁条上,让布棚保持打开的状态。我弯腰把澡盆洗干净,又见小文文走出去了。

天黑得很快,小巷里的路灯还没亮起来,家家户户人都准备晚饭了,此时小巷里空无一人。

小文文端着白粥到了垃圾桶边,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 嗯,外面有坏人呐,有坏人呐!”

我急忙在屋里宽慰他,“哪来的坏人没有啊?哪个不回家吃饭了?就算是坏人也该回家吃饭啦!”话刚出口。连我自己都觉得此话完全没有说服力。



外面有坏人,这不正是我常常灌输给小文文的思想吗?孩子的世界是纯真无邪的,但大人的世界永远都是复杂的。外的世界有坏人,那是一句毋庸置疑的事情。为了小文文的人身安全,我经常要这样教他,真是无奈。非得要在他五彩斑斓的世界里头上是一抹黑,让他原本就天真的世界受到了不该有的污染。

然而此时的小巷里的确没有坏人,却也是是真实的情况。但这孩子最怕黑,外面一暗下来他就心慌慌,下意识就害怕地认定了小巷里有坏人。

果然,我话音刚落,他已经冲到了小院子里粉色金黄,在夜色的笼罩下。我依然能够清晰地看到她脸上的苍白之色,很快这小家伙就买埋头冲进了家里,|“砰!”一声,把碗重重砸在桌面上。

“小文文这么快就到了垃圾吗?”我漫不经心的问他。

“倒了啊!”小文文点点头,然后来到厨房搬了一个凳子,探头来看我正在炒菜的锅里面,“妈妈你炒什么菜?是我我喜欢吃的吗?”

我忙着繁草锅里面的蒜薹,担忧得提醒他,“小心哦,别抽他进了由飞翔烫的会见到你脸上啊!” 断了断我继续道,“煮蒜薹,蒜苔知不知道?”

“蒜薹妈妈蒜薹是什么呀?”小文文有些好奇,显然已经忘记了蒜薹是个什么东西。可以理解,因为大家家的确很久很久没有吃过蒜苔了,久到我都差点忘记了有蒜薹这个东西了。

“蒜薹?就像锅里长的这样子,蒜薹就是像蒜头一样的台呀!哈哈!”我嘻嘻哈哈的打趣道。

小家伙摸摸脑袋,仔细回忆蒜薹的模样,好一会儿,仍旧想不出来蒜薹的样子了。

“好吧!妈妈!”小文文闭上双眼狠狠吸一口空气中四溢的香气,吞了吞口水,“嗯,好香啊!”



“妈妈,锅里放点油,和蒜薹一起爆炒就好吃了。”小文文从凳子上跳下来,开心的手舞足蹈。

我宠溺的摸摸他的头,点头,“是啊,马上就得吃了。”

蒜薹很快就熟了,我把它们端到了桌子上,然后忽然想起厨房还有袋垃圾没有拿走,于是回到厨房提起垃圾就往外走。刚走到垃圾桶边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我有些奇怪,继续走到了桶边。

我随手把垃圾扔在桶里面,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右边的空地上(门前的排水,房屋隔离带)多了一滩粥和水。粥水之外的地方,尽是干干净净的水泥地,也就是说,这干净的一块地儿被小文文的错误行径破坏殆尽。

丝丝不悦感涌上心头,我皱着门头,大声吼小文文出来,“熊孩子出来看一下你倒的垃圾。”

“啊?”他问。

我说,“出来看嘞!”

半天过去,却是迟迟不见这孩子出来,就像要出嫁的姑娘害羞的,迟迟不肯从屋内挪出门来。

怒火腾腾直上,冲到头顶,我不自觉加大了一个分贝,“熊孩子,出来看看啦!”

小文文这才从门里面探出头来问,“妈妈,怎么了?”



我双手叉腰没吭声,小文文见我不说话, 从客厅奔出来,谁知道迎上了我布满阴霾的双眸,低头讪讪问,“妈妈妈妈怎么了?”

其实他是明知故问,多问几句,不过是试图驱散我眼底的盛怒罢了。

我心软下来,指着地上的东西低声了批评他的错误行为。“你看!怎么把白粥丢到地上了,垃圾桶就在旁边,你这样真的好吗?”

我极力克制心中的怒火,继续,“下次不能这样好不好?”

小雯雯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周岁,意识到错误。就用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平静地承认了错误,他说,“好吧!妈妈!也知道了!”

虽然这孩子不够胆大,但他这诚实的态度让我暗暗偷笑,这娃还算是老实的。我牵着她的手回到了家中,并端上一碗碗香喷喷的白饭,准备开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