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文救老鼠(113)

文~紫玉姑娘? ? ? ? ? ? ? 2020*3*22

外面的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又唱又跳,港口传来了轮船驶离岸边的噗噗声,幽怨而沉闷。清新的空气从窗外扑鼻而来,属于清晨那独有的沁人心脾的空气,把我体内沉积了一夜的废物统统带走,让我整个人顿时神清气爽。


跟在我后面的小文文迷迷糊糊的,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像是醉汉一样小腿撞到了洗衣机。 我眼疾手快把他拉住,鼻中忽然嗅到了一股恶臭的味道。

“ 哪来的臭味呀?怪了!”

我托着小文文忍不住回头问他。


小文文摇摇头说,“妈妈,我也不知道吖!”每次他说这句话时,习惯把"我"字的尾音拖地老长,听起来有点滑稽,却让我很受用,心情变好。


"好吧"! 我拽着小文文走进厕所里面出来的时候,又闻到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怪味。


我调侃小文文,“嗯?这是不是臭咸鱼的味道?太像啦!”


“咯咯……”小文文 一边笑一边摇头晃脑,“妈妈,是咸鱼的味道呀!但是这个咸鱼在哪里呢?”


我嗅着臭咸鱼的味道,注意到洗衣机旁边的桶里面有一双乌黑发亮的小眼睛。 小文文察觉我神情有异,目光也循着我的视线望过去,发现了一只红桶。这新奇的发现让他有些激动,箭步冲到了红桶边,朝桶里看去。


“哈!这里面有两只小老鼠,好可爱呀!”他慎重其事的样子,激动地有些通红的脸蛋让我忍不住摸摸他的脑袋瓜,萌娃子!


“哇塞!竟然又多了一只小老鼠呀!昨天晚上有一只小老鼠从热水器里跌落,掉进了你的澡盆里面。我本来想要抓住它的,但它却飞快的溜走啦!没想到这只小老鼠根本不知错,又过来偷食啦……”我跟小文文说了昨晚的事,又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补充了一下具体的细节。


小文文听得啧啧成奇,好奇心也被勾起,只不过他更关心那鼠的来处,“妈妈,这……这个小老鼠从哪里来?为什么要爬上热水器?”


我拍拍他家肩膀,“从外面跑进来,来偷吃十食物!”


小文文点点头,顿了顿,问题又来了,“那为什么外面会有小老鼠?”


我扶着额头,有些头大,“老鼠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然后就到了外面。”我找不到更好的词语,不知该如何回答。


小文文看着我眨眨眼睛,沉思了会儿,似懂非懂,随后点头。


我也跟着小文文凑上去观看桶里面的情形,扑鼻而来的是一股臭臭的咸鱼味道,只不过并没有刚才那般浓烈罢了。桶里面浸泡的是他爸爸让许多臭袜子,差点被我遗忘在这一个角落里面啦!


红桶里面的臭咸鱼数量颇多,臭水却很少。因此咸鱼们露出了水面,形成了水中的一块陆地。而此时,两只瑟瑟发抖的小老鼠正蹲在上面。看样子,它们蹲的时间太长,导致四肢僵硬,活动也受限了,以至于整个被迫保持这个警惕的姿势了。


“妈妈,两只小老鼠为什么会在里面?”

“哦,他们从窗外爬进来偷食,以为像平时一样,跳进来就能顺利的落到地上面,哪里知道这地上并不是平时一样空荡荡的,而是多了一只红桶。因为惯性作用,他们就会顺着冲势跌落入水桶里面。”


“它们饿吗?”

“是啊!不仅饿,而且很冷。你看他们像个秋风中的落叶一样瑟瑟发抖。”


我指着小老鼠们说。红桶里的小老鼠一只瞪眼看大家,另一只低头盯着黑色的袜子。它俩由于沾水的缘故,细短而密布的黑毛一搭一搭地贴在老鼠身上,像只狼狈的落汤鸡,还能看到身上白色的皮肉。


看这情形,两只小老鼠是一家刚出生不久个头很小。白毛刚转黑没有多久,会跑没多久。


“那要不要喂东西给它们?”


“喂什么?” 我向小文文投去询问的目光。 想了想,点点头说拿点菜叶子过来。


小文文飞快地摘了几条菜叶子过来,我投了几片叶子进桶里面。叶子落偏,竟然投入了水中,两只小老鼠四肢抬起又落下,却没有挪动一步,不知是失望还是漠视,总之它俩的视线没有过任何的改变。


“哎,妈妈,它们不吃叶子呀!? ? ”小文文失望的望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想了想,我又支小文文去抽屉里面拿花生,饱满的红皮花生看起来对小老鼠应该有极大的诱惑力。我说,“ 那给它们吃花生试一下嘛!” 我没有把花生掰碎,瞄准了小老鼠的嘴巴位置,轻轻投了两颗花生,两鼠各一颗。


后尾巴紧紧地挨在桶边的小老鼠仍旧没有什么表情。看了一眼袜子上的花生,动了动身体,随即恢复了原样,仿佛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而紧挨着它的小老鼠却往前跳了一步,低头嗅嗅花生,没有张口要吃的意思。而是继续蜷缩抖,像个坑筛抖个不停。


“还是不吃呀?他们不是很饿吗?”们奇怪的发出疑问。


我试着猜测,“是啊,但是可能这个花生变臭了,又粘了洗衣粉了,不想吃,水里面已经被我放了很多的洗衣粉啦!”

“奥。”小文文恍然大悟的样子可爱至极了。“那它们会不会饿坏呀?”


“对呀,不过我马上就要把它们全部消灭掉啦!因为他们整天来偷东西太可恶了。”我有些兴奋,甚至沾沾自喜,“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我捏住桶边缘。用力摇晃,桶里的小老鼠一个不留神被这突如其来的巨颤侧歪至一边,差点一头栽进水里。我及时停下,小老鼠歪至空中的身体顺着红桶朝左侧的冲势又给及时拉了回来,站稳了脚跟。


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又有些迟疑,“不过,这些袜子还能要吗?是把老鼠连同它们一起扔掉,还是单单扔掉老鼠呢?”


小文文犹豫了片刻,面露担忧之色,他说,“妈妈,你把老鼠们消灭掉,它们会生气的。”他死死盯着桶里面的小老鼠,心里直打鼓。


我看着他,他也看了过来,这时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沮丧的神情。刚要提桶走出去,内心开始挣扎着的我停了下来,脑海中似乎有两个小人在激烈的打架。


一个狰狞的小人点头说,一股脑把它们全部扔掉吧!否则他日老数东山再起,你屡防屡败。一个慈眉善目的小人却狠狠地否决了这个想法,他可爱的脸庞上是对老鼠们的宠溺之情。“放生吧!再给一次机会,它们毕竟他们的样子太凄凉悲惨了,也才刚出生没几年。再说了在孩子面前杀生,你又该踩死他们呢,还是直接装进麻袋扔出去呢?”


凶巴巴的小人朝慈眉善目的小人狠狠啐了一口,带着不屑讽刺道,“什么烂好人呀?今天放了它们等于放虎归山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慈眉善目的小人急得摇头摆手,急忙劝讲解道,“不急,不急!你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这是它们最后一次机会了。还是给孩子保留一点童真吧!太小了,并且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呀,在他面前杀生不利于他的成长。”


狰狞的小人心测测的冷笑,毫不客气怼他,“虚伪!”


慈眉善目的小人,纵是脾气再好,也怒不可遏,“你!”


小人飞快地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提起红桶,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便往外走。


房子后面有一块荒地,荒地上长着一棵结满了青色的果子的大树。我努力倾斜着红色的胶桶,但老鼠却一动不动,可能它自己无法相信落魄到这般窘迫的境地,竟还有敌人来救吧!


小文文蹲在我身边的草地上,有些好奇地等着小老鼠。探头过来看,谁知脖子都酸了,没见着小老鼠钻出红桶。“妈妈,这小老鼠怎么还不出来呀!”


“是啊!倒出来,让小老鼠出来,它们可以爬到树上吃水果,再也不会爬到家里面偷东西吃啦!”我指着旁边的大树告诉小告诉小雯雯,同时用力摇晃桶身,尽力把桶壁放平。


一只小老鼠挪动四肢,尝试朝桶外走了几步。而这一切被另一只小老鼠看在了眼里却无动于衷,它只是收回视线,扭头继续发呆。这孩子凑过来看热闹,见这情形,心中一喜,忍不住催促,“小老鼠出来,快出来呀!”


“呵呵,慢慢来……”继续摇晃桶身,见那小老鼠缓缓前行数步,耳朵动了动,仔细听着周遭的动静,察觉不到危险了,又继续走。


“噢!噢!”文文舞动双手,欢呼雀跃,脚下的青草被他尽数踏平。大家哈哈大笑,压下性子耐心等待那小老鼠爬出来。半晌,它才慢腾腾地出来了,小小的身体仍在微微颤抖,抖擞着差点倒在地上的老树枯枝败叶之上。


“啊,它出来啦!”拿根树枝戳戳逃生的小老鼠,它猛然惊醒,加快了逃走的速度,钻进枯枝堆里,隐没在我看不见的黑暗旮旯里。另外一只小老鼠乌黑的大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了。


小文文扫了一眼红桶,发现另外一只小老鼠呆在桶底蠢蠢欲动,却又碍于我的存在而害怕得不敢朝前挪动分毫。小老鼠望了我一眼,朝桶底缩缩脑袋。小文文这下子就觉得奇怪了,“这只小老鼠为什么不出来?他……他……又躲进桶底里面了。”


“哈哈!他怕大家啊,看我的。”说完,我又用棍子借力,把小老鼠往桶口推了推。但它身体朝前倾了倾,脚下却像是被一颗钉子钉住了一样,爪子牢牢抓住袜子,纹丝不动。


“它都没动啊,一动不动,妈妈。”这孩子又有疑问了。


“是啊!一点也不醒目,我再用点力。”叹了一口气,加大了手里的力度,小老鼠还是没朝前走出一步。再加一把劲!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手上的力度再加了一层,小鼠终于在推力的作用下朝桶口慢慢移动。

好不容易,它终于到了桶口,我丢了棍子,缓缓提起桶底。里面的水流出来了,我怕连带着袜子被冲出来,不敢再提高桶底,只好固定姿势保持不变。


老鼠就像是七八十岁的老爷爷,手脚哆嗦着走出了这个可怕的地方。

“妈妈,老鼠爬得太慢了。”就在文文快没有耐心了,差点要冲上去帮忙拖拽其出来时,老鼠终于没有辜负他的希望,成功出逃了。小老鼠比同伴要更小一些,被冷了一夜,身体也快要冻僵了。我俩以为它快死掉了,没想到出了桶口之后,它爬的贼快,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走了,这下它们应该开心了,再也不生气了。”我和小家伙对视一眼,催他回家。


小文文开心极了,“好吧!饼干妈妈。”


我被这孩子逗乐了,他最近特别喜欢在称呼我之前加上一个物体的名词,估计这个说辞是从电视里面学来的。我摸了摸他的头,笑吟吟,“走吧!饼干宝宝!”


满是臭水和臭袜子的红桶又被我提了回来,暂且放一桶清水泡个上午再说吧!我心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