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坡子1

“生子哥,昨晚睡得可好啊?”

“不中,不中,没睡着,你们这床啊,太煊乎了,一宿都在做梦打滴漏,身子像悬在半空,没有咱们家的炕褥作。”

二哥,大名叫李国生,小名叫生子,刚刚来到我工作的城市里打工,是个木匠,我认为他肯定是个心灵手巧的木匠,因为小时候他给我用小刀咔嚓过一个木头手枪,类似于驳壳枪的那种,还给我做过一个粪叉子,用八号线做粪叉子头儿,六个齿儿的,密实,不像瞎耗子、二奔儿头、国军他们几个的粪叉子,四个齿儿的,只能捡驴粪蛋子,羊粑粑蛋儿就捡不起来了,我喜欢捡羊粑粑蛋儿,一看到那些小黑蛋蛋儿,就想起来秋天在苞米地的垄沟趟子里吃的黑烟黝。

二哥昨晚来得晚,在火车站的电话亭里给我办公室打了个电话,我去接的他,我住的单身宿舍虽然是俩床,但是行李就一套,就把他安排在了厂子的招待所,寻思让他享一宿福,谁知道对于他却是遭了一宿罪。

领着二哥到厂子门口的油条摊儿上,二斤油条,两碗豆腐脑,给二哥的碗里加了半勺豆腐乳,半勺韭菜花,叫二哥尝尝咸淡。

“这两样要钱不?”二哥指着罐头瓶子里装的韭菜花和豆腐乳问我,

“要钱倒是不要钱,但是这可咸啊二哥,少加点就行。”

“那可不中”二哥又分别把两样作料加上半勺,“没盐晶儿我可干不动活。”

吃着油条,我问起家乡的一些事儿,把自己对家乡了解的一些事儿,像韭菜花和豆腐乳一样,搅和在二哥说的事儿里,油条蘸着豆腐脑儿,吃得满下巴颏子油……

? ? ? ? ? ? ? (一)老丈人村主任

“现在咱们营子谁是大队书记啊?”

凡事都得有个开头儿,大队书记就是我和二哥说话的开头儿。

“哪有大队书记了,改成村主任了,现在的村主任你保证认识。”

“我认识?谁啊?”

“你哼是认识,是黄杖子的人,咱们和黄杖子俩大队合并成一个了。”

“快说说是谁,黄杖子我也没去过啊!咋还能认识?”

“你咋不认识,是你的老丈人!”

“噗……”一口油条豆腐脑被我喷满地,呛得我一个鼻子眼儿流出了韭菜花,一个鼻子眼儿流出了豆腐乳。“竟瞎说,东台子哪来的我老丈人!”

“哈哈,你看你这记性,咋不是你老丈人,你念书的时候他不是跟你妈我婶子说,他的三个丫头你随便挑吗?”

噢,一说这个我突然想起来了。

当年我是大家营子第一个考上高中的学生,这个消息不光在大家营子传遍了,在大家大队传遍了,就是整个公社都传遍了,就是因为有个龙王庙子集,叫白了就成了龙庙子集了。龙庙子集就设在龙王庙子公社所在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9,329评论 124赞 226
  • 走过你的脸庞 芬芳着你的笑容 给我千万种词汇 赞颂你的美 梦中的场景 你我共舞 聚光灯下的华尔兹 每一个细胞的跳跃...
    续刻光盘阅读 100评论 2赞 1
  • 今天降温了,有点冷,中午回去多穿点。我一直挺怕冷的,虽然去年冬天还在穿破洞裤。昨天买了一条打底裤,249,去年我还...
    刘清源啊她说阅读 29评论 0赞 0
  • 7.7号 中雨 天微亮,就激动地醒来,收拾好东西,准备向大家支教的山区出发。 车子行驶在山路上,云雾缭绕,如同仙境...
    文艺旁阅读 49评论 0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