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年华2

一周的培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王小白和张晓逐渐熟识了起来,彼此都知道接下来的半年要在一起生活工作,日常的接触相比其他学员自然要多一些。

通过聊天,王小白知道张晓是一位军转干部,大学英语专业,到水利厅工作三年了,以前在总参某局从事技术工作,正营级转业。老公是高中同学,儿子上小学五年级了。

“你这个专业怎么会想着到水利厅呀?”

“刚从部队下来,两眼一抹黑,到处投简历的,哪还敢挑呀,正好水利厅政治部的一个领导是以前的同乡,很快有了回音,也没想太多,就报到上班了。”

“那现在感觉怎么样?工作与预期差距大吗?”

“工作其实没什么预期的,我这个专业本来与水利就不相关,来了三年也没在业务处室干过,总是被人借来借去的,政治部干过,厅办也干过,信访办也干过,要么是文字工作要么是和人打交道,也无所谓专业的。今年又被借调到人社厅去了,干着实在太累,想着不能脱离本单位时间太长,这不赶紧借着扶贫的机会从人社厅跑回来了要不然谁想去村里窝着呀!你怎么会想下去呢?”

“我工作以来一直搞科研,累的要死,做的各个层次的课题也有二十来个了,可是现行的体制你也清楚,大家虽然名义上是科研院所,可管理上又是事业单位管理,科研人员没有什么自主权,比起搞咨询设计的同事要辛苦,却比人家收入低一大截。当然,也有人说大家落得个名声呀。说起这才最让人蛋疼,课题从申报到实行再到总结验收,各种做实验写报告,我连财务现在都被逼的门清,可是一到报奖的时候,就没我什么事了,各路领导纷纷挂帅上马了,辛苦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一个省部级的奖,实在有些心灰意冷了,就想趁着这个机会能做些改变吧,再不动动,过几年就四十了,科研的黄金期早过了。”

“一直想着你们科研单位挺不错的,没想到也有官僚作风呀!”

“没办法,你看领导不都是从厅机关下来的吗,来水科院都是想来镀镀金,那还不有荣誉就上呀。再加上大家这庙小都没见过大佛的,领导一来没多久就被惯坏了,提不成呀。”

“那你是该想想办法换个环境了,人挪活嘛。”

“是呀,所以一听说有这个扶贫工作组的事,动员会一开完,我第一个就报名了。”

“希翼你能达成心愿,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一周的培训很快结束了。

一场大雪为城市换上了厚厚白色大衣。结业典礼后还有一个月大家就要各自奔赴对口扶贫的村了。

“你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听说下面条件很差,还有各种小虫虫的。”

“没啥准备的,就带几身换洗的衣服,日常用品单位都给准备了,你也别准备太多,大家书记带队,准备物资的时候会算上你和彭处的。”

“好,那太感谢了,那我就先回了,有事联系哦。”

说完扬着笑脸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深秋的太阳, 露出苍白的脸, 努力驱赶冷风 我在你伸展的空中思索、记忆; 那春天的花、誓言; 那夏天的彩虹、流岚...
    皎皎者何污阅读 14评论 0赞 0
  • 有人说何必去管他人,徒惹心塞。把自己的事做好就好了,大家最应该管的只是自己而已。可常常,大家连自己都管不好,却妄想...
    穆堯阅读 54评论 0赞 0
  • 词写断,思难断,几时休?相逢未念今日,清泪染双眸。我笑女儿多梦,轻信薄缘空誓,爱恨不回头。但愿从今去,相忘莫相忧。
    莫愁Jessie阅读 447评论 5赞 21
  • 还在用手机看时间吗?掏出手机,点亮屏幕,再关掉手机屏幕。就为了看一眼时间,步骤会不会太复杂了点? 现在就给大家说一...
    高球动态阅读 166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