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东北人

? ? ? ?A市是个落后的地方,它的天空是灰色的,像一幅单调的油画,破败的山坡被工厂的浓烟所遮盖。废弃的钢铁废材压枯了墙角边的野草,偶尔会有一只很脏的猫,跳到被拆迁的残墙上小憩一会。

? ? ?张胖子是个国企工人,于几年前因厂子效益不好而被强制下岗。这一天张胖子又来到了常去的烤串摊,叫了几瓶天涯啤酒。“这些都打开么?”服务员小妹笨拙的问道,“都打开”张胖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满是老茧的肥手。不久这几瓶啤酒都打开了,隐隐飘出了凉凉的水汽,带了点清新的麦香。

? ?现在是8月的深夏,A市的夏天总是很炎热,柳树的枝叶无力的垂在都市的马路边,偶尔会来一阵热风,它们便懒散的动了动。店门口等活的出租车师傅摇下了车窗,嘴含着一根白色冰棍,无神的听着扰人的DJ歌曲,不一会睡了过去,冰棍从嘴里逃了出来。不一会,另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它的前面,下车的是一位消瘦的成年人约30多岁,穿着本地国企的机关服装,衣服很干净,看得出来他一定是洗的很勤!

?“哎呦,你来啦!我的好哥们”张胖子笨拙的起了起身,肥厚的屁股费力离开了椅子,把手搂在了赵瘦子的肩膀上。“哈哈哈,张大哥!”赵瘦子吃力的回答着,“坐下吧,老哥心疼你,看你大病初愈,请你撸顿串子!”“老哥,你看这哪和哪啊,弟弟好久不见你,这顿饭应该我请啊!”张胖子和赵瘦子坐在了摊位上。太阳更加的毒了,沥青马路吐着贴脸的热浪。“弟弟的病怎么样了?”张胖子问,“还是老样子,我的病根治不容易,于是去了一个很神的中医店,那老中医戴着眼镜看着像个老学究,不会骗人,于是抓了几服药,调理了一下!”“哦哦!来喝酒!”张胖子端起了酒杯与赵瘦子碰了碰,干!两个酒杯发出了明亮的响声,门口的出租车司机动了动眼皮。

?“张大哥,最近如何啊?”“还是那个样子,自从下了岗,国家减人员编制,我过的是一天不如一天!家里只有老婆去服装店卖衣服得来的钱喽!”张胖子无奈的摇了摇肥蠢的头,脸上的脸油把这个脸装饰的像个瓷娃娃,他又自己喝了一杯酒,之后打了一个嗝,赵瘦子嫌弃的看了看他之后说到:“张大哥,没有必要上火的,一会李总来了大家一起商讨办法嘛!”张胖子突然来了神采,像一只开心的海豹拍了个巴掌!“哈哈哈,老弟你这次真算是帮老哥一个忙,李总在你们厂子就是好使,我的事一定可以的。上次咱俩去他家的别墅,那真是一个气派啊!在新区的山边,空气清新,门口都是奔驰宝马,总有很多美女开着路虎进进出出,就连门口的保安都那么的有礼貌。”张胖子兴奋的抖着淡淡的眉毛,一边吃着刚上的肉串一边含糊地说着。“嗯,是啊,李总在大家厂子说话还是很好使的!你工作的事他一定有办法。”“哎呦,来喝酒喝酒,这真是麻烦了老弟了!”“没有,老弟应该的,以前我当学徒的时候,你没少照顾我啊,这是我应该的。”瘦子举起酒杯,嘴笑的很自然。老张突然变了目光,有了点不太协调的机灵,“赵老弟,办工作这件事需要多钱啊?”“三万!”瘦子很自然的说道,“哦,哈哈,赵老弟喝酒”“赵老弟,你别嫌弃,这家店我老来,肉串的味道好,来!你尝尝这个烤羊肉串!”瘦子接过了热热的肉串,上面还有火炭的灰茬,赵瘦子嫌弃的看了看,把肉串放在了他的小碟里。“我那老中医说过,要少吃肉串”张胖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幸亏你是良性的肿瘤,最近被这雾霾和食品安全闹的好多人都得了癌。”赵瘦子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于是转移了话题。“你家的孩子怎么样了?”张胖子擦了擦脑门的汗说到:“孩子学习蛮刻苦,这不每到周末,他的妈妈就带他去本校老师开的补课班,也就是小班课啊,这个必须要去的,要不老师不会照顾你家的孩子!”“哦哦”赵瘦子精干的推了推眼镜说到:“我家有个亲戚在小学,只教师节一天就收了一万块钱红包,现在的家长真的是疯了!”“一万还少呢!”张胖子神经质的往回缩了缩头,继续说道:“我家的孩子为了进实验班,我给校长拿了一万,给了他们班主任拿了五千,还拿了五千给了教育局的亲戚!”赵瘦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你要是把工作办成了这些钱会追回来的!”张胖子扭着眉毛。

?高悬在天空的太阳,谁也不会去看,有谁会顶着强光刺痛的看一个万年不变的圆球呢?马路的对面有几个人在互相叫骂,一定是醉了,找不到家!于是要打车去洗浴中心,投入到姑娘的温柔乡里。张胖子和赵瘦子渐渐的话多了了起来,两人的脸都微微的红了,但是并没有借着醉意来找更多有意义的话题。“这都几点啦,李总还不来?”赵瘦子打开了手机沉着的看着冰冷的电子表。“不知道,也许在开会吧!”“会不会忘记了时间?”瘦子摇了摇头,“不会的,李总说过今天要来”刚说完不久,一辆黑色轿车来到了小摊边上,下来一个约50年岁的人,穿着黑色的会议装,随手按了按车钥匙,黑色轿车便很老实的待在了停车位上。他拉了拉衣服,好让紧绷的汗衫透透气,他的头发稀缺,额头却很饱满,宽宽的国字脸,镶嵌着两条浓密的眉毛。

?“哎呦,李总!”张胖子抢着起了身,伸出了肥厚的手。“你好!你是小赵的朋友?”张总用低沉的语气问到。“哈哈,李总,对!这是我的朋友老张!”赵瘦子像换了一个人兴奋的说到,微红的脸荡起了紧张的笑容。“啊,你们都坐下吧,今天天气真热啊!”李总说完又不耐烦的拉了拉他的汗衫。

? 几个打闹的孩童经过了小摊门口,看见了李总的高级轿车,立即露出了羡慕的表情,黑黑的车玻璃拉长了他们的表情,夸张的扭曲着。“大家班的小雪家里也有一辆”胖胖的男孩麻木的说着,“她还用肾7手机,老师的关系和她特别的好!”瘦瘦的男孩生着尖尖而细长的脸,此刻眼中泛着亮光,“小雪会是我女朋友的,我俩还一起玩过最新的iPad游戏!

?张胖子喊了服务员,用恶狠狠的语气。“来几瓶啤酒,就你家最贵的那个!”服务员匆忙跑了过来,又开了几瓶凉啤酒,暗绿色而极具线条感的瓶体里冒起了无数小小的气泡,有秩序而近乎机械的爬着!不一会张胖子喝的醉了,赵瘦子敲了敲出租车的门,司机醒了过来,只见后座多了一个胖子,头歪着,嘴里喊着一些不清楚的话。“把他送到中华路”瘦子冷漠的说着。

?瘦子回到了摊位边,给李总拿了一万块钱。服务员拿来了热好的肉串,李总斜眼看了赵瘦子一眼,把钱抹到了兜里。然后不满的质问赵瘦子,“这是什么地方,肉串上还有木炭的灰茬呢!”赵瘦子连忙道歉,忍着李总厌烦的目光。

?张胖子回到了家,妻子问他和谁喝酒?张胖子倔了嘴回答道“两个在国企做官的,现在的官只认钱!我看着都嫌烦!”

?A市的每个夏天都是这样,让人昏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妈妈,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是所有身为母亲的女性群体中的一员,没有什么特别,要是真非找出什么不一样,那就是在...
    大宝的兔子阅读 114评论 5赞 3
  • 1清毅是我认识的一个盲人医生,一次突发的颈椎疼痛使我坐卧不宁、痛苦万分,几乎失去自由工作和生活的能力。于是,我走进...
    纾凝阅读 374评论 2赞 3
  • Xcode模拟器并没有模仿网络环境的功能,借助Hardware IO Tools,大家可以模拟当网络质量差时的效果...
    ShenYj阅读 322评论 0赞 1
  • 本人现在研一,心血来潮说下我大学四年的兼职经历。 大一:还是一个啥都不懂的小学妹,在赶集网里投简历...
    兰陵竹马阅读 184评论 1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