勺子又去哪里了?(161)

紫玉姑娘


2020.8.17

我在家里休息一天,小文文就由他大伯接回家。

大约傍晚五点,我听到外面的摩托轰隆声和小文文的对话,并没招呼小家伙。有人照顾他半天,乃是个难得一遇的天赐良机,一年难得几回闻,怎能如此错过?我继续哼歌甩头,音乐还是一如既往的回荡在客厅里,给我带来极致的震撼感。

一墙之隔的距离,他还有什么听不见,要不要进来找我就由着他。

太阳偏西,仅有的一丝光照也已退去,一看时钟,已经是傍晚的五点半了,离小文文放学至今已经有一刻钟!

“咕噜咕噜……”

突然肚子剧痛,我捂着肚皮飞奔卫生间,差点憋不住了。疼痛的感觉就像潮水一波又一波地涌来,远远没结束,我不敢草草了事。

约莫五分钟的光景,突然有人敲门了,隔着几道门传来了文文的大伯和他奶奶的对话声。

“要进去啊?”

“叫妈妈开门嘞!”

“妈妈妈妈,我回来了,开门……”

小家伙已经回来了,我还是解手不完的感觉,就冲外头大声喊,“哦哦,你要干嘛?是不是找勺子?”

“妈妈,我要找勺子,开门让我进去拿呀!”

“我肚子痛,拉肚子啊!没那么快出去。”

忽然想起,大门被我用铁门栓栓紧了,别人即便是有钥匙在手也别想着开门。

纷乱的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

我继续蹲坑,只是疼痛感让我有些烦躁感,该死的大柴胡汤让我一天拉数回,还吃了近一个月了。最近没什么垃圾排出,回回药性发作引发我肚子剧痛,然后就是跑厕所。垃圾毒素虽然被清除得差不多了,可是我对这副大柴胡汤已经产生了恐惧感。不仅奇苦难喝,还得忍受有时想拉肚子却拉不出的难受感。

只是为什么还是没有勺子?这一回究竟又是什么情况呢?

我胡思乱想了几种可能性,均是不得法。于是就想试探一下,如果我拉肚子半小时以上,他们会不会继续等小文文的勺子?还是让他用筷子吃饭了事?

但这仅仅是一个想法而已,事实上,我肚子疼了好半天,脚掌都蹲麻了,足足半小时了。

就在我稍微好点时,再次听到了外面的推门声,门上的铜环叮当响,催促我快点出去。但我仍是没办法,自己都麻木了,于是随便浮躁敷衍几句,把他们再次打发了。

就在我小腿都麻木时终于出来了,直立时有一瞬间的眩晕感,差点摔倒。我打开门时,见对面的铁门紧闭,也不好意思去打扰,赶紧找菜叶子准备我和文爸的晚饭。刚把空心菜择完,小文文又过来了,还是找勺子。

烦躁感又充斥了脑袋,我一言不发,阴沉着脸,钻进房里寻找手机壳夹层里的那张唯一仅有的五十元青色大钞递给小文文,“找不到勺子就拿去给你大伯买五六七八和回来。没找到一样的就另买一种款式,在加几颗糖果,好吗?”

心里已经把他们认定为一群史上最强奇葩中的奇葩了,哄孩子那是多么简单的事情,用不着为只勺子犯愁。

小文文“懂了”我的意思,带着我的指令传达给他长辈。

前脚刚走,后脚他奶奶来了,又吩咐我找勺子,我依样画葫芦回击了一遍,脑海里又多了三个字,“大奇葩”。

不一会儿,文文他大伯过来了,一脸茫然,探头问我,“你说什么?”

“噗噗”他弹了弹手里的钱,并且放在了饭桌上。

“去买几个勺子回来,找不到就不用等了,我拉肚子半天,你等我怎么等得到?”

我已经是尽量控制自己的烦躁感了,好像是来文爸家里五年多,第一次对他大伯发火,虽然没有夹枪带棒,但那语气已经非常不善,略带攻击性了。

“哦,去哪里买啊?”

他还问。

我差点就走火了,“去超市就行了!”

他应一声风风火火启动摩托车带着小文文,和他妈妈出去了,我在窗里边还能闻到一股汽油味的!

有十分钟了,小文文带着一只勺子回来了,我看着那尖头勺子,沉默一会儿,然后就没说什么?

他拿勺子一溜小跑过去,不搭腔了。

看着他瘦小却有骨有肉的身影,我静静地沉思了一会儿,祈祷他再也不要丢勺子了,因为他对于自己使用的勺子异常偏执。

去姨婆家吃饭的时候,他找不到自己的勺子,偏偏姨婆家里只有一个丑陋的饭勺,怎么看都不顺眼,于是他扔了放在碗里的勺子,宁愿饿着也不吃饭了。

他姨婆就过去哄他吃饭,他还是拧着眉头,不理睬她。最后他爸爸看不下去了,粗声粗气骂了他一顿,气呼呼回家取勺子去。

“哎呀呀!都是饭勺,为什么要家里的才能吃呀?”我阿姨呵呵笑问小家伙。

“因为,因为家里的勺子才是我的勺子!”小文文侧歪脑袋说。

我无奈一笑,摸摸他头发,觉得这家伙可爱。

今天又觉得他变得不可爱了,大老远吃顿饭还要回家拿勺子,勺子还必须随身带着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