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思念又一次惊扰了无眠

看惯了风雨也就看淡了人生,经历了生死告别再大的困难也就变得渺小淡然。


好怀念小时候的天真,爷爷奶奶溺爱的笑,父亲母亲忙碌的酸,日子虽然很苦一家人团团圆圆回忆起来却很甜。


那时候的天好蓝,小伙伴好多,和他们打架败了奶奶就会替我出面,我就成了他们当中的‘官’,拉帮结伙,打架骂人,上树爬墙,偷瓜窃桃,女孩子野得无法无天。


常常贪玩作业写不完,就会招来母亲一顿骂喊。爷爷偷偷的帮我把作业添上,第二天老师就会说:“把书包背上回家吧,让你爷爷来上学”。我悔过认错哭得稀里哗啦,下学又忘了老师的良言。


渐渐的爷爷奶奶在我的记忆里相继离去,他们走的时候我哭了,因为太小不懂悲的概念,只知到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天堂太远。


父母在农村打拼了半辈子,用全部的积蓄在城里买了楼。我学习上班一路走来都很平淡,现在想想平淡也是一种豪侈的幸福,父母陪在身边再冷的天也觉得很暖。


结婚生子,孩子母亲帮着照看,在他们知足幸福的笑声中孩子一天天长大,他们却多了皱纹添了白发,不知不觉中老了容颜。


父亲糖尿病综合症仅仅三天就在重症监护室中离去,没有一点征兆,天瞬间垮塌,泪水流了又干,干了又流,悲伤的情绪发了疯的宣泄,死神却没有一点怜悯,丢下我和母亲留守思念。


用一年的时间平抚失去亲人的痛,母亲得了腰椎管狭窄做了手术,好容易一年的时间康复又得了脑出血,我奔忙在家和医院两点一线。


刚刚脑出血出院半年,身体还没养好又查出了宫颈癌,我终于垮了,面对命运如此打击我彻底的崩溃,终于感到死亡的恐惧是那么可怕,我却无力回天。


子宫切除,陪母亲和癌症斗争了三年,她在痛苦中离去,我在这失去父母的痛苦中沉底,五年我的泪仿佛都流成了一条河,却不能换回父母聚守的心欢。


记忆是留住父母唯一的底片,没有了避风的港湾,孤单单的红尘中打转,坎坷的命运中辗转,时间慢慢缝补伤痕,悲伤的思念又一次惊扰了无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