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核陀螺(130)

文~紫玉姑娘? ? ? ? ? ? ? ? ? ? ? 2020*5*30

自制陀螺


很小时,就给小文文买了手动陀螺玩具,但他玩得不是很好,后来他爸又给他买了一个打枪的陀螺,他玩了几下,玩不转,就丢在一边了。也曾买过抽绳陀螺,但他只看着大家玩,却没打算动手,看到陀螺飞快地旋转时,他激动得拍手叫好!


陀螺不是男童最喜欢的玩具吗?为什么小文文不喜欢呢?所以我没再买过。


正是五月底,荔枝红绿相间时,有朋友送了文文爸一大把荔枝,连吃了好几天,没收藏于冰箱,很快红皮就变黑了。


因为我和小文文都易上火,不太敢吃,统共就吃了五六个,再不敢多吃。真是世事无常啊,以前无论吃几个荔枝,都没见过喉咙痛的情况,现在却不行了。正好小文文遗传了我的体质,也轻易不敢吃这类温性热带水果。


不过也正是得益于大家忍不住,偷吃了五六个,所以桌子上多出了六个荔枝核。红褐色的果核,在光线的作用下,发着逼人的亮光。


我指着它们问小文文,“这是什么?”


“荔枝核”小文文也不好糊弄,于是我糊弄他一番的心思只能作罢。小文文从小到大,吃的荔枝不超过十个,见过荔枝的次数也不多。很幸运他能认出这是荔枝来,真难为这孩子了。


不仅没怎么吃过荔枝,连荔枝树的样子也没见过。


不同于我,我娘家广西,特别是我大姨家,就种植大量荔枝,算是一个果农了。儿时,我和母亲弟弟们常常去她那里摘荔枝,顺带过六月六节气,吃一顿丰盛的饭菜。吃饱喝足回来,还提得一大袋荔枝回来,实乃人生一大幸事。


可惜了文文,这孩子无福享受这样的乡村生活。他生活在一个工业区,哪来的荔枝树?见也没见过呢!不由感概,他的童年生活比起大家这一代人,真是少了许多乐趣,少了许多激情啊!

荔枝核陀螺


除了吃荔枝,大家还喜欢拿荔枝核做陀螺,小文文没见过,今天教他做学学,就当作是上一节手工课了。


于是,我说,“小文文,去香炉里找几条红色的小棍子来。”


“哦,好吧!”小文文就在香炉旁边,但我猜,他不知道什么叫做香炉。他最喜欢玩香灰,但却不记得这红色棍子在哪里见过了。


他左看右看,没找到,“妈妈?在哪里?没有啊。”


我指着他身后的右边,靠墙位置,“你的脚板右边,看我的手。”


他看到左边去,没理会我,四处乱瞄,还是无果,“妈妈,没有啊,”


“有啊!没有,我怎么可能叫你去找?”我指着香炉,“看哪里,看我的手。”


半晌,小文文才顺着我的手势找到了香炉,看见炉里插着许多根红色的棍子,他问,妈妈,是这个吗?


“嗯,对,拿六条来。”我头也不回,找到了小刀,准备切荔枝核。


小文文完成任务回来了,将棍子放在桌面,垂首看我,“妈妈,怎么做陀螺?”


“嗯,很简单,看着。”我用小刀在荔枝核三分之二处切了一刀,留下有圆头的三分之二那块。又拿棍子折成我的拇指一指节长,插入荔枝核中间。很快我就切完了荔枝核,又折完了棍子。


小文文帮我把一根棍子插入荔枝核里。谁知,荔枝核中间的裂口极大,把细长的棍子刺入时,又掉了下来。“呃,妈妈,这个怎么这样的?”


我抓过来,用力把棍子刺去圆头顶部,勉强稳住了,就拿这个荔枝核,圆头朝下,抓着棍子用力一捻,松手时,荔枝陀螺已经在地上飞快地旋转起来。速度快到看不清荔枝核的真面目了。


“哇哇哇!太好玩啦!妈妈……妈妈,哈哈……”小文文举手欢呼,一跳一跳,像只快乐的兔子,可爱极了。


“呵呵……你来玩一个“我试探。


“可是……可是我不会啊!”


“玩了就会了,来,跟着我,看我再试一个。”


我又转了一个陀螺,它稳稳落地,极速舞动,像一个红衣美人在地上跳霓裳舞,舞姿优美,令人赏心悦目。


小文文学着,捻了一个荔枝陀螺,陀螺飞快甩至另一头,转动了几圈,就像一个迟暮的老人,中气不足,渐渐体力不支,停下来休息了。


“糟糕!”小文文吐吐舌头,眉头皱起。


我把它拿过来,捻了下,转动了它,又飞快地捻起第二只荔枝陀螺,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六只陀螺在地上舞动,就像六个穿红衣的美人无声地扭动着腰肢,柔若无骨,翩翩起舞,组成了一支舞蹈团队。


美人们盛放倒映在我和小文文的眼底,他不停拍手鼓掌,十分激动,可能他还有种看杂技的兴奋感吧!


过了一会儿,荔枝陀螺逐渐停止旋转,一切归于平静。


我决定和小文文比赛,看谁的荔枝陀螺转得最长世间。说着我捻动棍子,荔枝陀螺就从我的手里奔腾了出去,像是被困笼中笼里的鹦鹉,得到了自由,撒欢儿朝外面的世界展翅遨游,朝着向往已久的乐园奔赴。


小文文是最开心的,比这只荔枝陀螺还要开心百倍,哈哈大笑,葱白小指依样画葫芦,荔枝陀螺果然舞动起来。


我盯着他的荔枝陀螺,他看着我的荔枝陀螺,观察它们的速度,目光也随着肆意飞舞的陀螺而去。


这一场博弈很快便见分晓,小文文的荔枝陀螺速度很慢,而我的荔枝陀螺速度却快到看不清了。所以,当我的荔枝陀螺还在旋转,小文文的荔枝陀螺已经停止转动,它输了,他输了。


“哈哈!”我说,“小文文,你输了,我赢了,哈哈!”


“嘟噜嘟噜……”小文文摇头晃脑,毫不在意,因为,他输得起。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