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辛苦了,吃菜吧!”(160)

紫玉姑娘


2020.8.16


不加班的晚上,大家一家三口匆匆忙忙驾驭电动车回到家中,饿得争前恐后奔到饭桌边。小文文很乖,先夹肥肉到爸爸碗里,又夹了好大一块瘦肉到我的碗中,嘴巴并不是嚼着饭菜,而是说了这句话。

“爸爸妈妈辛苦了,吃菜吧!”

起因是文爸生气了,因为小文文端坐成雕塑,,抱怨个不停,“妈妈,可是我都很累了,我都搅不动饭了。”

我瞪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希翼他能够从我的眼神中体会到我怒其不争。但这娃何其小,压根不懂这些,他只是重复了一遍这句话。

不知该说什么,我就低头默默扒饭去,文爸也啪嗒啪嗒送饭,老长的耳朵,竟然像是没听到一样,但那眼神一个劲儿往文文身上瞟去。

以为我俩的“默契”能够让他“回心转意”,结果,这可怜的娃,赌气说,“妈妈爸爸,那我都不吃了!什么都不吃了!”

场景与我孩童时代有些类似,我那时就是一个肝犯胃的宝宝,饭桌上遇到不开心的事就肝气不舒,吃不下饭了,于是匆忙躲到房间里。而我爸爸妈妈一开始总是来哄我,后来就没耐性了,所幸不再理睬我。

本着闹着玩的心态,想要得到阿爸妈妈的关注,后来,这偶尔的举动变成了坏习惯,开饭就离席常常发生在我身上。我坐在房里呕气,听着他们有说有笑,听着肚子咕噜噜抗议,却低不下姿态回到饭桌。所以,我的童年有一段时间如此这般度过了。

这段经历让我也体会到了小文文的心情,但此刻我的暴怒代替了理智的思考,我不为他的行为辩解,也不打算纵容下去。可我也说过不想轻易对孩子发火,所以,我只好倒逼自己生出冷水来浇灭这可怕的怒火。压抑着的情绪不是好情绪,但为了孩子,我愿意压抑这份对他而言不公平的坏心情。

我加快了扒饭的速度,文爸也还在死扛,打算让孩子自己醒悟,谁知这家伙越发得寸进尺,他推了推饭碗,勺子不高兴了,“叮当”一声翻落桌面。于是,文爸也不高兴了,他说,“捡不捡起来?”他紧闭上鼓成馒头的嘴巴,像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狂风刮人人欲倒,俊脸上布满黑色的阴云,眼看 大家就要遭受他的摧残了。

吓得小文文朝椅背缩了缩脑袋,脸色煞白,可内心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着实给他壮了胆,他梗着脖子,“哼!什么都不要啦!”

这家伙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风骨让我为之叹服,但那仅仅是对于我而言的。

他的话等同于一道破空的闪电,加速了暴风雨来袭的速度。果不其然,文爸的脸更黑了,几乎能滴出墨汁来,他掷下饭碗,筷子也扔了。碗里的饭菜由于禁不住好奇心,跟着跳出来看一眼,才心不甘情不愿回到碗里呆。

咋咋呼呼的文爸把小文文吓得浑身不自在,手不自觉抖了一抖,我分明看到了他眼里的惊恐之色。他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快拿起勺子,搅我刚才倒了木瓜汁的饭,可是有的饭粒也不听话,非要从碗里蹦出来,让孩子更敏感。

事情就发生在一瞬间,快得我来不及思考应该要做出反应,小文文就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他颤抖着声音,弱弱地坦白,“爸爸,饭掉了!”

“呵呵……”文爸扭头气笑了,有种无力的挫败感,半晌不再言语。

好一会儿,见小文文还在等他做下一步指示,气得一个劲儿哆嗦,随即又怒骂道,“吃啊!再不吃扁你!”

小文文慌慌张张,低头乖乖吃饭,单单吃饭,没敢夹一粒木瓜,一块肉片。

整个互动过程被我看在了眼里,他的喜怒无常让我有些心累,一个人可以变,但脾气变得这么差,真的太差,太失败了!

我不置一词,原本要等着看他们的表现,这下可好,好好的一顿饭被搞得乌烟瘴气。

默默吃饭时,我心里还在找宽恕文爸的理由,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所幸文爸并不动手,他一个劲儿夹菜给小文文享用,自己却随便吃了几口菜,就扔下碗筷,摸摸肚子,打了一个饱隔,开启吃鸡游戏。

小文文变成了一个小大人,比其他孩童早熟,常常表现出其他孩子所没有的超前心理年龄,我在开心的同时也有丝丝担忧。

他是我童年时代的的复刻版,表现得异常成熟懂事,不够活波,比其他孩童怕事!

不过他爱笑,且很大笑,有点什么能够激发笑点的东西,契机,他都能夸张得咯咯笑。圆饼脸,白白嫩嫩,再加上眯成了一条线的眼睛,笑起来的那坨肉,特别可爱,让人忍不住总想要啵一口!

所以,他夹菜给大家的时候,是哈哈大笑的,因为菜很香,很甜,很合他的胃口。他还说,“爸爸妈妈多吃点吧!菜很美味的!哈哈……”

说到后面他忍不住径自仰天大笑,勺子里的菜跟着他的抖动一蹦一跳跑到了我和文爸的碗里了。

文爸指着孩子,赞叹文文,“终于开窍了!”

我乐得其所,真可谓,家有此娃,汝复何求?

孩子就是大家前世修来的福分,他是来报恩的,大家待他好,他会待大家更好!父母的滴水之恩,孩儿定当涌泉相报。大家的养育之情他会倾尽一生,穷极所能去孝顺,疼爱大家。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