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选择一个更为高尚的目标!

我可能聪明过头了,在人生的清早就学会了悲伤的心理,连文字都沾染上了悲伤的情绪。

若是他们想要,他们会有一千种方法打败我,从行为上、从人际环境、从心理上,人仅仅可以因为自身的狭隘而去痛恨另外一个人,而不允许那个人有所作为,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由心底咬牙切齿地为人们感到悲哀和厌恶。

从小到大,遭过无数冷眼,仅仅是因为样貌不符合他们心中的标准?有一段时间,在排队买饭的过程中都咬牙切齿,眉头紧锁,心一紧,愤愤不已。想必,我当时的模样更符合那些冷眼者心目中邪恶的形象了,“看!他的样子真恶心,瞪着谁呢?”“快别看,他看向大家这边了。”

我本是一个阳光开朗的人,直到有一天乌云密布,阴影笼罩在了我的头顶 。

我没有人可以述说,在他们看来,这其中没有问题,是我想太多了。然而,我还是过于敏感,连空气中的温度变化都能体察到,更别说直面而来的阴冷目光。这不是能够浮现在水面的问题,而是暗含在深水暗处的细微异物,是细菌、是污染。他们的敌意和恶意不是尖锐的,却像是时不时地用针头刺痛我,但不激怒我。

亲朋好友,老师同学,各有各的恶意,各有各的程度,其中也有正派形象的人,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些人的好还不够好,否则怎么会做出有意无意伤害他人的事情呢?

我的情绪没有到达顶点,就没有爆发的权利;我的抱怨对象也没有,因为人人都是刽子手,人人都在我的心头留下过痛苦的痕迹。

空气是我唯一的敌人。

于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自我否定,自我迷茫的循环当中,整日浑浑噩噩。曾经写下自我激励的句子进行自我鼓舞,但是治标不治本。

那些句子混杂了渴求改变生活的企求,充满了名为迷茫的惶惶不安,略带遇事则无从下手的青涩。这几年见的多了,了解的多了,也看到了关于未来的意义,那是可以触碰得到的意义。归根结底,我当时缺少了关于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认识,以及在这之后对于自我的认知。我没有认清自己的价值,没有准确把握住自己的潜力,所以才会认为自己一事无成,陷入自我不合理的批判当中。

这些冷眼者里面,又有多少是有真材实料的呢?我在理解这些之后,看到了自己的价值,认真地努力一番,发现自己也是能够做的比那些人更好,这本就没有什么好羞耻,也不存在高人一等的说法。而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心胸广阔到容得下别人,不斤斤计较,患得患失。

一个外教老师曾说,杜绝坏事的开始是从自己开始。善和恶本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会感染他人的能量,而大家的选择会决定自己的位置,是善是恶,是好是坏,该遭到别人批判,还是获得赞许?这都取决于大家的决定啊!

我想选择一个更为高尚的目标,比以往都高尚的目标:为他人带来价值,在他人的价值中看到自己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