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是不可能戒烟的。

吸烟的人,大概都曾经有过戒烟的念头。

有可能是在某个气氛熙攘的夜晚,女友依偎在身旁, 不经意间,透露出不喜欢爱人抽烟的态度,在摇曳的灯光与生物荷尔蒙的作用下,脑子一混沌就答应了要戒烟;

也有可能是某天忽然发现近日咳嗽不止,呼吸难受,又因为身边有某亲友罹患肺疾,所以脑子里忽而萌生出 “人生苦短,惜命如金”的想法,决定还是好远离烟魔,过上健康生活为妙;

亦有可能是不知是在知乎,又或是何处看了一篇鸡汤,一时糊涂,对自己曰了一句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于是发誓要将祛除自己的一切弱点,然而很不幸的,吸烟往往也会被列入为此等弱点之中,和熬夜、暴食和寻花问柳之流等而视之,而且事实上香烟一般都是第一个被抓出来当做自己失败人生的替罪羊,所以戒烟就往往成了人们’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的首要任务。

当然一般来说,在立下此番宏远理想之后,少则十天半月,多则半载,这些人就会怃然醒悟,最后迷途知返,弃暗投明。此乃甚幸也。

半年前我也曾经发过此愿,具体原因早已不得而知,总之就是误入歧途,浑浑噩噩数月不自知,所幸身边有好友直言不韪,于是我最后得以痛改前非,迷途知返。从此我就认定,此生不再尝试戒烟,要老老实实拜倒在尼古丁的裙下,视她为我终身唯一所爱之情人,一直到自己老死为止。

可是也会有些烟民在戒烟期间,往往会陷入神经衰弱,神志不清的状态,加之有可能会听信身边三姑六婆的谗言,最终把香烟完全戒断。此类人大多是意志不坚定之辈,一般无法委之以重任;姑娘们也切不可轻易对这等人托付终身。 你想,一个连香烟都能戒掉的人,天晓得他还能干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来?

经过这半年,我也已彻底明白,无端戒烟是一种对自己的灵魂进行残酷拷问的自残行为,而规劝他人进行戒烟则是一种妨碍他人享受清乐、干扰他人精神升华的不道德行为。

在这半年里,我是那般的不明所以,那般的浑噩,但是明明只需一根纯净如天使般的白色香烟,便可从此等痛楚中抽离,却因为自己那薄如蝉翼的脸皮,愣是没有胆量下楼去商店买一包回来享用,现在回想起来,实乃人生之一大丑态。

如今事过境迁,当初为何戒烟,确是早已不明。其实人为什么会产生戒烟这种念头,科学上尚无明确的说明,不过正如某些人类行为学家所指出的那样,人本身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有时候其实自己并不需要某物,却苦苦追寻;有时候脑海里明明想要得到某物,但是嘴里却总是说不出来---很多男士对待姑娘就是这么一例;嗯,也许只有造物的上帝才真正理解人类这一行径的逻辑所在吧。

总之我实在想不出我的脑子当初为何会产生戒烟这一下流的念头,但是这半年以来,因为我这一愚蠢的决定而对我生活工作造成的种种不便,实在是罄竹难书。

吸烟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有如东施效颦一般的凑热闹的吸烟者;另一种才是真正了解到香烟对于灵魂的益处的人;而这两种人的戒烟路径,会很明显的有所不同;

第一种吸烟者,往往是受影视作品上一些抽烟者的形象所感染,亦或是想通过抽烟与他人达成凑热闹式的人际交往而已。这种人往往声称戒烟是非常简单的,传说这种人,可以做到想抽便抽,但是如若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做到想不抽就不抽,并冠之以【强大的意志力】的美名。但是这种人何尝是真正的抽烟?他们连有烟瘾都称不上。但凡真正对一件事物上瘾的,绝对不会可以做到像抛弃一件过时的衣服一般抛弃它。这种人的抽烟,仅仅是一种物理上的肢体动作,生理上也绝非刚需,就如同饭后水果一般,可以吃,亦可以不吃,对于他们的内心, 他们的灵魂来说,抽烟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从概率学来说,用这种态度来对待香烟的人,他对于生活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大而美的追求,他们的生活往往就是起床上班,然后下班吃饭,兴许偶尔可能会约上三五好友打个球,然而便是不打这场球,对他们来说,其实无甚大碍,就像香烟一样。

但是无论是哪种吸烟者,要戒烟都要经过此阶段:开始的时候,咽喉可能会很出现痕痒的感觉,手上会不自觉地往口袋里面探索。这类症状,其实是好办的,买上一些口香糖放在往常放香烟的地方即可,过上二三个星期,这等症状自然而然会消失不见。

通常过了这个阶段,对于第一类吸烟者来说,戒烟可以算是完成了, 他们也往往会声称戒烟其实很简单,但是对于第二类吸烟者来说,真正的戒烟才刚刚开始。

对于第二种吸烟者来说,香烟往往已经失去了其生理上追求尼古丁的意义,继而变成了一种心理上和精神上的必需品。他们在经历过第一阶段的戒烟之后,就会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个社会会发展成如此的畸形形态,乃至于从价值观、道德观、世界观、生理上、心理上、政治上、经济上来说,吸烟是一种罪行,一种堕落?为何要通过舆论来迫使一个正直、善良的人采取戒烟这种方式折磨自己,违背其良心,使自己身心上不能随心所欲、放浪形骸?

举个例子,当大家一群人在一个小办公间里面,思索着项目的进展与将来迭代优化的方向时,总会出现思维卡壳的情况,这种时候,唯一合理且不突兀的情景应该是这样:诸君苦苦思索而不得其法,忽而某君从口袋里取出一根香烟,徐徐点上,当这跟香烟在焰火中走完它的生命进程之后,此君微微张开嘴唇,吐出一口烟,然后跟大家描述他脑海中刚刚想到的伟大妙想,然后诸君皆以为妙哉。于是一个有效率,有结果的会议就此结束了。

但是倘若大家假设该君从口袋里,掏出的是戒烟用的薄荷味口香糖,大家会认为这是一种下流龌蹉的勾当。你想想,当大家都在苦苦思索项目的前进方向之时,忽然从耳边传来某人咀嚼的声音,这个是多么令人懊恼的的声音啊!即使在会议室里面的人们不觉得这种声音是一种干扰,我也相信,因为这个咀嚼口香糖的声音,大家的食欲会因为某种不可描述而又不可明解的生理学机制,慢慢的启动开来,接着会议的议题会从项目的前进方向演变成下午茶应该点些什么···

所以你看,戒烟才是一种罪恶,不单折磨自己,也会在不经不觉中影响他人,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不道德的勾当。

至于我是怎么从这罪行中醒悟过来的,是因为这么一件事:

亲阵子有个好友出差来到广州,大家之间不曾碰面,算下来应该已有4年之久。想起以前,两个少年之间无所不谈,恋爱,学业,宇宙,哲学的种种话题,都曾经在缭绕的烟雾中被大家探讨过。那日我记得是一个周五,好友忙完业务已是入夜九点有余,于是大家就相约一起吃个宵夜。

须知道广州吃宵夜的话,最正宗的莫不过于在大排档里面,点上几碟炒牛河,再炒上一碟紫苏焖螺,然后右手持箸,左手夹烟,岂不妙哉?

那晚所谈的,无非也是一些生活琐事,工作压力,日后的理想与人生的规划,中间也会穿插地谈到最近年轻人买房之难,国际和平大业的现状等等。谈到激动处,好友便会从口袋中拿出香烟,点上,猛吸一口,最后徐徐喷出一口烟,颇有此生乐矣之感;而我看到此番场景,也是频频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取一根香烟,但是又想起大家在坐下来之时,已经夸下海口说自己已经戒烟,所以不好意思当场破戒,只得时时切换一下坐姿,或者偶尔站起来一下,好友高声扯淡之时,我也只是’嗯嗯’的回应着。

所以那日明明是周五,第二天是周末,大家本应该可以厮聊到深夜,但是大家的宵夜只吃了一个小时,好友便回去酒店歇息了。 过了几日,我的微信收到了该好友的留言,大意就是他觉得我变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不见了,他说应该是我最近这几年的工作压力太大导致的,劝我有空去散散心。

所以那一刻,我十分的懊悔那晚没有抽烟。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我去拜访一位客户,寒暄完毕之后,大家开始谈事。那人左手夹着香烟,右手对着投影出来的幻灯片挥斥方遒,颇有指点江山的气魄。而他吐出来的烟雾,在投影仪射出来的光线中显得格外浓厚。

大概是我看着他的眼神有点明显,他忽然停了下来,把香烟盒拿在手上,向我递来。没有说话,但是眼神中充满了友善。

这个时候,我知道悔悟的时候已经到来,于是我慢慢地伸出手,从盒中取了一根,然后点上了。

那个时刻我便明白了,我这个人,戒烟是不可能戒烟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戒烟,只能靠尼古丁维持一下生活这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