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里的父亲

幸福时光

父亲老了,头发白了,背有些驼了,今年元宵节摔了一跤,掉了两颗门牙,人瘦了,显得更老了。而我除了心疼却改变不了什么,除了流泪到流了很多泪,什么也做不了。父亲最需要我的时候,没在身边尽孝。我没敢朝哥哥要照片,哥哥却发了过来,因疫情不能前往的我,心都碎了。

电话里妈跟我说,你爸不让告诉你,不知道你嫂子打了电话。

与其说,当时父亲还不太清醒,但心里最惦记的还是我。即使拼劲全力说的“胡话”也把我挂在心上。这就是父亲,视我和哥比生命还重要的父亲。

父爱真的如山,因为厚重。不爱表达,却总是补充。说我好丢三落四,每次走时总是一遍又一遍提醒我,别落东西。

前几天临走的时候,父亲像往常一样提醒我“看看落啥没有”惹得母亲直烦“一天天,嘴可碎了!”

母亲送我下楼,总觉得手里缺点啥“妈,我得回去一趟,书落下了”妈笑了,在楼下等我。

父亲乐了,把书递给了我“好好想想,还落啥没有?”

“还有啥了,书是不经常拿的东西,所以落下了”说完,我跑下了楼,和母亲走到小区门口“妈,我还得回去一趟,钥匙落下了,昨晚用剪刀了,忘装包里了”说完,我和母亲都笑了“我爸不得说我呀!”

再次上楼,父亲啥也没说,还是笑着。在我眼里,父亲总是笑着,无论我让他多生气,他总是会原谅大家,从来没打过大家。哪怕是扬起了手,都得安耐住,又放下。

其实,我知道父亲脾气不好,还拿不起零活。曾经住农村的时候,菜园子都是母亲打理。就算是架围栏也是母亲用稻草绳、苞米杆,用“四股叉”当道具,独立完成。现在想起,父亲当时干嘛呢?太小的年龄,真的记不清了。但即使这样,母亲也离不开父亲。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更是母亲的靠山,只要有父亲,母亲心里就踏实。

这些年,父亲没让母亲自己在家过夜。他说母亲胆小;没让母亲自己出过远门,他说母亲怕生;没让母亲操过心,他说母亲没有主意。母亲生活中的劳碌,都是父亲允许范围内的,否则他绝不让母亲自己承担。

父亲七十多岁了,虽然由农村搬到城里十多年了,依旧很传统。只认春节,五月节,八月节,至于父亲节就是这几年的这天,我和哥过去吃顿团圆饭,算是给父亲过节了。

这天家里一般少不了三姑。也是迎着父亲的欢心。三姑单身,表弟不在身边,表妹家一大堆事儿,不会因为这不咸不淡的节日耽误了妹夫挣钱。父亲惦记三姑,啥事儿都得想到前头,而我也能找到父亲的心,让父亲更高兴!

父亲说,时间长看不着三姑就想,也许是年纪大了。父亲特别喜欢“抱团”每年都得把兄弟姐妹请家里吃顿饭,嘴里还念叨着,这日子没比的,天天都过年,做梦也没想到能住楼啊!父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总带着满足的微笑,发自内心的幸福就洋溢在脸上。

我和哥分别买各自喜欢吃的菜,就荤素都有,我和哥分别想着父母喜欢吃的菜,父母就欢心,我和哥都记着去接三姑,父亲就乐呵!

此时的家里,我和哥嫂包着饺子,老公厨房炒着菜,三姑陪父母聊天,禁不住打电话给老姑“来啊,大哥家可热闹了,做老多好吃的了!”

“不行,我太远,我要在双阳,我总去!一心思,大哥家就老好了,都在我心呢!你们吃吧?”

三姑撂下电话,复述着和老姑的聊天,幸福着父亲的幸福。

父亲节很简单,却很快乐,各自追求不同幸福的指标就不同。父亲经历了太多的不容易,现在只要我和哥好,就是父亲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