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盆夏至未至的麻辣小龙虾

麻小

夏天还没来,最近蠢蠢欲动的两瓣嘴就馋上了麻辣小龙虾。

麻小,麻小,光是一个麻字,就足够吸引一个地道的四川人。四川人喜欢麻辣,麻在前,辣在后。可想而知,麻有多么诱人,才能挤破头甩开辣。

落座在颇有感觉的昏暗店铺里,四下虽然全是客人,但隔着还是有一段距离。每个餐桌上,只有餐桌中间吊着一盏灯,灯不刺眼,发出的光,刚好照亮食物。

我和朋友,点了一盆麻辣小龙虾,再要了一份腌鱼,一分水果沙拉,还有米饭。腌鱼作前菜开胃打底,水果沙拉作为酣畅淋漓后的麻小的镇定剂。

片刻后,一盆麻辣小龙虾轰炸了整个桌面。色泽鲜红透亮,灯光照在小龙虾看似坚固的甲壳上,泛着未散去的油光。花椒,大蒜,尖辣椒爆炒过后,独特的香味悠悠从盆地散发,直冲我已经垂涎三尺的味蕾。

等不及欣赏麻小摆盘里狂躁中的优雅,带上手套就准备干一番大事业。有种爱,叫做边吃边体会,麻小的诱惑如此,怎么能让人仅仅远观了事。

吃麻辣小龙虾,讲究一套功夫。我自创的开端,是从盆底开始,具有破坏美感的举动。

从盆地小心掏出一只小龙虾,这只小龙虾与最上面的不同,它带了盆底精心熬制的汤汁。汤,食之神髓也。

拦腰抓起这只麻小,尾尖和头部所带的虾钳滴答流汁,快速将麻小翻身,双唇凑近,对着虾头,准确的说是已经去了虾头的上半身快速吮吸,浓浓的汤汁窜入口腔。麻停留在嘴瓣,辣匍匐在舌尖,稍重口味的汤汁滑入食道,三者有条不紊,让吃的人迎接一层层交相碰撞的快感。

真正剥虾的第一步,我选择从虾钳开始。虾钳看似坚硬,肉少,很多人会大方舍弃,实际上不是明智之举。虾钳里的肉不仅是虾身上最嫩滑的,而且剥虾钳,也能称之为一道艺术。

有的人巧手如簧,左晃晃,右扭扭,小心翼翼一掰,虾钳里的肉停在虾钳片上,稳稳当当地被拔了出来。想吃重口味就回盆蘸点酱,想吃麻辣中的小清新,就直接送到嘴里。

虾钳里的肉丝细腻,分量稀少,也显得格外珍贵。但偶尔遇到我这等莽夫,虾钳肉永远倔强不肯现身,就只能靠尖牙咬破壳,再用手一点点剥取。

如果虾钳吃的是小清新,那虾身吃的也就是中间那点弥足珍贵的虾黄了。

还记得小时候吃虾,硬生生地撇掉黄色的部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翔怎么长进了脑子里。

虾黄
从虾头处,稍微用力抬起前壳,虾黄就暴露在空气里。麻小的奥妙还埋在虾黄周围,去掉虾头后爆炒,浓郁的汤汁早已浸润两旁的虾腮。小心拨开虾腮,轻轻吮吸,舌尖从中间一勾,虾黄带着汁液就融化进口里,香腻的口感,配上后劲的辣。无爽一字,不能形容。

前戏足够充裕完满,吃到虾尾,才觉得自己大获胜利,做了蝉联将军。

一般来讲,活虾,经过烧制成麻小,剥出来的虾尾都肉质白嫩,Q弹爽滑,咬劲十足。

剥虾尾,手劲大的人,多了一项福利。那就是双手挤压虾尾壳,从尾头至尾尖,然后从虾尾头明显能发现虾尾已经与壳稍稍分离后,一头拽着虾肉,一手拽着虾尾巴,轻轻转动,合适的力道会恰到好处地将两者分离。

当然,遇到我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馋鬼,一点一点用手剥,享受螺旋式层叠的虾尾构造,也是不错的选择。

最后,必须要声明一点,麻小中有的龙虾因为要保持肉质的鲜嫩,所以并没有抽虾线,所以如果你不是奉着“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的宗旨,那就在剥出虾尾后,轻轻两瓣分开,虾线很简单的就能取出。

虾线 取出来

作为胜利的号角,圆满的腹地,吃完虾尾,手上只剩下可以称之为美丽的蝴蝶虾尾时,一盆麻小,直教人想大呼一声,痛快!

层层叠叠的美食密集感,从眼到心到身,都能被全然征服。望着盘里的躯壳,嘴唇上隐隐发出的麻涩,都诱使你将手伸向面前的红色深渊,吮吸,摇晃,抽离,一气呵成,只为获取这夏至未至的疯狂和力量!

麻小 嗨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