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会变

图片发自澳门平台网址大全App

前些年,我摆书摊时,每次去镇上赶集时,都见一个头戴草绿大盖帽的人,脸冷冷,在几个城管前后帮忙。

据说有城管员利用他的半性子,找了一顶破城管帽子,让他干得罪小商贩及菜农的事,会上来后,城管开始收卫生费。把票撕给商贩菜农,如不给钱或给钱晚了,就让傻辉掬菜或掂称,让你在屁股后撵。

他收别人敬的烟,总吸不完,都装兜里空烟盒中,等背会回家再吸。

到吃饭时,城管们坐一桌,另外就给他报一碗烩面,掂瓶白酒,给他报个猪头肉,坐另一桌先吃着,最后吃剩的菜都让他端去随便吃,他不管鼻青脸肿尽情吃喝,总喝得酩酊大醉,走在大街上东摇西晃,不想走了,就往路边合阶上一躺,呼呼大唾,直睡到太阳落山,他才爬起向家晃去。

每次见他面,都是头戴大盖帽,面戴黑墨镜——据说是在厕所拾的,嘴叨香烟,右手中指与食指熏得发暗而黄。

他性子不全,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缺心眼,整天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家里人对他也不指望不上,所以也就随他的意,只要不惹事生非,只要饿不着,冻不着他就成。

商贩及菜农对傻辉恨得咬牙,有一次趁天黑,趁他喝醉时,有几人用麻袋套住他上半身,好一顿苦揍,打得象只泥母猪,养了半月病,病好又重新操老本行。从此后,他不敢喝醉了,原来喝一瓶白酒,现在喝半斤,剩下的掂家再喝。

有天午后,他又喝醉了半醉,踅摸到我书摊前,头戴大盖帽,光着膀子,手拿大奶子的明星画报,如饥似渴地翻阅,眼神放光。

我那时也没生意忙,就逗傻辉:“辉弟,你相中那本上的明星,我就送给你,但是,你得把你的大盖帽和黑墨镜借我几天,我也威武威武,风光风光!”

傻辉开始很乐意,咧着少颗门牙的大嘴,忙说中,把杂志掖怀中,又听到我的要求,他急忙掏出明星杂志,唰地扔到书摊上。头摇得如拨浪鼓,后退着说:“那不中,我不干!”

“为啥?”

“这帽子和墨镜,是我的招牌,没有这两样东西,我就不威武了,也唬不住人了,我没用了,烩面,酒肉我就吃喝到头了!坚决不干!”他忿忿不平地离开,恐怕我拉住不让他走一样。

我大声叫着拉住他一只胳膊,他挣不脱身,只好停脚。

“那样行吗?这两天没集会,你也用不着帽子和墨镜,让我威武两天,也让我享受享受那感觉,到下次咱镇集会时,我早早带来,你早点来取,我保证不误你的事!”我去取过那本明星杂志,塞进他怀里,“这本杂志算我免费送给你,你拿家想咋看就咋看!”

傻辉想了想,觉得不吃亏,点头答应,把帽子和墨镜摘下递绘我,又叮嘱我:“下集,记住还我帽子和墨镜,千万千万不能忘了,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我急忙把帽子和墨镜放进提包内,装进工具箱,并向他保证万无一失,他才喜滋滋地边翻杂志边离去。

第三天集会时,我有意地失信了。

傻伟怒火冲天,骂我:“你气死我了!太不守信用,为啥帽子和墨镜没带来?这两样东西,是我的招牌,是我的资本!没有这两样,我的威风从哪来,谁还认我这个城管,中午谁管我饭?”

“你别骂了,我不是故意的!假如中午没人管饭,我领你去食堂,吃喝我结账,补偿你的损失,这总行了吧!”我诚恳地对他说。

中午时,傻伟失意地来到我的书摊前,他拉了个椅子坐下,不用说,他在等我管饭。

我问他:“今天咋样,没帽子墨镜真的不行吗?”

“今上午,那些卖东西的人,根本不尿我,有几个还骂我,还有几个扇了我耳光,我威风扫地!真气死我了!城管见我没用,也不管我饭了。看起来,这大盖帽子和墨镜太重要了!”傻辉悻悻地叙述和感叹。

我提前收了摊,把车子捆绑好,让傻辉坐车顶上,把车子开到一家饭馆门前,停在门右边空地。

我和傻辉共进食堂,找了个空桌坐下,向服务员报了饭菜。

很快,一盘炒猪肉丝,一盘凉拌黄瓜,每人一碗烩面,一斤北京二锅头,全端上了桌,我又要了一盒帝豪香烟,扔给傻辉。

我俩又吃又喝,俨然一对好友,很快就吃饱喝足。

傻辉打着酒嗝对我说:“大叔,你真守信用!让你破费啦!下集,你要记着,把帽子墨铳提前装车上,免得让我打饥荒!让你再管饭!”

“辉,你每会都干得罪人的事,心里好受吗?”我问。

“我这号人,懒散惯了,有人管饭管烟,也不用我掏劲,得罪人就得罪人呗,也是没法子的事!谁要能给我找一个,又管我吃,又管我喝,又不得罪人的活,这活,我再干是孬孙!我也不想给爹娘挣骂名,我虽然笨,但也知道好歹!”

“你身体好,满身力气,我前天去北街面粉厂换面,里边缺一个工人,这活我看你能干,每天五十块工资,管吃住,你看咋样?”我认真地对他说。

傻辉有些不自信,搖着头说:“我臭名远扬,得罪那么多人,人家老板会要我吗?”

“你只要肯出力,不怕脏,肯定能行!再说,老板是俺表侄,我作保,一定行!”我打消他顾虑。

傻辉不真傻,他答应下来,要我饭后就带他去看看。

我结了账,让傻辉坐车上,把他拉到面粉厂。

表侄见是傻辉,开始就是不同意,可能怕领不住他。

我让傻辉先出去一会儿,我单独跟老板说:“他不傻,就是名声坏了,你看他一身蛮劲,只要你调教好,一定会很顺手,再说,能让他走上正道,集会上的商贩,菜农都安生好多!都会感谢你!你就做次善事吧!算叔求你啦!”

老板想了想,就给了我个面子说:“那好,我收下了,今天就可以试工!”

我赶紧把傻辉叫了进来,听说把他收下了,他连忙给老板敬烟,嘴里说:“谢谢老板,你放心,保证让您满意,你指东,绝不往西,叫打狗,绝不撵鸡!”

老报让傻辉先去厨房压井边洗洗,又给他拿出一身工作服。

我看都已安排好,又叮嘱了傻辉一阵,就开车回了家。

过了几天,我去面粉厂专门见了老板,老板很满意。

我又见了傻辉,他正在加工间忙碌,见是我来,边干活边对我说:“太谢谢王叔,你让我走上正道,从此我也安了心!你放心,我会用心干好,等我攒了钱,我还要找个媳妇呢!”

从此后,集会上少了戴大盖帽和墨镜的假城管傻辉,市场又恢复了繁荣景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