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箱珍贵的黄金

文~紫玉姑娘

小故事大道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____题记


新中国成立以后,全国经历了三年几乎颗粒无收的饥荒岁月。举国人民为了活下来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日子仍旧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深山里的一户农民可谓是饱受饥饿的折磨,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了他的身上。


此刻,大牛坐在院中的矮凳上,两手紧握着手里的簸箕,不敢有丝毫懈怠。簸箕里的小麦在他上抬下放的手中,一起一落,像孩子们跳绳一样,有节奏地舞动着。褐色的麦壳欢快地跳出了簸箕里,落在地面,变成了无用的废物。


忽然围墙上面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声音很微小,微小得可以忽略掉。然而,没多久,院墙上忽然砸下来一块大大的泥块。


泥块“啪”一声变成了一地碎泥块,这异常的响动引起了大牛的注意力,“咦?好端端的怎么就掉下来了?”这泥块是以前盖房子时剩下来的砖块,当时直接用来加高了墙头,平时都好好地垒在上头,沾得死死的,怎会掉下来?怪事啊!


大牛狐疑着便起身走过去,刚走到一半路,房中忽然传来了孩子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也没人哄。大牛顿足,心下着急孩子,自动忽略了这泥块,进房里哄孩子。


看着他进去的背影,院中大树伸出院墙外的一根大树叉,上面蹲着的一只大怪物心里松了一口气。


原来这里徘徊着一只东西,它有人一般高大的身体,怪异的是,其脸部明明与人脸般大,五官却活脱脱是一只老鼠样。四肢也是老鼠样。


它偷偷趴在院墙上,睁大着乌黑的眼睛,贼溜溜地盯着簸箕里的小麦,它家中的妻子饿了好多天了,奄奄一息。


刚才的泥块是它紧张之下蹭掉的,它的脚就搭在墙头上。


趁那大牛进到房里哄娃的档口,它急急溜下树,把那小麦通通装进自己事先备好的瓦瓮中,随后悄然溜走了。


刚爬上墙头,就被大牛发现了。大牛很快把孩子哄安静下来,心里又惦记着他的小麦,又回到院中。当他的视线扫过簸箕里空空如也的一幕,耳朵就听到了墙头的异响。


天!那是什么?“站住,哪来的怪物?”他情急之下抄起那怪物最害怕的锄头,冲到墙头下,用锄头的 背面打那东西。那东西是血肉之躯,岂能与这坚固的铁抗衡?它吃痛之下,立即掉了下来。


出乎意料的是,滚到地上的瞬间,怀里被它紧紧护着的瓦瓮愣是没有沾到地,更别提有没有破碎了。


大牛有些惊讶,偷食的东西竟然不是当场吃掉,而是藏起来一副不舍得的样子,这有悖常理。按说动物这个时候来偷食不都是腹中饥饿难忍,遇食就扑吗?


院里的孩子又哭了起来,不知是饿的还是害怕这怪物?


大牛心中烦躁,媳妇去茅厕半天了没回来,这又出了个偷东西的。他憋着一股怒火,忍不住抡起锄头狠狠砸怪物,怪物抵挡着攻击,发出尖叫的吱吱声。


大牛心中毛骨悚然,抡到半空的锄头就顿住了,仔细一打量,才看清了这怪物,“我的天!”

这么大一个人,却长着老鼠的模样,难道这就是附近传说中的老鼠精?他后退几步,确保自己随时处于防御的最佳状态。


老鼠精喘息片刻,它低头连连跪拜求饶,说了一连串怪腔怪调的人话,“求求你!放了我吧!家里有个病人非常需要这小麦。”


这下,大牛瞪大了眼睛,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竟然会说话?”


地上的老鼠精点点头,又求饶,大牛厉声怒斥,“你拿走了麦子,我的孩子吃什么?刚满月呢!”


老鼠精匍匐在地,竟然哭了出来,它叹息着,悲戚地说,“大老爷,这是我那妻子临死前最后的愿望了,它饿了很久,也饿了多天,唯一的奢求就是吃上一口麦子,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我走吧!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说话间,它言辞恳切,悲凉之色也涌上了它流泪的双眼,让大牛有些动容。


大牛没想过要什么报答,他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老鼠精,心想,畜牲尚且如此重情重义,更何况人呢?难道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比不上它一只成精的畜牲了?

大牛搓搓手,心想孩子没麦子吃,家里不是还有一只舍不得杀掉的老母鸡吗?总归有办法的,会有的。

他朝房中的孩子看了一眼,仍旧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重重点头,“好吧!今日念在你重情重义,一片仁爱。我就放了你,但下不为例。”


老鼠精感激地擦了一把眼泪,朝大牛磕个响头,“谢谢大老爷。”


大牛挥挥手,示意它走,老鼠精点点头,提着罐子爬上墙头,走了。


第二天,大牛家没有麦子喂孩子,只能去邻居家求玉米面。邻居左右为难,但大牛厚着脸皮念了一个上午,嘴里振振有词,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人终有好报等等被他长吁短叹说了个遍,差不多和台上唱戏的一样,特能吹。

最后邻居不是被他的话感动,而是不胜其烦,拿了玉米面把他打发走了,还说,“拿走吧!不用还了,当我做好事了!”

苦苦求得了一把玉米面,大牛摸着细细的面,热泪盈眶,但他竟然没有白送走的麦子。


日子越来越艰难,很多人陆续上山挖野菜了。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但大牛仍旧没有悔恨过当初的选择,有时候他会驻足院中看那个老鼠精呆过的墙头,猜想那母老鼠会不会病好痊愈了。


一个月后,大牛在院子中的桌底下发现了一盒子黄金,他瞧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这是那老鼠精送来的东西。他朝四周看去,却没有见到老鼠精。


蹲在墙角外的老鼠精和它妻子听到箱子的弹簧打开的咔哒声,大牛又哼着小曲,确定他收下了那报答之物。两鼠对视一眼才缓缓离开,是的,老鼠精家里的病人终于靠着麦子治好了病。


大牛从院子的门缝里远远看到两只老鼠精的远远离去的背影,才反应过来生病的老鼠精已经痊愈了。他有些开心地手舞足蹈,几十岁的人了,竟然像个孩子一样,笑容灿烂。


后来,大饥荒过去,大牛拿着这些财宝在县里做了生意,生意当然是卖吃的,民以食为天嘛!他靠着这小生意发家致富,成为了当地富足的人家。


他给邻居送去了几锭白银,邻居惭愧之余,感动得久久不语。


孩子大了,大牛常常拿救老鼠精这件事讲给他听,让他记住一个道理:

老鼠精实在走投无路才会偷麦子,才会走这步险棋,也算是情有可原。

一只老鼠精尚且能开口求人,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能帮他人的时候尽量帮。

好人不一定有好报,但是好人一定过得更加的问心无愧。


大牛希翼,这个故事就像一个传家宝一样可以代代相传下去。所幸孩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