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飞狗跳的一夜(136)

文~紫玉姑娘

2020*6*22夜

我逮中吃饱的蚊子


夜间运动后,文文在客厅的垫子躺下,他喜欢风扇,一个晚上抓耳挠腮,一个没风,他就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嚎叫,“妈妈!妈妈我好热啊!”

“不是有风扇吗?谁不给你吹?”我瞪眼看他,也不至于懒成这样吧!

“可是,这个风扇在这边也吹不到啊。”文文耐着性子讲了缘由。他抓了抓屁股的位置,越抓越大力,越抓越烦躁。

我放下书本,帮他把对着他吹的风扇移到茶几对面,让他慢慢吹。他坐在玩具堆里,不抓屁股了,而是抓额头,粉红粉白的痱子长满了发际线,占据了半个额头。

“很痒吗?擦些花露水舒服,过来吧!”我拿着花露水沾湿纸巾,等他过来。

这孩子,仍旧没停手,慢腾腾挪过来了,撩开他后背衣服,发现屁股和肩胛骨的地方有三个大红包包,他被蚊子攻击了。包包周围全是密集分布的痱子,其余地方有稀疏遍布的痱子,显然是热出来的,看起来有点严重。

“天,痒不痒?快擦擦。”

给他擦拭了花露水,他痒得咯咯发笑,缩肩膀缩头不给我擦,半晌我才点头笑称已经好了。

“哈哈……”他夸张地笑了。

运动出的汗水未干,衣裤全湿透了,我赶紧换了一件睡裙,爬上竹席睡觉。躺在凉席上,冰凉刺骨的痛觉袭击了脆弱的膝盖,冷到了皮肉。以为那寒气良心发现会就此打住,谁知,它更加疯狂,寒意将我的膝盖团团围住,把最后一丝温暖都吓跑了。

我躺在竹席上滚来滚去,换了无数个睡姿,把枕头叠高,又放低,最后干脆把它扔至一边,平躺而睡,还是无法入眠。寒意渗入膝盖骨子里,钻心的疼痛感让我无法把它忽略,我的眸子又冰冷了几分。

这样就完了?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了。我的额头,胸口,后背,除了膝盖的地方无一不是大汗淋漓的。刚换上的睡裙又湿透了,摸起来粘腻湿滑,让我很不舒服。

可是……

“亲,帮我拿套衣服进来。”湿答答的感觉仍旧不舒服,文爸找了套短裤短袖给我,权且当做睡衣了。

厚实的外衣越发热了,我不敢开窗,让窗外的凉风进来做客,因为它带给我的不过是膝盖的疼痛之感。可即便是这么热,也好过脊背发凉,膝盖疼痛好受点,我垫了一层冰丝床单,躺在上面,冰感立退。


只是热汗不停地淌下来,我试着把空气循环扇打开。徐徐的风直吹过来,最怕它了,往上一抬,风扇对着蚊帐顶去了,把蚊帐顶吹得像浪潮般一波又一波地涌动。我在移动的风里面,享受着凉意。

不多时,感觉却膝盖有一股凉飕飕的风窜动,像刀子切割我膝盖骨一样,难受至极。身上却热得头发也湿透了。

良久,身上更热了,膝盖更冷了。我滚来滚去,上热下寒的滋味很奇葩,冷热交替的痛感更是极度酸爽。我的抱怨听得文爸拉长了圆饼脸,摊开双手说他也没好办法,没办法就不管了?我绷着脸蹬腿抗议,怒意冲天,却缄默着。

巨大的响动吵得文爸一晚上没心思看短视频,他不情不愿拿着活络油,给我擦膝盖,使上十分力度擦啊擦。发热发烫的膝盖似乎好受了点,可是膝盖骨旁边的嫩皮肉怎么那么辣?我闷不做声,找来纸巾湿水擦去辣处的活络油,还没擦完,辣得受不了。我揣一脚椅子,冲进卫生间拿毛巾擦,这才好多了。

整个过程文爸在塞耳塞看电视,听到巨响才看过来,拔掉耳塞问我,“你干嘛?”

“辣死了!”我吼回去!

小文文定定看了我几眼,不知该说什么好,想法都藏在心里面了,最近的他习惯沉默。看他翘着二郎腿盖着被子看着天花板发愣了很久,忽然把被子蹬掉了。文文作势要撕去肚脐贴的白色贴纸,“爸爸,这个贴贴很痒,拿下来吧!”

说明书上的字眼立即浮现我脑海,贴贴可能会引起皮肤过敏起疹子。我对文爸说了此事情,他就把肚脐帖扯下来了,一看,肚脐周围果然有许多红色的凸点。

小文文展颜笑,文爸也睡下。

我回到房间准备睡觉,就在这时候,肚子咕噜噜叫,肠鸣了,一丝痛感从肚脐眼生出,唉,最近吃大柴胡汤,老是拉肚子。最痛的是拉稀前的肠胃翻滚,几乎不能动弹了。“哎呦,好痛!”我弯腰捂着肚子,小文文走进来看我,奇怪地问,妈妈,你怎么了?

“喔,肚子痛,没事,你睡呗!”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怕是要拉肚子了,赶紧跑卫生间。

“那你去拉便便吧,谁不给你拉!你当然可以拉的!”文文建议。

我来不及回答他,进卫生间前还听到文文无奈地跟他爸说我拉肚子,腹痛的感觉瞬间好了许多,小文文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了我不一样的惊喜。

卫生间里有蚊子时不时盯咬我,良久我才逃出来,看到文爸闭眼休息,文文也睡着了,没盖被子。窗外邻居家的院子里,一条小狗“汪汪汪……”在万籁俱寂的深夜狂吠,奇葩的狗总是在半夜吠叫,有个风吹草动它也能忍不住嚎,叹服之余,我更加烦了。

肚子又痛了,我继续跑卫生间……如此反复多次,把文爸也吵醒了,索性我就给文文盖被子再回房。一个晚上,我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搅得烦躁不堪,一点多才沉沉睡去。膝盖痛看似与小文文无关,实则有莫大关系。我俩见面的那一天,医院里破烂的空调呼呼吹着我,冷热交替,频繁咳嗽,汗水淋漓不尽,比今天难受数倍不止。术后的身体比平时更虚弱,出院后再回家吹几次空调,月子风就来找我了,没多久膝盖也隐隐作痛,再后来……多说也无益了。


深夜,听到文文哇哇叫,说鼻子不舒服,接着是文爸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你又怎么了?”

“呜呜……爸爸,我鼻子出血了。”小文文害怕得哭了,最怕的也是见血,一见血,他就惊慌失措了,委屈极了。

文爸最怕他哭,及时安慰,“别哭,不怕的,我帮你看看。”

我看到外面灯火通明,文文躺着,右鼻子流血,茶几布块染着大块的血迹,估计是他摸黑随便拉了块布堵住鼻子导致的。

其衣服前襟也有一大一小两块血迹,鼻孔残余凝固的血块,更多的是未干涸的血液,文爸拿纸巾堵住他鼻子,阻止此时留出的少量血液。同时他使唤我去拿湿毛巾,最后毛巾把鼻血都擦去了。

“怎么回事?流鼻血?可能太热了。”文爸嘀咕。

我回想了下近况,前两天加今天,吃豆腐干炒豆芽,细究原因,豆腐干经过烘烤,比较湿热。这道菜是从某小说的广告上看到,还加有辣椒,辣椒更加热,如果加进去,后果会不堪设想。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流过鼻血,也没有腹痛想拉肚子,拉完才舒服的情况,文文就有,很大可能遗传了他爸的体质。

阻止流鼻血的方法,右鼻孔出血,则举左手,昂头看天,特效。

也可以取莲藕节煲水频饮,可以治疗鼻子出血(药书看到的秘方)

或者煲一副中药也可,具体去找医生开方子,一般喝三付即可去掉此毛病了。

也有人说喝凉茶,其实这都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

流鼻血的人总有一部分,为以防万一,天亮后文爸顶着一副黑眼圈,拖着一夜没睡的疲惫身体带文文去看医生了,医生询问文文有没有鼻炎,今年倒是很少见了。

医生果然开凉茶了,文爸给他喝药了就送文文去幼儿园,照顾了一晚小家伙,请假回来睡了个回笼觉,他累得倒头就能睡着。

文爸他脾性有些暴躁,但是照顾孩子却很细心,比很多新爸爸都做得好!看到小文文没啥大碍,一个晚上受到的委屈,我也算是得到了安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