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白玫瑰(三圣洁不可亵渎)

文~紫玉姑娘


她紧闭的双眸蓦然睁开,入眼的却是粉色的公主房,小青按捺住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大口大口喘气。直到窗外夹杂着茉莉花香的清风吸入鼻子,滋润着她的心肺,这种快要窒息的快感才稍稍得到缓解。

原来这是一场梦境,可是梦中的各种感受却比现实还真实百倍。

“小国……”小青双手抓住头发,眼泪夺眶而下,掩盖了脸上的泪痕。仿佛要将这一生的泪水全部流尽。

“对不起,都怪我……”小青自言自语,万分自责,小国突然去世的事实让她无法接受,更无法原谅自己。

别墅里很安静,没有人回来打扰小青的一片宁静,良久良久,她托腮望着天花板痴望,一遍遍回想和小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笑了具哭,哭了又笑,像个十足的疯子。

太阳快到屋顶正中了,“呜呜……”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不疾不徐的敲门声,管家的声音响起,“大小姐,外头有人来找你了,是万公子。”

小青这才意识到太阳已是日上三竿了,人都堵到家里来了。看样子是父亲特意交代了管家,这是父亲的底线,他答应给小国修墓园已经是他在让步了。而今,她不能再悖逆他的意思了,否则她真不知强势的父亲还会做出什么更加离谱的事情来。

万公子自然就是万程,她仍旧犹豫着该不该见万程,沉默了数秒,她才朝门外的人喊道,“李叔,你让他在外面等一下,我很快就来。”

管家答应一声,领命而去,身影很快隐退在门外。



小青漫不经心看了眼房门,随口应答“哦!你在大厅等我。”

小青换了套休闲装束,坐在梳妆台前,揉揉红肿的眼睛,只好用粉扑遮掩了些许。把贴在额前的几缕碎发拨至脑后,随意绑个简单的丸子头,就来到了门外。

别墅铁门外有个高瘦的男人倚靠在一辆小车上,他一身休闲的打扮,显得清冷高贵。左手背在身后,右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正是为了等待他来的。

万程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小青的身影,双眼有些移不开。她松松垮垮的头发随意地绑在脑后,如水的肌肤,白中透粉,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凌乱之美。他扬起自己的笑脸,由衷赞叹,“小青,你今天真美丽!”

聪慧如小青,她自然注意到了对方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炙热眼神,假装忽略,内心却一丝厌恶之感涌上心头。她淡淡笑了笑,“是吗?谢谢!”

“我丝毫没有吹捧之意。”

小青有些烦躁,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不经意岔开话题,“如果今天万公子过来,只是为了夸我的话,恕我不奉陪了。”

小青还未来到他身边,说完就转身。本想说明一下早上的事情,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在她心里,总有预感此人不怀好意。

万程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地摸摸脑袋,“小青,先别走啊!我找你有事情啊!”想到对方话里的疏离淡漠,他自嘲地笑笑,走向小青。

身后的脚步声响起,小青回头一看,那万程竟然已经贴近了后背。“砰”头撞头,痛感瞬间到达小青的神经末梢, 她呻吟着,摸摸头,却注意到了万程左手拿着的玫瑰花。

挨挨挤挤的白玫瑰花亮白如雪,纯洁清雅,像是独立于被遗忘的世界里,美丽高贵,不容侵犯,自成一格。

小青有些看呆了,那花儿怎么如此似曾相识?

她眼底的痴盼和喜爱,被万程看在了心底,他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儿,原来小青果真对白玫瑰情有独钟。为了侦查到她喜欢的东西,他为此下了不少苦功夫,这番努力没有白费呀!

按说一般的女孩,哪个不爱热烈的红玫瑰,她却不同,长得特别,就连喜欢的东西也如此特别。

愿这个惊喜让她不再愁眉苦脸,万程举起白玫瑰,一片雪白晶亮就抵到了小青的鼻子上,清淡的幽香袭来,瞬间安抚了她烦躁的心。

“美丽的小青,白玫瑰跟你的气质一样纯洁优雅,请收下它吧!希翼你每天开开心心。”

小青紧紧盯着白玫瑰,雾气突然蒙上双眼,娇嫩的白玫瑰花让她有些恍惚。她有些颤抖地伸出双手,收下花束。

眼中已经蓄满泪水,滴滴滚落而下,砸到白玫瑰的花瓣上。泪珠似个掘强的孩子,挂在瓣尖上,再没有往下跳。晶莹的泪珠趁地得小青愈发楚楚可怜。她看见了小国那张死不瞑目的脸,凄凉之感涌上心头。

本以为小青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了,却见小她保持姿势不动,像个雕塑呆立。他抬头竟然看见她眼中的泪水,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惹人爱怜。这竟是伤心而不是感动,她怎么了?

他上前一步,想拥她入怀,脑海中突然闪过他们之间巨大的鸿沟,觉得当下的情况,过犹不及,诸事还得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来。否则以小青这猛烈的性子,一定会欲速不达。他蓦然止步,手还僵在半空中。


他的动作却被小青忽视了个彻底。

“啊,”小青尖叫一声,送花这一幕太熟悉了,可惜,可惜主角却换成了另一个陌生男子。

她的手像是触电一般,扔掉了手里的白玫瑰花,转身往别墅里跑去。她成了一只落汤鸡,狼狈而逃。


“小青,小青,你怎么了……小”万程刚想跨进铁门问个究竟,谁知管家突然冲出来,拦住了他。

“万公子,请止步,大小姐已经被您惹生气了。”管家张开双臂,有些恼怒,这才几分钟的事情,他竟然把大小姐弄哭了。这简直是太不可理喻了。


“让我进去,别阻拦我!”万程一边扒拉管家的手,一边呼唤小青,其他佣人看这情形,立即来帮忙关上了大门。万程很恼火,“让我进去,李叔,麻烦你让我进去看看小青怎么了。”

“怎么了?哼?你觉得呢?还不是被你气的?”管家不屑嘲讽他,“请你让她静一静。”

万程突然就安静了,也许吧,但他不明白这好好的事情怎么就弄巧成拙了呢?他很懊恼地开车回家了。





门外的男人清清嗓子,正了正身,紧紧握着白玫瑰的右手松了松,又重新稳稳握紧。“好,小青,你不用急,慢慢来。”这话是说给小青听的,实则也是为了稳住自己的情绪。他觉得当下的情况,过犹不及,诸事还得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来。否则以小青这猛烈的性子,一定会欲速不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