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鞋呢??——一起成长(157)

文……紫玉姑娘


2020.8.13

等了一个月的太阳花

我的工作岗位后面是一块空地,白花花的地板上并没有瓷砖的修饰,水泥板于是显得有些硌脚。但小文文丝毫没为此烦恼,他带头脱了包头鞋,小玉妹妹跟着照做,两个小不点儿你来我往,追逐笑闹。粉红粉白的脸蛋像是三月春风沐浴下的桃花,洋溢着春天的生机盎然,彰显着生命的蓬勃力量。

小文文哈哈大笑,边跑边回头邀约小玉,“来啊!你快来啊!”

“等等我,等等我呀!”小玉不甘示弱地追赶。

他们穿过缝纫机区域的狭窄过道,额头沁下的汗水滴滴沁润,后背也湿了,黏黏腻腻。

“啪嗒!”一个重物掉到地面上,小文文若如无其事地 走了。

小玉低头正要走。

忽然,

“哎呀呀!小朋友,剪刀被你蹭掉了,帮我捡回来啦!”老板娘低头看了眼剪刀,仍忙于车货。

“你你你把剪刀弄掉了!”小玉停下来,指着小剪刀说。

他只好又转回来,物归原位。

两个小家伙很快跑到裁棉那儿,好奇地看着裁布的大妈手里握着的那个又高又大的电剪,它发出的“嗡嗡”声在远处空压机的震天响中夹缝生存,脚下的大方棉转眼变成了一只只圆圈海绵。

“哦哦哦!好多饼干,可爱的饼干呐!”

水泥地板成了高弹力蹦床蹦床,让小文文弹起来又落下,起起又落落地变换方位,唯一不变的是他脸上快乐的笑!

“耶耶耶!”小玉伸出胜利的手指欢呼,脑袋上的四五条凌乱的小辫子一甩一甩,给她增添了活波可爱。

小文文把一叠小圆圈海绵摆放在一大叠大圆圈海绵上面,指着这堆物体说,“蛋糕来了,吃蛋糕啦!”

旁边的大妈跟着小玉笑得合不拢嘴。。

而这孩子,他又把另外一堆“饼干”整齐摆好……他们的动向渐渐被我忽略,因为我正沉浸于车线的快乐中,“呜呜呜……”我,压根不知他们已经跑到了裁皮那边。

月季

小文文他俩光脚丫攀爬卷筒布,卷筒布又厚又笨重,占地面积大,于是就被小玉的妈妈立起来,靠在墙边,也就是我身后的这块地上。小家伙们争先恐后登到了离地有一米半高的卷筒布顶端,嘻嘻哈哈,你挨着我,我挨着你,有节奏地摇头摆腿。快乐的源泉如此简单,稚嫩的童真那么如此天真。

手里的皮凳围边,其中一条线被厚厚的五分棉轻轻一拉扯,被带偏离了方向,于是蓝色的线条歪到另一侧去了。我不由有些烦躁,拿起剪刀一阵乱剪,返工几次,要么断线,要么线头起陀。

忽然,小文文走到我身边,扭捏身体,“妈,妈妈……我,我我……”

见他这副吞吞吐吐的模样,我不由怒声质问,“干嘛呢?”

“妈妈,”他说,他想去小便。

“那就去呗!”我懒得抬头看他。

小文文却还是没走,他迟疑不定地说,“妈妈,可是我的鞋子不见了。”

“什么?”我的耳朵警惕地竖起来,以为听错了。

他说,“我找不到鞋子了,这个鞋子可能已经藏起来了吧!”

这滑稽天真的理由让我一阵好笑,可是眼下的气氛严肃,实不该破坏,于是,我佯装生气,“哎呀呀!那你可得找到它呢!”

“可是,可是我都已经憋不住了。”

这孩子手托裤头,就像是为了防止漏尿般,双腿忍不住直打颤。

真让人头痛,没鞋子可怎么在布满钉子和电线的车间走路?我问他,“为什么不放好鞋子?”

“我也不知道。”他心不在焉了,一心只想走快点,眼看还有一大截路才到洗手间,我只好抱住他奔过去。卫生间地板上的瓷砖又滑又湿,我只好让他穿着我的高跟鞋进去了。这家伙小心谨慎地慢慢挪到里面,小脚丫套进红色的泡沫拖鞋,脚趾无一例外地滑到鞋头去,宽大的鞋子松垮垮地套着脚板,显得大材小用,又可爱极了。

后来,我让小文文在一卷卷布的缝隙间寻鞋子,但他又咕噜爬上去了。背靠墙壁,他们的身边是与布齐平的窗玻璃,十分危险,这情景总让我有种孩子们偷偷开窗的错觉。于是,只要我想起,就催他下来找鞋子,但小文文把我的话听进左耳朵,又从右耳朵出来了。他只是在听到我话的时候,沉默应对,并不打算采取行动,俨然一副我行我素的心态。

就这样,他们拿画粉在地板上画图时,他们一起看动画片时,他去喝水和玩水时,他坐儿童沙发滑动时,我都在喋喋不休地命令他去找鞋子。

我说,“小文文,快点下来找鞋子啦!”

“小屁孩,你在干嘛?鞋子找到没?快点去。”

“@@@你快去找鞋子,在玩什么?别做这些没用的事情了,鞋子才是最重要的?”

“小家伙,找不到鞋子,怎么回家?去找了没?马上去啊!”

……

菟丝子

话都倒出去了,但一点用都没有,命令式的语气让他有些反感,常常不理睬我的着急抓狂,依然有说有笑。他越是这样自动过滤对话内容,我越是对他无可奈何,兴许,我在众人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刻薄啰嗦又凶巴巴的妈妈了吧?!

这样下去,该怎么办?包头鞋本是夜光鞋,买它那会儿,花费了一晚时间,精挑细选,才从其他一堆俗不可耐的拖鞋中找到了这双。包头鞋设计,不仅防止磕碰石头等障碍物引起的摔倒,还能当拖鞋和凉鞋,功能强大,最重要的是,鞋子可爱又轻便。蓝白色的鞋子,色彩协调,那是给视觉上的一大享受。

这样的好鞋子,怎么能从此再也不见呢?

一计不成,又心生一计,我只好采取威胁法。

阴冷的语调从我齿缝间蹦出,我朝海绵区溜达的他叫喊,“快过来找鞋子,没鞋子晚上怎么洗澡?”

他的笑声不仅没停下,还变得更大,更欢了。我的坏脾气又来了,不由自主拿出了往日的威严,“能不能去找找鞋子?再不找就扁你!”

“可是,我都没……找没到!”他的眼眸中闪烁着一丝狡黠。

怎奈瞬间被我看穿,不由怒吼,“都没见你去找,明明说了一早上了。哪来那么多理由?”

小文文眼中的狡黠已经被恐惧占据,他的音量低了不止一倍,他说,“妈妈,这里也没有,那里也没有,”

他还在争辩,找第二个理由。

“找不找?皮痒了?要不要拿根棍子帮你挠痒痒?”

我七窍生烟了,懒得多费唇舌。

我四处飞快扫视,一边找一边又突然意识到我有些激动,于是想放弃这个无脑的举动,可我的肾上腺激素还在飙升,它在悄悄控制着我的情绪和理智,让我的动作也不受控制了。我急走几步到小文文身边,举起木量尺,就要投下。

可反应奇快的他,闭眼扭头,抬手就来档,想躲避量尺。我的手生生顿住,不敢再往下打,在大庭广众下打骂孩子,那是对他个人面子的不敬重。我曾在大闸公告栏上看到孩子年龄阶段的成长特性,发现五岁的孩子正好处于儿童敏感期,若是过度惩罚他,怕会欲速不达。


我垂下手,让自己平静了几秒,觉得我可以接受孩子的人任性后,就坐下来,语重心长对他说,“宝宝,妈妈知道你想玩耍,但是鞋子和玩耍哪一个更重要?当然是鞋子,没鞋了不能走路。可是不玩耍,也不会让你少一分快乐,你还是一样开心嘛!”

短暂的沉默过后,小文文从海绵堆里站起来,去找鞋子。我发现裁床旁边有个木架,木架底很多布块和杂物,就让他弯腰去寻找,怎奈无果。我再建议他上木架里面找找看,他就和小玉钻进二层里找,谁知,找着找着就变质了,他俩觉得好玩,然后,然后捉迷藏去了。

我扶着额头,头顶有一行乌鸦飞过,可想而知那种挫败感让我多么失望。但我仍是没时间帮他四下搜寻,因他不负责任的丢鞋事件,我时不时会升起一团火,又无处浇灭,整个人一直处于反复无常的情绪变化中。

真真有些喜怒无常!但我告诉自己,坚决不能把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带给孩子,否则将会影响他一生。

于是,这天晚上,小文文的鞋子依然“没了”,他爸爸给他重买一双深蓝色的拖鞋。

这一天天的,看似是我在照顾孩子,实则大家一直都在成长,共同进步。他的器官发育逐渐完善,个子慢慢长高,心智逐渐成熟,整个人会越来越可爱。而我,因为带娃的种种突发事件,被迫不停点燃自身的导火索,火苗一窜窜,时而来时而去,有时大有时小。我在可控和失控之间不停地变换着飘忽不定的情绪,影响了自身的内分泌激素的释放。这是生活对我的考验,我务必迎难而上,不停学习儿童心理学和亲子教育方法,并且把学到的精华一一使用到小文文身上。照顾孩子我只能胜不许败,在这种长期战斗中,我也和小文文一起成长,锻炼身心灵,还提高了理智思维和坚韧的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