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看《车宝四兄弟》(129)

文~紫玉姑娘

2020*5*29

晚上,我答应给小文文看动画片,文爸就给他放动画片,边点开边问,“看哪个?”

“不是这个,我要看,车宝四兄弟!”小文文指着其中一个画面说。

“这个啊?”他爸用手指其中一个。

小文文愤怒地厉吼,“不是!我要看这个呀!”

文爸瞪眼看他,嘴巴动了动,硬是憋住没挤出一个词来,他中的怒火分外显见。小文文眼圈一红,擦了擦,盯着他爸看。他低头不语,不安地搓手,眼泪却快完夺眶而出。他就立即仰头,拼命眨眼睛,羞愤至极,讨好地轻声一唤,“爸爸!”

其实,我知道他只是不喜欢爸爸生气,因为爸爸发火的样子太吓人了。他想让爸爸剧烈起伏的心平静下来,对他开怀一笑,哪怕是挤出一个笑容也好。

文爸心中的那座火山终究没像往常一样喷薄而出,但那张五官立体的脸却黑得像是一个锅底,十分难看。

小文文挤出一丝笑容,甩头冲他笑,对他卖萌,可惜笑容很僵硬。


半晌,文爸才转身去放电视,换作以前,文爸肯定不耐烦地吼回去了。他的大手总是在文文头顶飞掠而过,快似利箭,硬如木板,也许不够重,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每每吓哭小文文。

但最近,他的暴戾似乎有所收敛。

一哭,文爸又心生烦躁,作势威胁,“再这样啊?再这样啊?”哭得哇哇大叫的小文文,听了这话,呜咽声戛然而止,大气不敢出,只是憋着情绪,轻声抽噎。

孩子固然急躁,但有大人作榜样,脾气则会近墨者黑。换言之,这娃能有今天这怂样,一定是出自大人之手,包括文爸在内。

小文文觉得梨花泪雨,晶莹的泪珠颗颗饱满,像清晨的小草上面躺着的那颗露珠,惹人爱怜。我摸摸他的头,柔声,“别哭了,嗯?”

“你又凶孩子了?”我不满地控诉,此人的脾气最近暴躁成性了。每次他对孩子的惩罚,就会痛在我心中,因为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对他越来越失望了。


他却指着小文文的头,不答反问,“你看他这样!不教教他,以后就骑到你头上了!”

怒火中烧,我却强压下来,尽量平复心绪,“教是必须的,但要心平气和,你的方法有不对,有问题自然得指正。”

说完这些话,我仍旧恼火,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大人或者孩子的臭脾气一旦养成,想改正就难了。


孩子本是一张干净的白纸,随着日子的推移,生活的各种色调都会自动填充着这张纯白的纸。父母在他纸上涂鸦着各种颜色,是黑色、灰色还是橙色、蓝色、青色,全看他们的教养了。

明朗欢快的清新色彩一定要画上,而且必须占据主导地位。暗沉低迷的灰色调可能无法避免,但作为父母的大家,决不能让灰色调泛滥成灾了。千万不可让这些负面色彩,负面情绪反客为主,导致孩子变得孤僻,阴郁,冷漠。

如果坏情绪长期主宰孩子的身体,性格心理就容易扭曲,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


希翼所有文爸和文文可以长期和平相处,其乐融融。儿子的生活有了文爸的参与,他会变得自信,开朗,勇敢,并且像文爸一样,有男子汉气概。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