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手术刀|烟毒


1

我躺在炕上,行将就木。

那根红彤彤的烟杆就挂在墙上,或许是老眼昏花,隐隐约约中,她开始扭曲、变形、游走不定,像条蛇一样缠住了我的脖子,我没有任何一丝反抗,我知道自己时候不多了。

那根烟杆就是我的命。人在,烟杆在;人走,烟杆也就随着跟到了地下。大家两个之间不存在胜负,永远是唇亡齿寒、辅车相依的关系。

我当然知道烟是有毒的,因为它呛嗓子,但就是离不了;没她,我活不下去。

七十年代,大家抽烟都用烟杆的。

我家里还富裕一些,烟嘴是玉的,那玩意儿温润、通人性,含在嘴里就像吃了块冰糖;烟杆是红铜的,本来就是火红的颜色,又在手里摩挲了好几十年,那鲜艳欲滴的红色似乎能够随时流淌下来;最底下的烟袋锅子是黄铜的,锅子里面烧得有些黑了,外面却是黄澄澄的,亮得刺眼,就像秋天艳阳下满地金黄的庄稼。

对于那时候的大家来说,村子就是整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那根烟杆在红铜材质里是最好的,赵老头那根脆槐烟杆在木质材料里是最好的。

他那根烟杆稀松平常,但是赵老头有股仙气儿。那烟杆在他手里被调教得驯服可人,就像个光腚柔滑的俊娘们,任凭再粗糙的双手摸上去,也会一溜子滑到底。

赵老头倔强又仔细,那根烟杆跟了他一辈子,从来没折过,用完之后总是仔细地清理干净,然后小心地别在裤腰带上。

烟是有毒的,从赵老头那根烟杆就能看出来。

那烟杆包浆完美,向来不招虫子,或者说虫子遇到她,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跑得远远的。虫子害怕这个,烟气儿能把它们活活熏死。我有时候会拿着烟袋锅子里的烟灰,和点水,浇花。花盆里的虫子一见这个,就会立马四散逃逸。逃得慢的、从土里不出来的,就成了死虫子。

我看着它们扭曲拧巴的身子,心里面说不出的痛快。

现在的我杀气已经不那么重了,因为一个人,他就是赵老头。

我本不愿去想他,可是人总是他娘的邪乎,越是老了,越是想过去的事儿,我觉得脑子不好使了,反应慢了,四肢迟缓了,可是赵老头却总是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就好像昨天刚在我家门口抽了袋烟。

现在,他一个劲儿呼唤着我一块儿走。我没有理他,因为他已经死了。他是被毒死的,或许是因为我,或许是因为烟,或许是因为他自己。

2

赵老头是个穷鬼,不过是个有骨气的穷鬼,从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倔得很。赵老头也喜欢抽烟,不过他抽不起,年轻的时候还好一些,自己能挣两个,买点烟叶,弄成烟丝,没事儿抽两口。

可是现在不行了,他老了,孩子们都成家立业,需要照顾自己的那一摊子。赵老头就去弄些萝卜缨子或者苦菜叶子,晒干了之后,搓成末末儿,倒在烟锅子里抽。

赵老头抽烟的时候,很舒坦,很痛快,就像大家年轻时候刚从自家娘们身上下来一样。我能够看到他那深紫色的嘴唇,在烟嘴上吮吸,就像羊羔子跪在母羊身子底下吮吸那长长的奶头。烟锅子里的烟丝随着赵老头的吮吸,从一星半点的几处暗火慢慢地连成了线,烧成了片,最后就像肆意妄为、无所不能的野火一样,烘燃了整个草原,毁灭了整座森林。

这时候赵老头仰起头,看着天,亮蓝色的烟气儿从他的热乎乎的肺里往上攀爬,跑过气管,绕过喉咙,这团自由的恶魔最后在他的嘴里和鼻子里一下子蹿出来。起初那股烟气儿的上升速度非常快,像底下细、上头粗的柱子;再然后变成了不规则的圆锥形,不断向四周扩散;最后在缓缓上升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变得虚无缥缈,消失在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

赵老头抽得舒服,我却看得不自在,过成那个穷屌样,还这般享受。

赵老头的烟杆是脆槐的,拿根烧红的铁条,往树心里一烙,再跟个鸡巴入洞似的一阵乱捅,就通了气儿,成了能出烟气儿的烟道。我那可是正儿八经地红铜烟杆,要是我有一天蹬腿了,村里这玩意儿就绝了种。

赵老头的烟嘴子是硬塑料的,其他人的不是石头的、白铁的,就是黄铜的,跟我那玉烟嘴没法比。

赵老头的烟锅子是陶瓷的,白铁的,再大不了就是铅的;我那可是正儿八经、黄澄澄的纯铜烟锅。

总而言之,赵老头抽烟的那套行头,跟我没法比。

赵老头嗜烟如命,但是家里穷,为了省下点烟的火柴,就把艾草编成了绳子,在脖子上绕了好些圈儿,那玩意儿烧得慢,好时候能撑一天。

赵老头虽然穷,但是逍遥自在,刚直不阿,性子还傲得很,活得就是万事不求人。

这些我看不上,跟我犯冲,我决定尿他一脸,浇浇他的傲气。

3

二蛋子刚从他老丈人那里给我弄了些上好的烟叶,送过来之后,就急匆匆地走了。我端着个马扎子,穿着大厚棉袄,在家门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美滋滋地抽着旱烟。

那天正好是赶集上庙的日子,我家就住在村子东头,凡事去赶集的人必定会走我家门前的那条路。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不断地跟我打招呼,我已经活了七十多岁,在那个年代,算得上高寿了;辈分又大,年轻的后生们不断地“爷爷好、老爷好”地喊着我。

我一一点头微笑,这世上的日子,如果这样悠悠地过下去该是多么好啊。

烟丝抽完了,我翻转烟锅,在鞋底上磕了几下,那些黑白相间的烟灰就飘飘洒洒地落了下来,像冬日里的雪花,又像光束里飞扬的尘土,还像火化时跑掉的骨灰。

我刚从烟袋里拿出烟丝,往烟锅子里慢慢地摁着,不经意抬头,一眼就看到了赵老头骑着车子急匆匆地去赶集。

我招呼他,过来抽一袋,毕竟是老伙计了。

赵老头出了名的倔,不下来。这激发了我的好胜心,心里嘀咕着,“你这个穷鬼,还真他娘的不识规矩,老子拿好东西还伺候不了你”。

我依旧举着烟袋招呼他,“老伙计,抽一袋再走,晚不了赶集。”

他依旧没有下来,“不了,上集还有事儿。”

我当然不会放过他,拿出最大的热情来让他,“下来,就一袋烟。”

他终于禁不住,下来了,我拿出二蛋子给我的烟丝,让他抽一袋。

没成想这老头还真是倔,没有去接我的烟丝,而是在自己的口袋里摸索了很久,但最终没有摸索出半点儿东西来。

我知道他家穷,最近肯定是没有烟叶了。

我不动声色,决定最后再治治他。

“老伙计,别找了。我这里有烟丝儿。”说着,我就把烟袋递了过去。

赵老头不好意思地接过,往烟锅子里摁了些烟丝。我用余光瞅了下,都没有跟锅沿儿平齐。他摁完之后,手停住了,木在那里。

我眯起眼来看他,“没带火?”

“嗯!”他尴尬地看着我。

我拿起洋火给他点上,他抽了一口,只是这感觉和他平常抽烟的感觉不一样,原先他抽烟像是一头骄傲的狼,抬起头的时候,似乎是在冲着天上的明月嚎叫;这次不一样,似乎是鸡群里等级最低的那只贱母鸡,哆哆嗦嗦,双目无神,不敢轻易抬头。

大家都没有说话,赵老头抽完一袋烟就要走。

我觉得是时候用一泡尿浇灭他心头傲火了,一字一句地说道,“老伙计,您看看您,多省啊!出门也不用带烟,也不用带火……”

我拍拍屁股往家里走,赵老头木然地立在那里,呆了很久。我听到了很清脆的断裂声,似乎像是木头茬子被人使劲儿掰开;接着又有些呕吐,好像是想把吸进去的东西从肚子里倾倒出来。

我冷冷地走掉,嘴里嘟囔着,“吸进去,你还想吐出来,门儿都没有。看你以后还牛不牛?”

4

之后的日子里,我依旧每天在大门口晒着太阳,抽着旱烟,只是再也没有见过赵老头。

又过了些天,我突然想念这位老伙计,村里也就只有他长着又硬又倔的穷骨头了。可是我始终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听别人说起,他把自个儿脖子挂在了绳子上,不住地晃悠晃悠。

恍惚中,我似乎看到了那天赵老头那根断掉的烟杆,还有他使劲用手指头拼命抠自己喉咙的景象。

只是我再也没有机会去证实,人都没了。

从那之后,我抽烟的时候再也没有了以前的爽快,突然感到阵阵严重的反胃,似乎是中了烟毒。倒掉烟灰的时候,我看到比以前多很多的黑白相间的粉末在阳光里跳舞,那里面一定掺杂了赵老头的骨灰或者魂魄。

之后的我戒了烟,把烟杆挂在了墙上,死了就带她上路,顺带着揣上那包上好的烟叶去找老伙计。

现在我直挺挺地躺在炕上,已经很难说出话来了,身边围满了人。我冲二蛋子瞪眼,手指头指了下墙上。二蛋子还真是我的种,一点就透,连忙给我拿下烟杆,装上烟丝,点上。

刚把烟杆递到我嘴上,我扭了下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二蛋子手中的烟袋。他看了看我,赶紧把烟袋揣在我的袖子里。

我心满意足地抽了口烟,这次没有反胃,反倒是觉得浑身特别有劲。

我抬头看了看房梁,赵老头正坐在上面看着我,笑得很干净。我憋着最后一口气,坐了起来,喊过二蛋子,把烧红的烟锅子,使劲儿砸到他的手背上。

二蛋子愤懑地嗷嚎着躲开,不解地看着我,“爹,你这是干啥……”

“以后别动这玩意儿,这烟……有……毒!”

二蛋子扭曲着脸哭喊着,只是我再也听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我所听说的、见过的老农民有三代人,爷辈的、父辈的,还有我这一代。我对他们的记忆,始于一根长长的烟杆,终于一根圆...
    冲浪小鱼儿阅读 774评论 69赞 66
  • 风月韶华,烟雨凄迷。有句话叫宁做太平犬,不为乱离人,放在女子身上尤为适用。出名的只是聪慧如辛宪英,风华如貂蝉,才情...
    秉笔春秋吕书生阅读 595评论 2赞 6
  • 《南往列车》 踏上开往南方的车, 心里却有一封信, 那是一封无法邮递的信件, 字里行间表露对你的爱恋。 笑着说珍重...
    清寒绝梅阅读 20评论 0赞 0
  • 一直以来,我都很清楚的明白什么话是恶语什么话是良言。 没有人会喜欢看起来凶巴巴的人,想当然那些赤裸裸曝光在人前的带...
    疾欢阅读 233评论 0赞 0
  • 打开澳门平台网址大全我的主页,上面显示文章数到今天为止已达到128篇,如果按每天一篇的频率来计算,到现在坚持在澳门平台网址大全上写文已经1...
    明媚月光阅读 78评论 3赞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