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帆齐微课(6)流动地摊,货郎担的麦芽糖(843字)


在记忆中,我的童年没有经历强烈的饥饿感,但是也没有让嘴巴完整过过瘾。有时看着校门口小商店里花花绿绿的零食,不仅嘴馋,还眼馋心馋,可是口袋里经常没有零花钱,所以只好偷偷多望几眼。

但是有一种零食不需要用钱买,甚至可以用破烂换,那就是货郎担的麦芽糖。

总记得在无忧无虑的假期,老远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拨浪鼓“咚咚咚”的声音,就知道货郎担敲打着来了。

听到这声音,全村的孩子都沸腾了。有些孩子里里外外翻找。平时那些看不上眼的破烂现在可是孩子们心中的宝啊,只盼着能多找到一些,能多兑一些麦芽糖。


而有些大孩子就有经验了,会在平时把那些破铜烂铁、塑料薄膜、塑料鞋、牙膏皮等可以回收的垃圾都攒起来,就等着货郎担来兑换麦芽糖,一些大姐姐有时还会兑漂亮的发卡。

果然货郎担走近了,挑着扁担,两个箩筐,里面就是兑换来的废品烂铁,上面横放着一个宽宽的木盒,一打开就看见一些小玩具,女孩子喜欢的发饰,还有就是大家最盼望的麦芽糖。

只见那个货郎担打开一个圆圆的铁盒,就是洁白的麦芽糖了。货郎担娴熟地抵着一把小锉刀,用一个小锤子一敲打,一整块麦芽糖就下来了。有些小孩的废品称货郎担的意,就可以吃到一整块大大的麦芽糖;而有些孩子的废品不合格,只吃到一小块,就只能眼睁睁地羡慕。


记得有一次,货郎担隔了好久才来,不过同村的好些孩子都在外婆家过暑假,我只记得当时只有我还有一个小妹妹。我虽然没钱也没有废品,可还是兴冲冲地跑到货郎担旁。

那个小妹妹家也没有废品,但是她的一个亲戚花钱买了。我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们会分点给我,我甚至去碰了那块糖,可我摸到的只是一些白白的粉,我低着头刚要走,那个小妹妹的奶奶看着旁边就我一个孩子,就分了一半给我,和蔼地说:“我家还小,吃不了那么多的。”

那些麦芽糖看似感觉硬邦邦的,吃起来韧劲十足,却越嚼越软绵绵。那种甜抓住了整个童年,回味无穷。

后来大家长大了,货郎担也不来了,前些年我在一个古镇看到麦芽糖,那份丝丝的好吃又涌上心头,就马上买了一些,可味道比童年时逊色多了,没有那么软糯,没有那么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