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十二)大难不死

2020年5月30号,闰四月初八。

清晨,老地方,水库,我一气儿喝完了自己的老三样粥(添加绿豆,红薯和胡萝卜的粥),砸吧着嘴巴,看了看粘在碗底的几星食物残渣,朝斜堤走下去。而精彩,哦,不对,是惊险就在下一秒。

我走到水边,欲弯腰洗碗,而我穿着拖鞋的脚猛然间往下一滑,拖鞋飘向水面,我赤着的脚踩在被水淹没,撒了石灰,长满青苔的斜堤上,根本无法站稳。我的脚继续往下滑,身体向前倾,眨眼间水已经浸到了我的大腿根部。

那一刻,我的心中无比恐惧,但那种求生的欲望支撑着我,我不顾一切地往我的左侧迈开腿想要站稳在那没在水中的石阶上,但却只是徒劳,水已经没到了我的腰。我感觉,自己瞬间就要被水吞没,我的生命即刻就要走向终点,我将告别父亲母亲,告别我的小屁坨,走向另一个黑暗的世界。

然而,老天终究没有想现在就要取走我的小命,而那拯救我性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立在水中的那根平常看着实在是多余的水泥标杆。

我在水中挣扎着拼命往岸上靠,我的身子悬着摇摇晃晃地直往水中央的方向倾斜,我的右肩膀就在我求生的挣扎中重重地触到了那根标杆,我几乎是不顾一切地用我的右手环抱着我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我的左手依然提着那个差点给我带来生命终结的盖碗,当然那碗早已被水冲洗得干干净净。

我用双手抱住标杆,站在齐腰深的水里惊魂未定地喘着气,定了定神,傻叉般地看着四周围的水。我的右肩膀一阵疼痛,我的腋下瞬间生出了肿胀的感觉,我的右膝盖疼得利害,我的左脚踝下面也疼着。

我慢慢地艰难地爬上岸,我在心里庆贺着自己的大难不死。

我跌落的位置到水底至少有30米深,如果没有那根标杆,我这根本不会水的旱鸭子铁定会变成死鸭子的。

我忍着疼痛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我的浑身湿透,衣服上的水一直往下低落,我觉得身体一阵阵发冷。

我好不容易挪到了我的小毛驴前,我脱下那件滴水的米色网纱衣,随便搭在车头上,发动小毛驴往家赶。一路上,风吹着浑身滴水的我,让我直打寒颤。

短短十分钟不到的车程让我感觉很漫长,但我终究是回到家了。我在准备去秒泉赶集的母亲迟钝的眼神中支好车走进屋上楼换衣服,一边跟她说,等下我载她去妙泉。

穿上干爽的衣服下楼,喝下两口热水,我又变得神气十足了。骑上我的小毛驴,再次向水库狂奔。

我想,贺贺就是淹不死的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