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白玫瑰(一意外之灾)

文~紫玉姑娘

“青儿,为什么? 短信什么意思?”? 小国愤怒地挂掉了电话,握着手机的右手还在微微抖动,整个人坐立不安。


就在昨天男子的头丝丝钝痛,他的右手枕着脑袋躺在床上缓缓。忽然手机有短信声传来,小国跟往常一样随手拿起手机查看短信。情侣间的短信往往是 你侬我侬互相问安,他忽略了头痛之感,微笑着打开了手机短信。然而小青发来的短信,并不是这些暖心的内容。那刺眼的几个字加剧了他的头痛,心脏就像被人狠狠扎了一刀,难受的很。


小国当季回拨电话。但电话那头只传来嘟嘟的忙音,让他烦躁的心更加躁动不安。小国不死心,连拨了一整天,终于接通了小青的电话。电话接通的瞬间,他抢在她开头之前劈头盖脑的吼了过去,“你在森林公园老地方等我,十分钟之后,大家不见不散。”电话在小青短暂的沉默中结束了。


小国的家离公园有些远,按照平常的速度,他需要十五分钟才能到达公园。他从五楼下到一楼,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到楼下停车的地方。通电后,电动车就飚飞出去,朝公园奔去。


正值晚饭时候,公园里面静悄悄的,国家森林公园非常大。小国一个人行驶在树林中,衬托的他的背影更加孤单落寞。


所谓的老地方,就是小国和小青第一次相识的地方,后来他俩时常在这个地方畅谈人生。这里比较幽静,是所有情侣们最常来的清净之地。


到达老地方之后,小国把车停下来就一屁股坐在了长椅上,敞开双手重重搭在椅背上,头往后仰,把自己所有的重量都交给了木椅子。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他愈加烦躁不安。


蛐蛐开始鸣奏乐曲,美妙的自然之声却丝毫无法抚平小国内心的焦躁。时间就在不安的等待中无声流逝。小国拿出手机看时间,十分钟也该到了,怎么就不见小青?


他站起身巡视一遍周围的树林,却没看到有人活动的踪迹,耳朵也没听到任何人朝他走过来的声音。小青的出租屋就在森林公园的附近,途中要经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巷。看样子小青还在来的路上,他不放心,又观察了一番周围。


好一会儿,一种不妙的感觉莫名其妙涌上心头。小国有些害怕,害怕没有他的日子。


这妮子真不来了?”小国不信她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他按着胸口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抑制住狂跳不止的心,用心感知周围发出的响声,甚至包括一草一木的呼吸声。躁动的情绪包围了他,小国掏出手机在屏幕上快速按下一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万幸电话接通了,但传来的却是小青努力压低的,颤抖的声音。


小国大惊,急忙问,“小青,你怎么了?你在哪里?”


小青紧紧抓着手机,加快了步子,把右手拢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对着手机说明,“我刚到东华小巷,后面有人在跟踪我……”


小国立即打断她的话,“坚持住,一定要等我过来。”


“嗯嗯……啊!”电话里传来 小青的尖叫声,随即是电话跌落在地的声音,接着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小国吓得面如土色,他惊恐地对着电话呼喊,“小青,你怎么了?喂,喂……”他喊了半天,却听到“嘟”的一声,电话就挂断了。他狠狠咒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原来小青被吓得把手机丢到地上了,同时整个人也被一股蛮力拉扯过去,紧接着是一张满是胡渣的脸凑了过来。原来是跟踪小青的人,不知何时凑了上来。他猥琐的笑着,露出一口恶心的黄牙,当看到手机掉落在地时 露出满意的表情,一抬脚就把手机屏幕踩个稀巴烂,通话就打断了


小青顾不上什么淑女仪态,对那猥琐的男人拳打脚踢,恨不得把他一巴掌拍扁在地方肯才罢休。 男人的手却像一双铁鉗一样把它紧紧桎梏在身前。激烈的挣扎中,小青的高跟鞋狠狠踩住了男人的脚板,他痛得嗷嗷叫,松开小青双手。小青慌乱中逃进了一间敞开大门的房子里。


……


等小国赶到那间破败的房子时, 看到了让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一个头发蓬乱由鸡窝,衣服满是油迹光亮可照人的中年男人 像一只难缠的八爪鱼一样缠住了小青。小青的身体不住的痉挛。动弹不得,泪珠滚滚而落。他疯狂地扑打着那个男人,不住吼叫,“滚蛋,滚开!”


小国看的血脉喷张,他抄起地上的砖头就狠狠拍过去。谁知那男人早就察觉到背后凌厉的风声。“找死!”他阴笑着头也不回,五指一张抓住了砖头。顺着冲势,他往后狠狠一拽,小国随着砖头往前扑,正好扑在小青的身上。小青被他压得透不过气来,但仍旧不忘记关切的问他,“你没事吧?”


“小青,你怎么样?那浑蛋没欺负你吧?”小国不理会她的关怀,紧张地问。


小青只是沉默地摇摇头,并不说话。小国愤怒的起身再次扑上去,谁知中年男人的砖头在等着他。刚扑上前就被砖头砸中门面,额头凹陷了一块,汩汩流血,很快昏死过去。


中年男人愣住了,出大事啦!抬脚便从旁边悄悄溜走。“小国,你醒醒!”小青看得傻了眼,抱着小国失心裂肺的哭喊。


小国被送到了医院急救,最后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却摇头看着小青说已经尽力了,希翼她节哀顺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