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文/小满

闲暇的时光,总是如流水般飞快,上班的时光,总是被各种琐碎的事情,占据大脑。夜畔,耳机的旋律一遍遍,跳动着。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压抑,或是沉闷。她们说,去恋爱吧,或许能找到一点激情,笑笑不置可否,好似,这个年龄不再相信爱情了。反倒是猴儿们,时不时让我感受到内心的跳动。

时针倒回到二零一二年,高考结束,心灰意冷,埋深于工厂一个月,跟父母闹矛盾,痛苦,又不愿溢于言表,反正沟通永远都是梗在彼此之间的腐木,以至于,我不愿再跟他们聊工作,聊心里话了。

青春期的时候,人总是格外的敏感,格外的脆弱。好在,通知书如救命稻草般,透过手机屏幕,撩拨着本该沉寂的心。从江苏,穿过三个省,回到了老家。

还记得,第一次来到江苏,路过安徽。那个夜晚,江边拥满了人,齐整的桌子,灯火通明,热闹的仿若白天,抬头看车内的时间――凌晨两点半。那个时候,我还对父母生活的地方充满了好奇,也对这般夜生活有了向往。

依稀回忆起,第一次看到桥下面的房子,桥右边的简陋房,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反正清晨五点,路旁的车辆开始驱动,声音清楚的传递过来,光线很亮。

闷长的暑假里,父母忙到没有周末时间,两个月,我竟然都没有去市区南京看上一眼。闷热的午后,我坐在那个凉亭里,借用古树的阴凉,看着江边的船只,来来回回,觉得十分有趣。最喜欢下午六点左右,手机播音机里按时按点放着流行的音乐,如果遇到喜欢的歌手,就会像捡到宝藏般,开心的来回踱步。闺蜜还会时常发来问候,扣扣头像永远都是亮着的。

那时候的生活亦是简陋不已,高压锅时不时的一炖鸡汤,就是最美味的东西,留守多年的日子里,这是读书以来,我第一次和他们过暑假,没有游乐场,没有洋娃娃,没有影片大商场,只是简单的一日三餐,我却时常怀念至今。

收回思绪,高考回老家的那天,我坐在车上竟然是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个地方不再向往,不再充满温情,而且迫不及待地逃离。心里有个声音说:回去吧,这里不属于你,你还有梦想!

于是,毕业那天的稚嫩的脸又浮现在眼前,盯着前面的招生老师,问道:“毕业了,我能回到老家教书吗?”嘴角的弧度开始扬起,老师给的答案是:“看你自己!”整个大学期间,不管旁人说什么,都要节节课必到,专业课坐前排的女孩,是那么的清晰。

或许,本身自己还在别扭些什么,大学期间,不爱逛街,也没有闲钱,只默默地对自己说:这一切,我不在乎。

沉沦在小说营造的男女爱情里,流过眼泪,更是开始变得沉着,内心从未想过恋爱,似乎那都是缥缈的东西。用了两年时间,找到自己喜欢的小说阅读,动笔写文投稿,然后石沉大海。

毕业了,放弃了继续读书的机会,内心时常都遗憾不已,但是从不悔恨。耗费人心力的东西,反复去回想,没有意义,更是徒增伤感,有时,失去了一些,得到的何尝不是补偿。

大家相识,是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

失眠一整个夜晚,都在想我该以什么面貌去见你们,一本正经的走进教室,拘谨扫视了所有人一眼,紧张地拿起粉笔,慎重写下自己的名字,蹩脚的先容,好在有惊无险,庆幸了一遍又一遍。

后来的半年,焦躁不安大过于幸福感,纪律差,卫生差,书写习惯差,活动没有一个人能担得起门面,信心不足,又碰上鸡毛遍地,最后的结果是埋怨充斥全身。内心有个人说:走吧,你改变不了的。是的,趁没有感情的时候,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或许是情绪感染,或许是脱口而出的“下半年,我不来了”反复出现,你们开始变得不一样了。直到,我看到你们的留言:孟老师,我认真写了,下半年你不要走了,好不好?三年换了三个班主任,他们也是害怕的吧。

一个下午,看着整整四十八张写的心里话,写的梦想,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流个不停,悲伤的情绪让整个大脑眩晕空白。我想:那就再坚持半年吧!

之后,大家开始一起打球,一起装扮教室,一起准备活动。渐渐的,我开始当甩手掌柜,办黑板报,画个花边,其它都扔给你们;演讲比赛,布置下去,只上台前鼓励一二……

我想着,大家就这样和平共处吧,不能再多一分了。谁曾想,外出讲课,才走到校门外,你们就在楼上大喊:孟老师回来了!想不起来是什么心情,只觉得那天阳光正好。

课间,你们拉我打球,我说腰间盘不舒服,晒会太阳就好。调皮捣蛋的你们,竟然问:是不是太胖了,所以腰间盘才会突出?哭笑不得,只能斗嘴:“是不是你嘴巴损,所以才长不高?”傲娇的小眼神,至今都觉得可爱。大家开始了斗嘴,走上了课间互相围绕的路,给彼此带来了许多的欢乐。

今年,我说谈谈新学期愿望吧。有一个小家伙说:“我希翼老师以后都不生气了。”我说:“我以后都不生气了?那有点困难。如果你们冲进前三,估计还是有点希翼的,你们能做到?”“能!”那声音真让我觉得,没白疼你们一场,就算假的,我也欣慰了。

你们让我说新学期愿望,老师一愿:你们平安健康,快乐毕业。二愿:亲人健康,工作顺利,学业有成。 三愿:能用手中之笔,写出更多美好的文章。 四愿:不负韶华,能寻良人共度余生,当然这个,没讲出来 。

同事说,我在谈到文字与学生时,会两眼放光。是的,愿我眼里的星辰大海,永远都耀眼深邃。

如今,开始平和地接受你们的突发状况,开始重新提笔,偶尔写写你们,偶尔幸福感爆棚,偶尔闷闷不乐,生活围绕着你们,总觉是才是真实的。

那个懵懂询问,能否回乡支教的女孩,她的时光已悄然过去了,七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来我现在逐渐把澳门平台网址大全当做我的笔记本了,希翼他之后发展越来越好。 今天的一些小事又触动了我,可能是我比较敏感吧,就是...
    vieber阅读 34评论 0赞 0
  • 异玲奋 编辑 2017.09.03 09:28 打开App 《慢性疾病研究生》第二课(4) 2017.09.03上...
    异玲奋阅读 26评论 0赞 0
  • 企业有名气了,想当缩头乌龟都难。唯亭三家企业就选上了大家。其他两家的工会已经做的特别成熟。而大家才刚刚起步。 上...
    JC贾阅读 14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