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不能没有“问题”

文:萧理查德

01

如果让你想想什么专业的人最擅长提问,你的答案会是什么?

我第一反应是律师和记者。

他们善于通过提问挖掘关键及重要信息。

他们受过相关的训练,所以知道如何运用好提问这技巧。

但很少高管认为提问是种可以训练的技能。

他们也不觉得,自己对问题的回答能让谈话更高效。

机会就这样错过了。

提问是开发组织价值的有力工具。

它既能激发学习动力和思想交流、带动创新和绩效提升,帮助团队成员建立融洽、互信的关系,还能发现难以预见的陷阱和风险,从而降低商业风险。

有些人特别擅长提问。

他们天生就有强烈求知欲、极高情商和阅读他人的能力,所以总能问出最到位的问题。

但多数人不仅问的问题数量少,提问方式也不够巧妙。

02

不问就不懂

戴尔·卡耐基 (Dale Carnegie) 在其1936年的经典名著《如何赢得朋友并影响他人》中这样建议道,“问别人愿意回答的问题。”

一句简单的话,但却道出一个非常关键的点。

80多年后,多数人仍未铭记卡耐基的忠告。

其实提问在沟通中扮演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

一段对话的开启往往源自于提问;一个工作上的合作往往从提问开始;一位销售员成交的关键也源自于提问。

虽然提问那么重要,但是人们问的问题依然不够多。

实际上,人们在面试、第一次约会、工作会议或其他谈话结束后,最经常抱怨的一点是,“我希翼对方问我更多问题”,以及“我简直想不到对方根本就没问我任何问题”。

为何这么多人都不主动沟通呢?

原因有很多:

1. 人们可能过于自我,只热衷于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思想、故事和创意,而不会想到问别人问题。

2. 可能他们不关心别人的事,又或者他们觉得对方的回答会很无聊,所以不想提任何问题。

3. 也许他们过于自信,认为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有时属实,但通常情况并非如此)。

4. 他们还可能担心自己问错了问题,被当成无礼或能力不足的人。

除了以上的原因,还有一个容易被忽略,但却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多数人仅仅是不了解问好问题的重要性。

如果他们知道这样做的好处,用问号,而非句号结束句子的可能性会大大提升。

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研究显示,人们交谈主要为了完成以下两大目标:信息交换(学习)和印象管理(获得好感)。

最新研究表明,提问能够同时实现上述目标。

艾莉森和哈佛同事黄凯伦 (Karen Huang) 、迈克尔·约曼斯 (Michael Yeomans) 、朱莉亚·明森 (Julia Minson) 和弗兰西斯卡·吉诺 (Francesca Gino) ,在研究中要求参与者通过网络聊天和“速配”来了解彼此。

随后她们深入调查了参与者的数千次自然对话。

她们让部分参与者问很多问题(每15分钟内至少问9个问题),其他人则问很少问题(每15分钟内不超过4个问题)。

在网络聊天环节,被要求问很多问题的参与者更受聊天对象的喜爱,对对方兴趣的了解也更多。

比如研究人员问他们聊天对象对阅读、烹饪和运动等活动的喜好时,他们更有可能做出正确的猜测。

在速配环节中,参与者更愿意和问更多问题的对象再次约会。

实际上,在20次约会中,参与者每次约会只多问一个问题,就能多让一个人和他们再次约会。

提问的效果很明显,在某些情况下体现得更为突出,比如对社会规范的质疑。

举例来说,职位候选人需要遵守的主流规范是,在面试中扮演回答问题的角色。

但伦敦商学院的丹·凯布尔 (Dan Cable) 和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弗吉尼娅·凯伊 (Virginia Kay) 的研究表明,多数人在工作面试中都吹捧了自己。

如果面试者只忙着自我推销,就很可能忘记询问和面试官、组织及工作有关的信息。

但面试官对问了这些问题的候选者会更热情,对他们评价会更高,而且愿意帮助他们判断这份工作能否令他们满意。

若候选人提出“我还应该了解哪些此前未提到的事项”等问题,这不仅能彰显自身能力,还有助于建立和睦关系,并获得和职位相关的关键信息。

03

全新苏格拉底反诘法

成为更优秀提问者的第一步很简单:问更多问题。

当然问题数量并非影响谈话质量唯一因素。

确定类型、语调、顺序和措辞也同样重要。

研究显示以下几种方法可以提高问询效果和效率。

最佳方法视谈话者的目标而定。

确切地说,讨论是合作性(比如双方试图建立关系或共同完成任务)、竞争性(比如双方希翼从对方处了解敏感信息或满足自身利益),还是两者兼有?

以下策略可供借鉴。

1. 选择跟进性问题

并非所有问题的性质都一样。

艾莉森的研究利用人类编码和机器学习,确定了问题的四种类型:

1. 先容性问题,如“你好吗?”

2. 反射性问题,如“我很好,你呢?”

3. 完全转变话题方向的转折性问题。

4. 征集更多信息的跟进性问题。

虽然每种类型都有大量自然对话的实例,但跟进性问题的效果突出。

这类问题让大家的谈话对象感到,大家在倾听且在乎他们,而且希翼知道更多信息。

和问很多跟进性问题的人沟通,大家会感到被敬重和倾听。

跟进性问题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是,这些问题不要求大家做大量思考或准备。

相反,谈话者自然而然就能做出回应。

在艾莉森的研究中,被要求问更多问题的参与者在四种类型的问题中,自觉使用了更多跟进性问题。

(看《我懂,所以我提问》了解其他问题的种类。)

2. 知道何时保持问题的开放性

没有人喜欢被审讯。

有些类型的问题还会迫使聊天对象给出是或不是的回答。

开放式问题可避免上述情况,所以在挖掘信息或了解新常识时特别有用,甚至可视为创新的源泉。

毕竟,要想创新,大家往往要找到别人从未想到过、出人意料的隐藏信息。

当然,开放式问题并非总是最佳选择。

举例来说,如果大家正处在紧张的谈判中,或者面对的是城府极深的对手,那么开放式问题会留下太多回旋余地,给对手避重就轻或撒谎的机会。

这种情况下,最好使用封闭式问题;措辞得体的话,效果尤佳。

3. 确定正确顺序

问题的最佳顺序取决于具体环境。

在紧张对峙的场合中,先问尖锐的问题,即便这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有助于你的谈话对象放松情绪,畅所欲言。

莱斯利及其合著者发现,若提问者逐次降低问题的侵犯性,回答者会更愿意透露敏感信息。

大家可以先问一个高度敏感的问题,比如“你是否幻想过对其他人做坏事”,之后可追加问题,如“你是否曾在没有任何身体不适的情况下,打电话请病假”。

这种问法让对方感到侵犯性相对不强,所以他们会更坦诚。

当然,如果第一个问题“过于”敏感,大家就会有冒犯对方的风险。

因此拿捏好分寸很重要。

如果目标是建立关系,另一种反向方法似乎最有效,即先问较不敏感的问题,然后逐渐升级。

心理学家亚瑟·亚伦 (Arthur Aron) 曾开展一组经典实验(研究成果经《纽约时报》“现代爱情”专栏引用后被广泛传播)。

他邀请陌生人来实验室,将他们两两组队,然后给他们一张列满问题的清单。

他要求参与者将所有问题都问一遍,从无关痛痒的问题逐渐升级到自我披露的询问,比如“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对照组的两人只需彼此沟通。

遵循预先设定结构的小组成员对彼此的好感大于对照组。

这种形式的效果很好,所以后来被归纳为“紧密关系塑造任务”,是研究人员考查实验参与者之间关系时所使用的工具。

4. 正确使用语调

如果大家用轻松的语气提问,避免使用谈正事的严肃语调,大家的谈话对象会更坦诚。

莱斯利曾在某个研究中,给参与者看某份在线调研中的一系列敏感问题。

其中一组参与者看到的网站用户界面比较有趣、花哨;另一组看到的界面很规矩;对照组则看到没有特点的界面。

看到有趣界面的参与者分享敏感信息的概率是其他人的两倍。

如果人们在谈话中能有个台阶下,就会更坦诚一些。

比如他们在得知自己可以随时改变回答内容的情况下,会更放松——但他们很少会真的做出改变。

这也许说明了为何多个团队和小组发现,头脑风暴环节极富成效。

在使用白板的会议中,任何记录都会被擦掉,没有人遭到指责,所以参与者更愿意坦诚回答问题,说出自己在其他情况下不会说的话。

当然,有时这种即席发言方式也并非最佳选择。

但总的来说,过于严肃的语调很可能抑制别人分享信息的意愿。

5. 留意团体动力

一对一谈话和团体对话的动力可能截然不同。

回答问题的意愿不仅会因其他人存在而受到影响,也会因团队成员的从众心理而改变。

莱斯利及合著者在一组研究中,问参与者一系列敏感问题,比如财务状况(“你开出的支票是否被拒付过”)和性癖好(“作为成年人,你是否对未成年人有过性欲”)。

参与者会得到两种信息:本研究中,多数人都愿意/不愿意袒露暧昧之事。

得知其他人愿意直言不讳的参与者,和得知其他人缄口不言丑事的人相比,提供敏感信息的几率高27%。

在会议或其他团体活动中,只要有几个守口如瓶的人,提问就失去了意义。

反之亦如此,只要有一个人畅所欲言,其他人就可能纷纷效仿。

团体动力还会影响提问者的形象。

艾莉森的研究显示,参与者在谈话中很愿意回答问题,而且很可能更喜欢提问的人,而非回答问题的人。

但如果有第三方观察者在场的话,他们在同一谈话中会更喜欢回答问题的人。

这合乎情理:主要负责提问的人往往透露非常少的个人信息或看法。

对倾听本次谈话的人来说,提问者给他们的感觉是更有戒心、躲躲闪闪,而且存在感不强,但回答者似乎更有趣、有存在感、给人深刻印象。

04

总结

别小看提问的好处。

学会正确及有效的提问技巧对大家有很大的帮助。

不用过于在意过去大家是否懂得提问,提问技巧可以通过后天培养。

大家可以采用以上的方法让自己更好获取信息、建立关系、做判断等。

澳门平台网址大全:萧理查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