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帆齐微课(2):遥远的光亮和温暖 (1310字)

希翼人生在黑暗困顿时有光亮,黑夜冰冷时有温暖!

十年前,那个小饭馆在街角,

十年后,那个小饭馆还是在街角!

它居然在我的青春年华里走过,它居然在我的岁月记忆里有淡淡的留痕,十年了,它依然默默无闻,只留存在了我的心里。

十多年前,我是个刚踏入社会的年轻小白,我在这个小城谋求着生存,没有背景,没有经验,甚至连个熟人都没有。

那时靠着微薄的收入养活着自己。一日三餐是一件简单但又是一件麻烦的事。早餐往往用馒头豆浆能应付,可是正餐就没法凑活了。和别人合租的地方不好开火烧饭;外卖我嫌弃油腻味道重,所以我一直很拒绝,迫不得已去吃也很无奈;更加不敢出入高档的餐厅,只会远远望着,猜测着里面是一番怎样繁华的景象。


已经忘记到底是在哪个午后,已经忘记我有多少次在大街小巷寻找价廉物美的小餐馆,已经忘记之前我经历了许多次的徘徊犹豫。幸运的是我终于在工作的附近找到了一家很普通的小餐馆。

它就静静地在一条大马路的旁边,外面的门是很普通的木门,刷着朱红的油漆,门上方有一块招牌,赫然写着“黄平小吃”。

走进去,也是极其普通。白色的墙面白得非常醒目,简单的水泥地,屋子的北面是一间狭小的厨房,屋子的南面就是“餐厅”了,其实就是几张简陋的餐桌。来往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实诚的打工者。

“餐厅”的老板也是“餐厅”的主厨是一个中年男子,中等个子,很消瘦,眼睛细长但很坚毅,很清澈,嘴唇上方有一排浓浓的小黑胡子。


我记得那次进去后,老板拿着他自制的菜谱让我点菜,我惊喜地发现这里有我爱吃的家常菜,而且价格也很亲民。我一下子乐了,点了两个爱吃的菜,味道清淡可口,菜汤醇厚不油腻,品尝着,咀嚼着,真的像极了家的味道。

从那时起,在那段短暂的漂泊日子里,我就成了“黄平小吃”的常客。在模糊的记忆中,除了那有家的味道的饭菜,还有一件小事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感动。

那是一个秋夜的黄昏,已经过了短袖单衣的时节,需要用厚厚的外套才能抵御那层层秋凉。


我当时处理了工作上的事情,匆匆赶往“黄平小吃”,生怕太晚老板会关门。走进去,屋里有些昏暗,只有里屋投射出了一些亮光,果然没有一个顾客。不过,幸好老板还在,他应该像是和自己的家人在吃晚饭。我不好意思地说我想点一个菜。

老板站起来,我原以为他要为我烧菜了,可是他不急不缓地说:“大家也在刚刚吃饭,你愿意的话就和大家一起吃吧。”

我很意外,但没有拒绝,那时确实是饥肠辘辘;但也有些拘束,素不相识,就受人如此恩惠。

四个人吃饭时静悄悄的,仿佛能听到夜幕降落下来的声音。我无意找了一些话和他们攀谈了几句。老板真是个少言,厨艺精湛的热心人。

后来我有意要付钱,可老板却坚决拒绝了,一再强调“正好在吃饭,只是一顿便饭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对他来讲只是一顿饭,而对于我来讲他的那句话是黑暗困顿时的光亮,是寒夜冰冷时的温暖。

我已经忘记那天到底吃了什么菜,但我至今记得当时我开心了好几天,在别人冷眼旁观的无视中,我的生活开始升腾起了炊烟,香香的,暖暖的!

后来境遇逐渐好转,我有了新的开始,就搬离了那个地方,尽管还是在同一个城市,却再也没有光顾过那里。

餐厅的顾客每一天,每一年都在变化,可餐厅的模样十多年来都未曾变化。每一次经过那里,我都会回望,回望那个温暖有光亮的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