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爸的种种(141)

紫玉姑娘。。。。。。。。。2020? 7? 1 7


不知怎么的,下午直至傍晚,我的情绪忽然间有点低落,文爸把我的细微变化看在眼中,沉默了很久。晚饭后,他却开口了,文爸说,“带你去沙边鱼塘吹吹风,去不去?”

明明想带我去,却还要问我的情况,我捂着嘴巴偷笑,边洗碗,边点头说,“好啊!”

把碗筷刷得晶亮时,小文文已经举着小手欢呼雀跃,“哇哇!又出去玩喽!”

这时,我看到文爸按着车喇叭在外面提醒我,但这速度并不像平时那样频繁急促。看样子,他 今晚比较有耐心。一家人很快就朝着大路飞奔而去了,谁知。结果先到了水藤。在超市里面,文爸本来不想买小猪佩奇益生菌软糖,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但是最终还是被我劝说成功,给文文买三瓶益生菌软糖,文爸又买了十几块钱的卜卜星和饼干等零食,忘记我刚才的火腿零食了,当我把火腿朝他旁边的零食上丢过去时,他已经跑了。

我,“。。。。。”为什么大家都有零食,我没有?真是粗心的文爸。如果我不出声,估计他也忘记要给文文买零食,就只记得他的零嘴了。记得刚才到超市门口时,他说了是进来卜卜星 的。

到底说他记性好还是记性差呢?


2

既然到了这里,就顺便买点蔬菜回家。大家坐车到了旧市场,一眼看到了满满一大堆玉米,全家人立即被吸引过去了。文文挑选玉米,像一个顽皮的猴子,双手一个接一个胡乱抓,就像接力大赛一样,总共拿了四条玉米。我还在看卖货的女人在称玉米,听到文文叫我,“妈妈,快看呐!买这么多回家,买多点。”回头瞬间,惊见小文文捧着头对尾,尾对腰的玉米,五六条玉米就像是一只只泥鳅,试图从小文文的臂弯缝隙间溜出去,小文文正在吃力地合拢双手,试图阻止玉米的滑落。

“哇哇!这么多啊!”我仔细看了看玉米,发现那都是老玉米,在些天的高温蒸发下,脱水严重,看起来很是干瘪,而不再是饱满莹润的样子了。正在我打量期间,小文文却有些支撑不了了,他说,“妈妈,快点拿去呀!”

小身板似乎有些摇晃,我急忙伸手去接摇摇欲坠的玉米,我有些不悦让他放下,谁知一旁有一双短粗而有力的手伸了过来。那手在我和文文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突然间就朝文文的手打过来。文文反应也不慢,意识到自己闯祸了,立即撒手,于是手里的玉米登时像一个个重获自由的兔子,瞬间滚落到地上,撒着欢儿往不同的方向去了。

那双大手是文爸的,没打着小文文,我以为人人家放弃了的。谁知道,他的手还是顺着挥过来的冲势刮过来,因为文文的这个动作,让原本的愤怒更加犹如火上浇油。他的大手飘过文文的头顶,大部分力道还是落到了文文头皮上。抽痛感让他的小脸蛋不由得 皱了起来。

文爸愤怒的声音在耳边炸起,“谁叫你拿那么多啊?又不会挑选。”


“看我的,挑几个。”我弯腰大概挑选了几个玉米,文文又捡了一个小小的玉米,朝我抓着的袋子里塞进来。

文文哈哈大笑,刚才的事情是一点都没影响到他的心情,其实,这孩子是一个好奇宝宝,不管我做什么事情,都能激起他的兴趣,就爱习惯性地过来凑热闹。

“你也会挑选啊?”我笑说,然后检查了他拿过来的玉米,发现玉米尾巴是烂掉的,“呐!这个也烂掉了。”

一旁的文爸早就不爽了,抓到了文文的把柄,就把他狠狠骂一通。但是,我和文文都没有理睬他,特别是文文,都已经学会了自动过滤掉这些粗声粗气了。他只是指着玉米另一头反驳了我,“可是,另外一头都没有烂掉。”

“那是因为细菌还没有吃得这么快,它们已经隐藏在烂掉的尾巴这一头,再过一两天,它们就会吃到这个玉米头了。这样的话,玉米迟早也会烂掉。”我想了想,才想出了这一个满意的答案、

果然,文文点头,“好吧!妈妈,这个玉米都不能吃了。”

我捡得热情盎然,却听到文爸不耐烦催促,“够了够了,这么热的天气,放置一两天就坏掉了。”

我把袋子递给他,“怕啥,坏掉也不过是三两块钱,就怕不够吃。”

文文爸瞪眼看我,不说话,我也沉默,瞪眼回敬,僵持了几分钟,他终于服软,像个泄气的皮球,把袋子推回来,“行吧,想把!想买几个买几个,怕了你!”

说到怕,应该是主角对换过来,我怕他才对。这段时间他变成了一个怨妇,没事就唉声叹气,有事就暴跳如雷。这种情况正是我以前的写照,但如今,我俩互换了,和他正好相反的是我。我每天的内心充满阳光,苦也开心,乐也开心,酸也开心,辣也开心,真是事事开心。果然,人并不是个一成不变的生物。



我把一大袋玉米递给卖货的女人,又听到文文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回头看到文文踩在地上的玉米上,上下用力。我吓得心跳加速,心虚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称玉米的老板,发现她并没有看过来。我松了一口气,心仍旧悬在半空。箭步冲过去,怕打他脚板,抓过小玉米幸好没有弄烂。否则踩烂的话,买下玉米还是轻的,重的是免不了一顿臭骂。

文爸还是一个大老粗,大文文肩膀,文文委屈地眨巴眼睛,长大嘴巴,努力抬起一双眼皮,让盈眶的泪水不再溢出。我摸摸他的头,安慰别哭,但最终,他的泪水还是流下来了。这孩子,抱着我的腰,其个头也刚刚好抵达我的腰部位置。抱着我,正好能寻求得一丝安慰。


3

再次坐车穿过蔬菜区,文爸忽然问我,“买鸡肉吗?”

“不买!减肥。”刚才他自己说要买,现在又问我了,没有主见,我有些郁闷。但又没有办法,他都怕惯我了,以前他选择的东西,我都不爱,一个嫌弃就发怒了。后来,文爸学聪明了,买东西,买菜,买任何其他东西,都要问过我的意见。我是一个矛盾的人,有选择困难症,不管谁来询问我买哪一个,我就能思考半天还没个结论。还好,文爸开心,不管我选择啥,都没抱怨的对象了,因为选择权在我了。

说得直接点,文爸即是一个大老粗,我曾经怀疑过大家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文爸是一个做事利索,效率很高的人,重点是,他做出来的东西,质量都很好。我却正好和他反过来了,我是一个慢性子,从小就在家人的声声催促中长大。最明显的就是吃饭一事,一家人吃饭,我总是细嚼慢咽,成为最后一个,于是洗碗的事情也顺理成章地 变成了我的基本任务之一。虽然我做事追求完美,慢工也总能出细活,但是,和文爸一比起来,差距真的太大了。

他 的做事方式也决定他本身即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对我不暴躁,但是对文文,却忽然变得有些耐心不足了。他没有参与到孩子的成长乐趣当中来,莫名嫌弃孩子的调皮捣蛋,生气易怒。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近朱者墨,近墨者黑,孩子也会染上他这种坏脾气。但他的性格有些刚愎自用,听不进我的意见,更改不掉这个恶习。

和他相反的还是我,我的脾气好,一般不发脾气,就算发脾气,也能够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坏情绪,从而控制坏情绪的爆发,从而避免了把这种坏情绪带给文爸,带给文文。

还有,他的形象管理也让我很尴尬,总是一身汗酸味回来,衣服也烂掉,别人的衣服总不烂,他的总是没穿几天就烂掉了。我常常抱怨这些事情,他却没放在心上,还调侃这是性感的男人味,说完还嘚瑟得冲我吹口哨。每到这个时候, 我就会被他的幽默逗乐了,小文文也会在一边昂头哈哈大笑,样子夸张至极。


不过,虽然大家的很多方方面面都是对立的,但有句话说得好,性格互补了,缺点也互相包容了。后来文爸买了很多适合我的东西,也在我的调解下,脾气收敛了许多,当然形象也还过得去吧!至今,大家虽然也有大吵小吵过,但是好在,大家更加依赖对方了。生活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平淡如水,总得需要一些调味料,而这些吵吵闹闹,正是上好的调味剂了。总而言之,珍惜当下,展望未来了,大家会一起好好守护小文文,让小文文健康成长,聪明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