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在半路电不足,偶得男孩帮大忙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伴随着鸟语花香,我和小文文坐在小姨电动车后座出发了,才越过家门口看到一颗三角梅,尚未出大家家所在的这条小巷子,小姨忽然停下来,惊呼一声,“啊?完了完了,昨晚没充电,电动车没电了!”

“啊?为什么不充电?”我抓着脸部美容按摩棒,它却忽然不振动了,我试图扭开按钮,却是徒劳。

文爸走出来问,“行不行啊?”

他问小姨,面带着戏谑的笑容。

“谁知道?昨天都以为够电了。”小姨晃动着头上的安全头盔。

文爸调侃道,“要不要大哥带你们?”

我终于确定美容按摩棒坏掉了,就让文爸来帮忙,文爸扭了几个回合,又回去拿电池装上,按摩棒果然恢复了高频振动模式。我坐在后座,左肩挂着个大包,里头塞满了随时需要的东西,那是我和小文文的衣服帽子书本手机等等。同时美容按摩棒不停地按摩眼周的嫩薄肌肤,试图把昨夜熬夜‘收获’的黑眼圈消除于萌芽状态。

当我看向正前方时,感到电动车动了,小姨头也不回,“不用啦!你快点上班,否则迟到了。”

走出没多远,后面传来重重的关门声,车子越走越远,再听不到后面的任何异动声响。

第一个上坡路大家都没下车,以为电力十足,第二个路口,小姨的电动车已经明显慢下来。平时她开车的速度比踩自行车还慢,十分钟的路程,她硬是花了半小时多的时间走完。如果非要用个比喻来形容的话,那她平时就像乌龟,而现在她更像是一只蜗牛。乌龟的速度明显是慢的,但好在它有四条腿,体积也大,所以比之下自然比蜗牛要快。

觉察出这点时,我有些担忧地问出口,“怎么?没电了?”

“是喽!电不太够”小姨停下来等重型卡车路过,笨重的大车慢悠悠穿过凹凸不平的公路,扬起了漫天灰尘,小姨不得不倒车。

可是,等到她要继续行驶,电动车却突然不动了。我跳下来,她带着小文文走,车子突然间又有劲了。我只好继续爬上车后座,感受着脚下传来的轻微震荡感。

好不容易到了湿地公园旁边的大路,小姨的电动车第三次走不动了,有点像耕地的水牛,累得气喘呼呼,需要停下来补充能量。但这里望眼周边

都是绿化带,建筑物,工地,哪里有电插座充电?

绿化带边上有一个老人推着小婴儿,小婴儿坐在推车上悠哉悠哉地欣赏美景,联2想到自己踩着水泥路拖着双腿行走在晨光下,无精打采。小姨也吃力地推着电动车和小文文缓缓前行!就让大家更加羡慕小婴儿了。

走着走着,电动车本来就以慢得不能再慢的蜗牛速度行走,这下可好,干脆又停下来了,小姨摇头叹息。

我拉着小文文的手一起走路,但小姨不甘心,边走边回头张望来往的车辆,但没有一个熟人。这时,一辆大卡车从她后背疾驰而来,大车轮在货物的重力作用下疯狂碾压路面,我甚至能感觉出车轮共振引发路面的震颤感。

危险来了!“看车啊!大车来了!”我急切地喊,小姨也害怕,立即右拐车头,朝我走来。

小姨有些惊魂未定,“太多车了!”

忽然后来有个蓝衣男子呼啸而来,距离有些远,但总算是小姨遇到的第一个骑着电动车往黎湖去的人。她想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喂!可不可以搭搭大家走一程?”她高声呼叫,可对面的人叉开两大腿,气定神闲,飞快地往前冲,瞬间就越过大家,跑到上坡路去了。完全把大家的话当做了消散风中的杂音。

“呦!没听见啊!”小姨的眉毛也笑弯了,没有丝毫沮丧,我也被她的快乐感染,不由哈哈大笑。

电动车这会儿像是走一步,停三步的老奶奶,没有精神头,走起路显然越来越艰难了。

这时,我忽然听到又一辆电动车过来的呜呜声,朝声源望过去,原来是一个高大的男孩,正要朝路口过去。小姨急忙制止,半玩笑,半认真地问,“喂,靓仔,载大家一程好吗?电动车没电了。”说完她用下巴努努嘴,指向自己的蓝色电动车。


我掩嘴偷笑,头扭向另一边,半笑的笑容下隐藏着丝丝尴尬,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遇到这种场景,也肯定不想求助于路人,更不想被路人笑话滑稽天真。可男孩却没有丝毫嘲笑大家的意思,他的脸上写满了认真和严肃,“你们要去哪里?”

他轮廓分明的脸部线条显得有些柔和,一口大白牙在晨光下闪着亮白的光泽。没有害怕和惊奇的表情,声音也如此轻柔。见大家盯着他看,脸颊突然就飘过一抹可疑的红云,看起来很憨厚啊!

“上了坡,过了红绿灯,再下一个红绿灯停……”小姨说明道,“你搭他们两个就可以了,我慢慢开,也许能爬上坡。”

男孩已经把车开到坡下,停了下来,我和小文文立即爬上去,他站我坐,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在哪里上班呀?搭大家顺路吗?”

“我在工地上班。”他指着左边的工地和一大栋房子,声音也渐渐低下去,“不顺路。”

我几乎听不见他后面的话,但感觉到他应该不顺路。内心有些愧疚感,我道了谢,“麻烦你了!太谢谢您了!”

男孩轻轻摇头,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到他在谢绝我的客套。

他穿白衣,俨然不需要做搬砖之类的苦力活,还时不时飘散缕缕清香,有些文静,应该在办公室上班。

一路神游,不知不觉,电动车下了坡已经到第一个红绿灯,我叫男孩把车开到修车站门口停下来。道别时,我千恩万谢,小文文也跟着道谢,其实我知道三言两语并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但除了道谢,重复大声地感谢他帮助我渡过的难关,我找不出更好的报答方式了。

男孩摆摆手就走了,他顺着路右转,大概是溜圈子吧!

他的白色T恤被风鼓荡成一顶大帐篷,身影越来越小,但在大家心中的形象却渐渐高大起来。对大家来说,彼此都不过是平凡的路人,前世的大家需要多少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短暂相遇?

或许若干年后,我将忘记他的脸,即便再相遇,我也识不得这张有痘痘凹坑的脸。可我依旧记得某个清晨,有个男孩帮助了我,让我免受脚裸疼痛的苦,也免受老板责罚的难堪,终于及时赶到了企业上班。

或许我不记得这个人,但我记得他的帮助,是他,教会了大家要乐于助人,做好事,行好运。